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夢醒更失落
g,更新快,無彈窗,!

宋喜也有片刻間的驚訝,隨即美眸微挑,確定道:"他答應把地給你一個人?"

喬治笙不答反問:"你跟他說了什麼?"竟然會讓程德清這樣的老狐狸肯心甘情願的把雞蛋投到一個籃子里面.

宋喜剛開始只有五成的把握,她也在賭,如今賭贏了,心底說不出是喜還是驚.

頓了幾秒,她出聲回道:"他是看你面子,我不過給了他一顆定心丸而已."

大家都是聰明人,具體過程有時候並不重要,關鍵是結果.

喬治笙也沒想到會這麼順利,原本他自己只有七成的把握.

意味深長的看了眼宋喜,喬治笙難得肯張開金口誇她一回,但口吻卻模糊了誇贊和調侃,"不愧是協和心外一把,藥到病除."

宋喜跟他一樣,意味深長的回道:"還是你在背後藥方配得好."

兩人少了劍拔弩張,互相恭維起來,雖然這恭維聽起來有些像挑釁,不過總的來說,首戰告捷,宋喜心底暗自松了口氣,成總比不成強,最起碼她擱喬治笙這兒算是有了價值,他也不會惱羞成怒的將她一腳踹開.

只不過,莫名的開心不起來.

當一個人拼勁全力不是為了勝利,只是為了夾縫中生存的時候,越是努力,就越是心酸.

喬治笙似是心情還不錯,回到小樓之後,他主動問宋喜:"那人按得怎麼樣?"

宋喜稍微過了下腦才曉得他說什麼,應聲回道:"挺好的,腰好多了."

喬治笙說:"再讓她過來幫你按一會兒."

宋喜點頭,"可以."

有現成的按摩師,她還硬挺著遭什麼罪?

宋喜跟喬治笙前後腳往樓上走,到了二樓,倆人一個往右一個往左,一如分道揚鑣的路人,彼此互不留戀.

宋喜洗個澡,換了睡衣躺在客臥床上等著人來.

按摩的師傅手藝不錯,可以跟她在夜城常去的'回春堂’媲美,她趴在床上,迷迷糊糊又睡著了.

她做了個夢,夢里一個人臉模糊的高大男人跟她在一起,她雖看不清他的面孔,可她知道他是誰,許久未見,她想他想得既心疼又疲憊,委屈的想要逃開.

可男人卻從身後將她一把抱住,無比留戀不舍的叫道:"喜兒,別生我氣了,行嗎?"

宋喜心如刀絞,緊抿著唇瓣,眼淚在眼眶打轉.

她很想大聲的質問他,可她不知從何說起.

耳後唯有她朝思暮想的聲音,低低說道:"我回來了,再也不走了."

宋喜突然忍不住哭出聲來,轉過身,她用盡全力抱緊他,滿心唯有一句話:我好想你,別再丟下我.

男人抱著她,一直在低聲念她的名字,一句一句:"喜兒,喜兒……"

場景忽的一轉,兩人已經身在廚房之中,男人腰間系著圍裙,兩邊的燃氣灶上皆煮著東西,鼻尖盡是誘人食指大動的香味兒.

他叫她過去,她蹭到他身邊,看著他從兩人專用的牛奶鍋里舀出一小勺的疙瘩湯.

疙瘩湯是用西紅柿嗆得鍋,所以顏色紅紅的,在送到宋喜嘴邊之前,男人溫柔細心的吹了吹.

她張口吃掉,還是有些燙,所以蜷著舌頭嘶哈著.

"慢點兒吃."

宋喜摟著他的腰,抬頭對他豎起大拇指.

這回她看清了男人的臉,是喬治笙的模樣,但是在夢里,她知道這不是喬治笙,他是她的……

"宋小姐,宋小姐?"

宋喜被人叫醒,微張著眼睛,她定睛出身的望著某一處,對面就是窗戶,她晃了幾秒才發覺天已經完全黑了,而亮光是來源于頭頂的吊燈.

慢慢轉過身,她發現站在床邊的人是元寶.

元寶出聲說道:"宋小姐,笙哥讓我來叫你,我剛才敲了半天門,你沒聽見."

他有必要解釋一下他直接進來的原因.

宋喜這次出門帶的都是全套的睡衣睡褲,在房里比在外面穿得還多,所以並不尷尬,坐起來,她接了句:"我睡得太死了."

元寶說:"笙哥在外面等你."

宋喜應聲,元寶出去後,她沒有馬上動彈,而是呆坐在床邊,雙眼出神.

剛剛的那個夢……不知道為什麼會夢見他,她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夢過他了,可能因為她前些天做了頓疙瘩湯,所以才會莫名其妙的夢見這麼一出戲.

喬治笙在客廳沙發上坐著看書,元寶在窗邊逗長頸鹿,宋喜換好衣服從客臥出來,心情莫名的低落,她面色淡淡的問道:"要去看程德清嗎?"

喬治笙合上書,抬頭回視宋喜,語氣如常淡漠的回道:"不去,出門吃宵夜."

宋喜略有意外,一時間站在原地遲疑.

喬治笙起身,元寶也放下樹葉走過來,前者說道:"程德清打過電話,叫我們不用過去."

宋喜了然,其實她也不想去程德清那兒,到了那邊就要換上另一副面孔,累.

跟著喬治笙下樓,元寶殿後,宋喜問:"還有誰?"

喬治笙說:"就咱們三個,你還想約誰?"

宋喜心底嘀咕,演戲演慣了,總覺得他做任何事兒都是有目的的,就他們三個出去吃飯,莫名的有種虧了的既視感.

元寶開車,喬治笙跟宋喜坐後面,她主動彎腰往里進,喬治笙見她動作利索多了,八成是腰沒那麼疼了.

宋喜上車後也很沉默,沒什麼話說,倒是元寶跟喬治笙聊了幾句.

喬治笙說:"去碧海潮笙吧,你不喜歡那兒的水蛇粥嘛."

元寶道:"我吃什麼都行,主要看宋小姐."

宋喜聞言,接了句:"我也什麼都行,你們定吧."

喬治笙問:"粵菜吃得慣嗎?"

這話是問宋喜,宋喜現在沒心情聊吃的,就順口回了句:"都可以."

最後還是定了碧海潮笙,宋喜心想,全岄州最貴最火的地兒,明星大腕兒過去還得提前預約定位子呢,他們現在這樣直接過去,能有地方嗎?

不過事實證明,她操心的太多了,元寶開車一路來到碧海潮笙,偌大的店門口外,名車云集,走進富麗堂皇的飯店大堂,馬上有人上前迎接,待走近前台的位置,經理模樣的人掃見這邊,眼露詫色,趕緊三步並作兩步迎上前.

笑容滿面的打招呼,"笙哥,寶哥,什麼時候來的岄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