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無可取代的存在
g,更新快,無彈窗,!

等一行人趕到現場的時候,宋喜快步走到程德清身邊查看他的狀況,竟比她想得要嚴重.

程德清身邊常年跟著護士,但護士最多只能打個針,暗示提醒吃藥,像是今天這樣的狀況,她們是完全搞不定的.

好在宋喜一到,立馬掌控全局,吩咐人將程德清抬到移動床,推往私人的手術室.

搶救加手術的過程差不多一個半小時,待到手術室房門打開,外面一幫人都圍上來.

程德清半夜突然出事兒,按理不該驚動客人,可客人中還有他的親外孫女林琪,林琪一知道,其他人也就都知道了.

眼下凌晨四點十幾分,除了宋喜一身睡衣,喬治笙上半身睡衣,下半身西褲之外,其他人都還是穿好了才來.

林琪最先快步上前,蹙眉問:"我外公怎麼樣?"

宋喜出聲回道:"現在沒事兒了,休息一下,等麻藥過了,明早就能醒."

林洋問:"要明天早上才能醒?"

宋喜一愣,頓了下回道:"啊,我過糊塗了,現在已經是白天了,估計八九點鍾能醒."

眾人聞言,這才各自松了口氣.

林琪只顧著程德清的安危,一旁的喬治笙邁步上前,對著宋喜道:"你怎麼樣,還好嗎?"

宋喜面色發白,額頭一圈帶著細密的汗珠,微微搖頭,她低聲回道:"我沒事兒."

林琪這才反應過來,趕緊對宋喜道:"謝謝你宋喜姐,要是沒有你,我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宋喜有氣無力,卻面帶微笑的說:"沒關系,應該的."

她是醫生,治病救人是本分.

宋媛見狀,對著宋喜說道:"小喜,你辛苦了,腰還沒好呢吧?快點兒回去休息吧."

宋喜不想搭理宋媛,甚至看一眼的心情都沒有.

她會不知道宋媛葫蘆里面賣的什麼藥?

救人的活兒她干,如今用不著她了,立馬將她支走,等到程德清一睜眼就看到宋媛跟祁丞,便宜還都叫他們給占了.

但宋喜著實挺不住了,她現在腰疼到快要死了.

把宋媛當空氣,宋喜只看著喬治笙說:"我先回去一趟,有什麼事兒隨時打電話."

喬治笙應聲:"我送你下去."

加上元寶,三人一同下樓,喬治笙從王慶斌那里要了車鑰匙,讓元寶送宋喜回去.

站在樓下車邊,喬治笙主動開口說:"等會兒我讓王慶斌找個女按摩師來,你先別睡得太死."

宋喜有那麼一刹那的感動,尤其這話是從喬治笙嘴里說出來的,仿佛更加貴重.

沒客氣,宋喜點頭應了一聲.

元寶打開後車門,宋喜是特別艱難的扶著門框坐進去的,那樣子落在別人眼中,沒有人會不動容.

她不是第一次讓喬治笙意外,卻是第一次讓他覺得,除了意料之外,還有其他的情緒.

車子開回小樓,元寶下車之際,宋喜已經自己推開車門.她彎腰的時候,後背脊柱就像是被人生生掰彎的鐵棍,每彎一寸都是要命的疼.

蹙著眉頭,她強忍著不吭聲,目光所及之處,是元寶伸過來的手臂,他不敢伸手扶她,宋喜是撐著他的手臂從車里下來的.

"謝謝."她輕聲說.

元寶看她臉色白到透明,擺明了身體很虛,他也佩服她的職業素養,所以發自內心的說了句:"你腰疾這麼嚴重,平時就要多加注意,那麼多患者還等著你救命的."

宋喜下車後就能自己直起腰走路了,聞言,她撇著嘴小聲回道:"我的腰輕易不犯病,第一晚睡沙發,第二晚睡地上,雪上加霜."

元寶心底有一閃而逝的詫異,但他沒有表現在臉上.

宋喜第一晚睡的沙發嗎?他還以為……

不過轉念一想,確實不大可能,喬治笙對宋喜,嘖.

回了房間,宋喜費勁兒洗個了澡,然後躺在客臥床上,累得不願動彈.差不多半小時四十分鍾的樣子,門口傳來敲門聲,宋喜都快睡著了,睜開眼,見是一個陌生中年女人出現在門口,說是來給她做按摩的.

宋喜趴在床上,沒穿內衣,只穿了一件T恤,身後女人手勁兒適中的幫她按腰,很舒服,她在不知不覺中睡去.

這一覺睡得很好很沉,中途一次都沒醒,待到宋喜睜開眼,發現外面早已陽光普照,眯眼看了下時間,已經快中午十二點了.

怎麼沒人叫她?

她側躺著,起身下地,彎腰的時候,腰稍稍有些酸脹,但卻沒有今早那種敲碎脊柱的疼.

宋喜趕緊扭了扭腰,果真好了七七八八.

睡足了,腰也不怎麼疼,宋喜心情不錯,換了衣服往外走.

元寶在一樓客廳,看到宋喜下來,叫了聲:"宋小姐."

宋喜問:"喬治笙呢?"

元寶回答:"笙哥還在程老那邊."

宋喜問:"他一直沒回來?"

元寶說:"中途回來一次,看你在休息,沒叫你."

宋喜先是有些小感動,但緊接著又不確定喬治笙這是否是在做戲,所以連感動的情緒都不能輕易流露.

元寶開車送宋喜去程德清那邊,宋喜是睡了一覺來的,看其余人的狀態,都是熬了一晚上沒睡,一個個不是黑眼圈就是眼皮下垂.

喬治笙換了身衣服,依舊是黑色襯衫,只是樣式不同,看到宋喜,他最先出聲:"腰好些了嗎?"

宋喜點頭,"好多了."

說完她又問:"程爺爺怎麼樣?"

喬治笙說:"不到九點的時候醒過一次,沒說話,又睡了."

宋喜道:"醒了就好,麻藥勁兒過了,現在是正常睡眠."

林琪問:"外公什麼時候能徹底清醒?"

宋喜道:"這就不確定了,也許下午,也許晚上,人年紀大了,做一次手術對身體消耗大,要些時間恢複."

宋喜說完,只見眾人神情各異,她不會主動勸任何人走,能挺住就都在這兒熬著.

可一幫金貴的人,哪個是平時輕易受罪的?在這兒干坐了七八個小時已經是極限,所以往後的兩個小時內,先是蘭豫洲起身離開,隨即是林琪和林洋,最後只剩下宋喜,喬治笙,宋媛和祁丞四人.

沒外人,宋喜也就直言不諱了,她側頭對喬治笙說:"你先回去睡會兒,這邊有什麼事兒我再叫你,你又不懂怎麼治,留下來也沒用."

這話明著是對喬治笙說,實則是給祁丞和宋媛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