第64章 一生幸得兩知己
g,更新快,無彈窗,!

顧東旭做夢也想不到,宋喜口中的'他’,指的就是喬治笙.

"對方說盡量,就有五六分的機會能成,如果不行,他也不會這麼說,你放心吧."

顧東旭安慰宋喜,同時也有些心疼她這般長途跋涉的奔波,到頭來也只換了'盡量’這種模棱兩可的詞.

若是宋元青沒出事兒,宋喜何時遭過這樣的罪?

他從小不缺錢,長大後也都順風順水,可以說是求仁得仁了,唯獨宋喜她爸的事兒,顧東旭是有心無力,根本插不上話.

眼看著宋喜四處奔走,顧東旭唯有心中歎氣,有那麼一瞬間的靈光乍現,他甚至想到喬治笙,別人幫不上忙,喬治笙未必不能.

但這樣的想法剛一成型就受到本能的內心排斥,顧東旭這些年最忌諱跟喬治笙走得近,一來是他的職業,二來他最煩別人嘀咕什麼沾親帶故.

車子停到醫院門口,兩人各自從駕駛席和副駕下去,顧東旭幫她把行李箱拿出來,忽然想到,"你還沒吃飯呢吧?"

宋喜說:"在飛機上吃了."

顧東旭說:"你哪兒吃得慣飛機餐,我去幫你買點兒."

"不用了,你不忙就回家睡覺吧."

"沒事兒,閑著也是閑著,你先進去吧,我給胖春打個電話,問她想吃什麼,一起買了."

宋喜沒跟他犟,畢竟飛機上的東西是真難吃.

拎著行李箱,她轉身往醫院里面走,路上遇見的醫護人員皆是笑著跟她打招呼,"宋醫生回來了?"

宋喜微笑著點頭.

關系不錯的人打趣道:"這是沒回家直接來的醫院?宋醫生'拼命三娘’的稱號不是白來的."

宋喜莞爾一笑.

整個醫院的人都知道她爸是宋元青,當初也不知是從哪兒走漏了風聲,反正所有人都戴著有色的眼鏡看她,總覺得她是關系戶,不然哪兒能這麼年輕就進國家最好的公立醫院.

宋喜又是個倔脾氣,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她靠自己本事進來的,憑什麼說她是走後門的?所以她開始的幾年拼命地工作,什麼苦差事累差事,她搶著干,不過是想證明她是有真本事的.

後來漸漸習慣了這樣的工作強度,也就沒覺得有多苦多累,加之很多大手術必須她親自主刀,所以工作七年,心外'拼命三娘’的稱號就這麼傳開了.

拎著行李箱回心外,宋喜先去丁慧琴那里把假消了,丁慧琴看見她,忙叫她過來,滿臉喜色,明明辦公室只有她們兩個人,可她還是壓低了聲音問:"小宋,咱們心外有個特大的好消息,你還沒聽說呢吧?"

宋喜略微一愣,出聲問:"什麼好消息?"

她出門在外,顧東旭和韓春萌都知道她要去辦家務事的,所以都沒打電話來影響她.

這會兒丁慧琴簡直高興得喜形于色,連連說:"咱們院里不知道怎麼跟海威集團搭上關系了,聽說海威一次性給院里資助了三千萬,包括之前你給冬冬做手術的費用,也是海威在背後操作的,我去探了探副院長的口風,聽他那意思,要撥給心外的款項最多,要真是這樣的話,以後像冬冬那樣家庭的小孩子,可就有救了."

這事兒在宋喜的預料之中,喬治笙不久將進軍醫療行業,現在打出口碑是理所應當的,但她這會兒要露出驚喜的表情,跟著附和道:"是嗎?那太好了."

丁慧琴道:"你等著吧,估計院里這兩天就會下正式通知."

宋喜跟丁慧琴聊了一會兒,等到出去的時候,正好在走廊中看到迎面走來的韓春萌,韓春萌跟宋喜一邊高,但是渾身上下圓滾滾,一個人愣是胖出了兩個人的位置,宋喜見著她就高興,笑著道:"大萌萌."

韓春萌聞聲望來,馬上瞪眼道:"小喜!"

說著,她馬踏飛燕似的撲來,抱住宋喜,可憐巴巴的說道:"你可算回來了,我都想你了."

宋喜雙臂環抱她,一邊拍著她的後背,一邊說:"有沒有茶不思飯不想?"

韓春萌連連點頭.

宋喜翻白眼兒道:"你就撒謊吧,我走之前兩手還能合上呢,這才幾天?你又胖了一圈!"

韓春萌聞言,馬上退出宋喜的懷抱,低頭左看右看,然後滿臉惶恐的表情,"有嗎?你別嚇唬我."

宋喜忍俊不禁,"虱子多了不咬,債多了不愁,你還怕肉多?"

韓春萌撇著嘴回道:"你當我死豬不怕開水燙呢?你走的這幾天,我替你舌戰群儒,累得我每天都要多吃幾碗飯,容易嘛我?"

宋喜挑眉問:"又怎麼了?"

韓春萌回道:"破案了,之前那些嘴碎的不都說是陳豪給咱們醫院捐的錢嘛,現在院里都傳開了,是海威集團捐的款,那些之前叨逼叨的,我必須挨個打她們的臉,讓她們顯擺自己長嘴了,想說就說."

一瞬間,宋喜忽然覺得很溫暖,打從心里往外滲的溫暖.

她噘著嘴,上前抱住韓春萌,摸著她醫生外袍下手感Q彈的肉,感動的話不言而喻.

這回輪到韓春萌拍了拍宋喜的後背,爽朗的說:"咱們並肩作戰."

兒時玩笑的話,一般隨著年齡的增長,大家都會當做笑談.可宋喜跟韓春萌和顧東旭認識這麼多年,小時候說的每一句話,他們都記得清清楚楚,正所謂患難見真情,落魄時還能不離不棄的,這才是真朋友.

情到濃時,宋喜眼眶都微微濕潤了,結果在這當口,忽然一聲'咕嚕嚕’的不和諧聲音插進來.

宋喜頓時一臉無語,拖長聲問道:"你中午沒吃飯嗎?"

韓春萌一臉鬼都不信的表情,認真回答:"太想念你,吃不下."

宋喜順勢白她一眼,韓春萌馬上又笑了,"我讓東旭買了燒茄子肉段,地三鮮,紅燒獅子頭還有糖醋排骨,他說半小時就送到,好開心."

宋喜最是抵擋不了韓春萌的簡單直白,開心就開心,不開心就不開心,都清清楚楚的寫在臉上.

嘴上說著嫌棄的話,可宋喜唇角已經控制不住的勾起來了.

兩人勾肩搭背的往休息室方向走,又回到熟悉的環境里,宋喜強迫自己暫時忘記岄州行,忘記那些紛雜的事,也忘記喬治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