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合作關系的開始
g,更新快,無彈窗,!

宋喜出去幾分鍾,包間桌上的菜已經大換樣,紮眼的'火龍吐珠’被抬走了,其他任何跟蛇有關的菜色都撤了,換上了一些北方人容易接受的大眾菜色.

宋喜落座,正對面就是一道玫瑰花色的精致點心,看著就賞心悅目.

當然這不可能是喬治笙幫她點的,元寶慣會辦事兒,剛剛她不在的時候,他已經勸過喬治笙了,不看僧面看佛面,好歹宋喜這次幫了大忙,男人不要跟女人一般見識嘛.

所以喬治笙這會兒沒吭聲,算是給元寶面子,三個人一起吃飯,他要是拉著臉,誰都不用吃了.

同樣,宋喜也很有眼色,見桌上所有跟蛇有關的菜都被撤了,她主動道:"剛才不好意思,我是有些怕蛇,沒注意所以嚇了一跳,你們喜歡吃就吃,別因為我影響你們吃飯."

喬治笙不接話茬,他這人就這樣,護短.

元寶喜歡吃蛇,這會兒沒吃上,都是因為宋喜,喬治笙還暗自埋怨呢.

元寶微笑著接道:"沒關系,其實我們也沒有很想吃,因為是岄州特色,所以上了一些."

宋喜是見慣了各種場面的人,也明白元寶是特地給她找台階下,她主動拿起手邊酒杯,對著元寶真誠的微笑,隨即目光落在喬治笙臉上,即便心里多少有些勉強,可她還是面色如常的說道:"謝謝你帶我來岄州,提前預祝你新工程順利."

喬治笙也沒故意給她難堪,拿起手邊酒杯,三人離得遠,都只是意思了一下,各自喝了一口.

侍應生時不時的敲門進來走菜,滿桌子珍饈美味,三人吃得沉默寡言.

中途喬治笙也舉了一次杯,對宋喜說:"這次這麼順利,你功不可沒,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盡管說,我能幫就絕不推辭."

一碼歸一碼,剛剛的事兒過了,喬治笙說這句話的時候還是很真誠的.

宋喜明白,喬治笙算是認可兩人之間的合作關系了.

舉杯,她出聲回道:"我會的."

這種時刻最不需要的就是客氣,她跟喬治笙之間本就不是朋友,大家互惠互利,是早就講好的.

碧海潮笙打從前幾年建好營業,就一直為喬治笙留著這個包間,哪怕喬治笙不在岄州,哪怕來了後台再硬的客人,也絕對不敢為難經理要進這間房.

夜城喬家,這是眾人茶余飯後閑談時必不可少的話題,然而真正能接觸上喬家的人,對喬家的攀附和忌憚,是常人所想象不到的.

此時,宋喜坐在整個飯店風景最好的包間,喝著一口上千的紅酒,儼然是所有人嘔心瀝血想要巴結的香餑餑,可只有她自己心里才懂,所有的榮華都是靠自身的價值換來的.

她當然不高興,可也沒有多難過,畢竟落得今天這樣的境地,不是喬治笙的錯,甚至從某種角度而言,他也是受害者之一,所以宋喜沒理由怪他,要想大家都舒舒服服的,最好的方式就是合作,互助,而不是互相惹對方厭.

大半個小時後,三人從銷金窟里面出來,看到元寶邁步往駕駛席處走,宋喜忍不住問道:"你要開車嗎?"

元寶側頭看向宋喜,眼中露出一抹輕微的迷茫.

宋喜提醒道:"你剛才喝酒了."

元寶還沒等出聲解釋,喬治笙已經唇角勾起意味深長的笑,略帶痞氣的說道:"元寶,你正好試試誰敢抓你的酒駕."

說完,自己率先進了後座.

元寶看宋喜還站在車邊,他耐心解釋說:"沒事兒的宋小姐,我喝得不多,待會兒慢點兒開."

宋喜不好再說別的,到底還是彎腰坐進車里.

車上,喬治笙靠著後背閉目養神,宋喜起初還挺著身板認真觀察路況,抓不抓酒駕是次要,安全最重要.

但是看了沒十分鍾,她也漸漸乏了,放松身體靠在真皮後座中.

從市區到郊區需要一段時間,她慢慢閉上眼睛,迷迷糊糊,想到今天下午做的那個夢.

真是好久沒夢見他了啊.夢里面的男人是喬治笙的臉,宋喜覺的這樣多少讓她心里好受一些,總比清清楚楚的看見他的臉強.

一想到他,宋喜就止不住的心酸,原來心痛的感覺還是會很強烈,快三年了,她依舊是念念不忘,哪怕從不提起,可只有她自己心里才明白,那人是紮進她心里了,她最難過的時候,恨不能讓師傅幫她做場手術,把心挖出來,扔了算了.

百萬的豪車里甚是安靜,安靜到宋喜連吞咽口水都會心虛,她強忍著喉嚨處的酸澀,不讓自己流眼淚.

通程無言,直到車子開回程宅,下車往里走,元寶留在一樓,宋喜跟喬治笙上了二樓.

中途她就在想,要不要現在說,後來再一想,今天不說,明天她就要走了,估計也沒什麼機會,所在在喬治笙踏上二樓的那一刻,宋喜出聲說道:"能請你幫我一個忙嗎?"

喬治笙聞言,扭身看向她.

宋喜心里有些尷尬,但面上卻不動聲色,徑自道:"我想見我爸,你能幫我想想辦法嗎?"

擱著從前,打死宋喜,她也不會跟喬治笙提這樣的要求.

喬治笙被宋元青逼著跟她結婚,已經恨屋及烏,她再讓他幫忙,豈不是自找沒趣?

但現在不一樣了,她幫了他一個不小的忙,他自己也說了,有事兒可以找他.

宋喜問完後就盯著喬治笙的臉看,生怕錯過他臉上任何細微的小表情.畢竟是寄人籬下,總要顧及點兒房主的臉色.

喬治笙俊臉上面無表情,讓人猜不出心中所想,沉默了數秒後,他開口回道:"我盡量."

他沒有一口拒絕,宋喜已經喜出望外,要知道宋元青現在被人實名舉報,她已經三個多月沒見著他的人了,就連程德清也說插不上手.

差點兒露出高興的模樣,可一瞬間又覺得這種事兒沒什麼值得高興的,所以一時間宋喜臉上的表情有些糾結,仿佛哭笑不得,萬語千言,到了嘴邊,她也只剩下兩個字,"謝謝."

喬治笙淡淡問:"還有其他事兒嗎?"

宋喜搖了搖頭,"沒有了."

他說:"你明天什麼時候走?我讓元寶幫你訂機票."

宋喜回道:"不用了,我自己訂."

喬治笙'嗯’了一聲,徑自轉身往主臥方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