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全員討好
g,更新快,無彈窗,!

元寶笑著打趣,"還想讓笙哥跟你報備一聲不成?"

經理馬上笑著回道:"我可不敢,早知道你們要來,我好提前有個准備."

元寶調侃說:"不告訴你,就是想殺你個措手不及,看你敢不敢把笙哥的房間訂出去."

經理說:"你借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我還怕笙哥給我開了呢."

說著,他朝唯一陌生的面孔宋喜點了下頭,伸手做了請的手勢.

聽到這話宋喜才恍然大悟,難不成這兒……是喬治笙開的?

幾人乘電梯往上樓,期間經理禮貌的看向宋喜,詢問的對象卻是喬治笙,"笙哥,您朋友喜好什麼口味?我好吩咐後廚准備."

喬治笙稍微側頭,視線落在宋喜臉上,宋喜秉持著傳統美德,客套的回了句:"我都行."

經理笑說:"那我就按老規矩,再給這位小姐多加幾道甜品."

電梯門打開,跨步出來就是柔軟的地毯,經理親自引三人去到一處包間,包間三面是牆,對面是全玻璃結構,能看到整個江景,寸土寸金的地界,如此奢華的裝修,人均上萬的消費也就沒什麼稀奇.

房間里有一張大圓桌,是二十人的桌,經理率先上前摸到桌下開關,將桌子收攏成半徑短一半的尺寸,可饒是如此,三人吃飯還是顯得空,更何況三個人各局一地,像是三足鼎立一般.

"笙哥,喝酒嗎?"經理問.

喬治笙剛點了根煙,邊抽煙邊回:"老樣子,再拿瓶93的Romanee Conti."

經理應著,然後不著痕跡的跟元寶對了下視線,元寶起身道:"笙哥,我去趟後廚."

去過岄州吃飯的人都知道,這邊喜歡吃生鮮,材料大多由客人自選.當然來碧海潮笙吃飯的人,十有八九是吃個環境和氣氛,後廚上來的也自然是最好的食材,一般不用親力親為.

元寶不過是故意尋個機會罷了.

經理跟元寶一起出了包間,房門輕輕帶上,往前走了幾步,經理立馬忍不住向元寶八卦,"寶哥,里面那位什麼人?"

元寶鎮定自若的回答:"女人,還不明顯嗎?"

經理'嘖’了一下,好聲好氣的忽悠道:"寶哥,你快給我指點指點,別一會兒我上錯菜說錯話,笙哥以後給我穿小鞋."

元寶聞言,當即瞥了他一眼,"你小子現在膽兒真肥,還敢在後背編排笙哥了?"

經理忙著撇清,"我可不是這意思,這不頭回見笙哥帶女伴來這兒嘛,好奇."

元寶跟經理私下關系不錯,知道他機靈也識趣兒,不然喬治笙不會讓他打理這麼大的店,是信得過的人.

兩人往前走,元寶聲音不大不小的說道:"不是你想的那種關系,但你必須客氣."

經理納悶兒了,眉頭輕蹙,"不是那種關系?就是朋友嗎?"

元寶當然不會對外講,喬治笙跟宋喜可是真真實實領了結婚證的,不然這幫人還不得嚇得把隱形眼鏡瞪出來?

唇瓣開啟,元寶依舊是那副不動聲色的模樣,淡然回道:"男女之間就那麼幾種關系,自己猜去,反正我話可給你帶到了."

經理被元寶幾句話整的云山霧罩,饒是他再機靈,那也猜不出宋喜是喬治笙法律上的老婆啊.

既然不是可以帶上床的關系,難不成是純走心?

嘖,笙哥惦記在心里的女人,他們豈有不奉承的道理?

說話間兩人走到後廚,說是後廚,這里只是後廚的一部分,跟做飯的地兒是單獨分開的,這邊主要是養著各種生鮮食材.

左邊半面牆高的大水箱,層層分格,里面養著各種海鮮魚類;右邊各個籠子里面裝著各種帶毛的野禽.

都說岄州這地方,地上跑的,天上飛的,河里游的,盡屬胃中之物,最出名的那句話就是四條腿的東西,除了桌子不吃,什麼都吃.

元寶最喜歡吃水蛇粥,經理記著,指著一邊養水蛇的水族箱,吩咐人挑最大最肥美的水蛇煲粥.

喬治笙偏酸甜口,經理對人說道:"讓廖師傅親自做酸云吞,還有仔姜排骨,佛缽飄香,棗杞鴿燉翅跟蛇咬雞,都准備仔細點兒,笙哥來了."

傳話的人一聽說喬治笙來了,立馬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頭,記下後一溜煙往隔壁做飯的重地跑.

經理跟在元寶身側,討好的問道:"寶哥,里面那位小姐喜歡吃什麼啊?"

元寶站在專門裝蛇的箱子前,眼睛目不斜視,嘴里回著:"不知道."

經理都要哭了,連忙道:"您別不知道啊,笙哥第一次帶她來,我要是招待不周,以後還要不要在這兒待了?"

元寶說:"她是地道的夜城人."

經理說:"北方人啊,那她吃不吃得慣粵菜?我是特地給她備幾道北方菜,還是挑咱們這兒的招牌菜?"

元寶還是那句:"不知道,你自己看著辦吧."

經理仗著跟元寶熟,軟磨硬泡的說:"今天新到了兩條王錦,我讓裴師傅給你做份蛇血飯怎麼樣?"

這是明著的投其所好,元寶眼球一轉,看著經理說:"一般北方人都未必習慣這里的特色菜,你准備一些口味不那麼重的吧."

經理馬上叫了人來,吩咐後廚做牛油果官燕,蟹黃焗西藍花還有砂鍋粥.

這頭所有人都為了喬治笙和宋喜絞盡腦汁,另一頭,包間中只剩兩人,元寶有意避開,一去不複返,兩人也不好這麼干坐著.

宋喜問:"我們什麼時候回夜城?"

喬治笙道:"原本計劃三五天,現在程德清突然發病,我要在這邊多待兩天."

說完,他又補了一句:"你想回去,隨時幫你訂機票,你跟程德清打聲招呼就行."

宋喜'嗯’了一聲:"那我明天跟他說."

喬治笙沒接話茬,宋喜也沒說話,兩人又開始陷入無言之境.

十幾分鍾之後,元寶是隨著上菜的侍應生一同進來的,侍應生雙手上菜,嘴里介紹著:"棗杞鴿燉翅,蟹黃焗西藍花,閆春燕晴雪蛤,火龍吐珠……"

旋轉的圓桌,那道火龍吐珠轉到宋喜面前,她定睛一瞧,最明顯是雕刻的栩栩如生的龍頭,後面甩著長長的身子,剝了皮的原物,並看不出是什麼,但宋喜又不傻,還能真給上條龍?

所以她出聲問:"這是什麼做的?"

喬治笙道:"蟒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