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喬治笙的人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是宋喜來岄州住的第三晚,也是唯一一晚沒跟喬治笙同房的.

他去了主臥就再沒出來,宋喜自己在客臥睡了一夜.

第二天早起,她想著去探望程德清,順道直接去機場,整個二樓很是靜謐,不用看也知道喬治笙沒醒.

拎著行李箱往樓下走,才七點剛過,元寶已經穿著整齊的坐在客廳沙發上等候,看到宋喜下樓,他馬上起身迎過去,叫了聲:"宋小姐."

宋喜略微詫異,"你這麼早就醒了?"

元寶回道:"笙哥讓我送你去機場."

宋喜聞言,兩秒後說了聲:"謝謝."

現在程德清那里已經有專門的人照看,宋喜過去也就是打聲招呼,早飯都沒在程家吃,直接上車讓元寶送她去機場.

路上,宋喜接了顧東旭打來的電話,問她具體什麼時間到夜城,宋喜說:"你不用來接我,我要先回醫院."

顧東旭道:"我今天有空,你就說幾點吧,我送你去醫院."

宋喜知道他拗,來岄州的時候不讓他送,還有個借口可以搪塞,如果回去再不讓他接,丫一准跟她翻臉.

"我下午一點十五到夜城."

"嗯,我去接你."

兩人沒聊多久,畢竟很多話都不適合在電話里面聊.掛斷電話,宋喜坐在後座,望著窗外出神,短短幾天的功夫,好像過了個把月似的.

元寶開車將宋喜載到機場大門口,下車幫她拎行李,宋喜下來後主動接過去,說:"麻煩你了,你快回去吧,我自己進去就行."

元寶望了眼入口方向,隨即回道:"那我先走了,宋小姐一路順風."

宋喜微笑著點頭,轉身往里走.

她不托運行李,在自動取票機拿了機票,安檢,登機,一路很是順利.

飛機准時降落在夜城國際機場,宋喜拎著行李箱下飛機往出口方向走,長長的通道,身邊時不時的有人經過,宋喜也沒注意身後幾米外一對小情侶在暗中較勁兒,女的快步往前,跟宋喜擦肩而過,甩了男的幾米遠.

男人原地站住,拉著臉,出聲叫道:"你給我站那兒!"

他這一聲讓很多人都回頭觀望,唯獨宋喜一點兒反應都沒有,她現在沒什麼心情看熱鬧,自己還是別人眼里的熱鬧呢.

男人喊了一嗓子沒管用,眼看著周圍的人都在看他,他面子掛不住,立馬抬步往前趕,氣勢洶洶.

宋喜拖著行李箱走得好好的,忽然左側後腰被人猛地撞了下,她本就腰沒好利索,加之突如其來,所以一個踉蹌,險些摔倒.

蹙眉往前看,一個斜挎包的男人已經走出兩米遠,壓根兒就沒想為自己的行為做出任何解釋.

宋喜還沒等出聲,只見不遠處沖出來兩個陌生男人,一左一右鉗住了挎包男人的手臂,用力往後一撅.

男人立馬驚著喊道:"你們誰啊?干什麼?!"

這一幕嚇壞了周圍的旅客,還以為男人是犯了什麼事兒,他走在前方的女朋友也轉過頭,定睛一瞧,立馬瞪大眼睛跑過來,連聲道:"怎麼了?你們為什麼抓他啊?"

兩個男人提著他,硬是把他抓到宋喜面前,其中一個面無表情的道:"你剛才撞到人了,一句話沒有就想走?"

所有人都是懵逼的狀態,宋喜也是.

她抬眼打量兩個男人,確定都是陌生面孔.

挎包的男人像是罪犯一樣被桎梏著,臉都憋紅了,第一反應不是道歉,而是急赤白臉的問:"你們松開我,有毛病啊?"

話音落下,抓他左臂的男人不知暗地里做了什麼,只聽得痛苦的悶哼聲,挎包男人整個身體往左邊塌陷,像是這樣才能減緩疼痛.

他女朋友急得不行,眼淚當即掉下來,哭著道:"你們別打他,我替他道歉."

說著,她轉身看向宋喜,連連點頭哈腰,"對不起,對不起,他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倆剛才吵架了,你原諒他行嗎?"

宋喜剛開始確實很生氣,這會兒氣頭早就過了,挎包男人也被整的挺慘,她看著兩張陌生面孔說:"算了吧."

兩個男人同一時間松開手,挎包男人像是被人卸了膀子一樣,呲牙咧嘴,被女朋友扶著,敢怒不敢言.

好多乘客都躲在一旁看熱鬧,宋喜對兩個陌生男人頷首,輕聲說:"謝謝."

"不客氣."

整個過程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反應慢的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兒,處處都是小聲交頭接耳的人,當弄清楚個中緣由,皆是低聲道:"不怪人揍他,什麼素質?撞到人也不說聲對不起."

"可不是,這年頭還是好人多,總有看不下眼的."

宋喜這一路也沒少聽類似的話,剛開始她也以為那兩個男人是普通乘客,但是細一琢磨又覺得不對勁兒.

先是她被撞到,他們兩個的反應,如果是普通人,怎麼也不至于出手就傷人,頂多也就是叫住那個挎包的,大家講講理,好說好商量.

再者,她剛才對著他們說謝謝的時候,兩人明顯做了個頷首的回應,說不客氣.

這樣禮貌又疏離的舉動,她這兩天在元寶身上看的最多.

難不成,是喬治笙的人?

宋喜走著走著,不著痕跡的側頭往後看,果然看到兩人不緊不慢的跟在幾米遠外,對上她的視線,迅速低下頭.

只需一眼,宋喜已經可以肯定,他們的確是喬治笙的人.

走至出口位置,宋喜打眼就看見站在第一排的顧東旭,他穿著白T跟暗藍色休閑褲,本就個子高,長得又帥,人堆里鶴立雞群,身邊好些年輕小姑娘都在翹首以待,看他接的到底是什麼人.

瞧見宋喜,顧東旭挪至警戒線出口處,待她走來,幫她提著行李箱,兩人並肩往外去.

宋喜余光瞥著身後的兩個男人,機場外面,她上了顧東旭的車,那兩個男人也上了輛黑色私家車.

車上開著冷氣,很涼快,顧東旭又遞給宋喜一罐打開的冰鎮紅牛,她咕咚咕咚的喝,顧東旭一邊發動車子,一邊問:"怎麼樣?"

宋喜拿著半罐紅牛,聲音不辨喜怒的回道:"我讓他幫忙,我想見我爸一面,他說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