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兩人都要面兒
g,更新快,無彈窗,!

宋媛的這身看家本事都是從董儷珺那兒學來的,宋喜承認,她是厭屋及烏,原本沒覺著梨園戲有什麼不好,可是從宋媛嘴里唱出來,她是分分鍾想起身離開.

而宋媛站在台上,一邊奉承著程德清,一邊時不時的挑釁著宋喜,儼然一副居高臨下的模樣.

說是唱一小段,宋喜也沒見時間多短,一開口就是二十來分鍾.

唱完之後,下面的人以程德清為首,都跟著鼓掌.宋喜就是有這個倔勁兒,誰愛鼓誰鼓,反正她是不動,她借著喝東西,手上拿著杯子,巧妙地避過了.

宋媛站在台上,禮貌的頷首欠身,作勢要往台下走.

誰都沒想到喬治笙會在這時開口,他看著台上的宋媛說:"沒想到宋小姐唱功不輸專業的梨園戲老師,今兒難得有幸聽到宋小姐開嗓,時間還早,宋小姐再唱幾段怎麼樣?"

宋媛聞言,一時間只能站在台上往下看.

宋喜也納悶,吃不准喬治笙是幾個意思.

直到程德清也笑著開了口,"是啊,我平時聽梨園戲聽得不多,家里也沒有梨園戲唱得好的老師,小媛要是不累的話,再給我們唱幾段."

宋媛面上帶著笑,可宋喜看得出來,那笑容中有猶豫不決.

祁丞笑著開口,"既然程老和七少都想聽,你就再唱一段."

宋媛聽祁丞的話,這才微笑著應聲,重新回到台中間,跟樂隊老師們商量好,又唱了一出.

當音樂響起,宋媛又開始拿腔拿調之際,宋喜忍不住小聲說了句:"喬先生這麼懂,說說她這是唱得哪一出?"

閩南語是單獨語系,反正宋喜是一個字都聽不懂.

樂的是喬治笙回道:"我怎麼知道她唱什麼?你說她像戲子,又不花錢,讓她站上邊上去唄."

宋喜差點兒一個沒忍住樂出來,余光瞥見祁丞在往這邊看,興許是發現兩人在嘀咕,宋喜暫時沒回答,等到祁丞別開視線,她這才低聲說道:"你小心祁丞跟你秋後算賬."

喬治笙唇角輕輕勾起,那是嘲諷的弧度,目視前方,慢條斯理的說道:"他要是想跟我算賬,就不會把她當戲子一樣送上台."

宋喜聞言,望著宋媛的目光中,莫名的就多了幾分憐憫.

隨即她又想到自己,宋媛是祁丞的槍,她又何嘗不是喬治笙的槍?

"你不用往自己身上想,我跟祁丞不同,我要面兒."

身旁的喬治笙似是會讀心術,宋喜不過剛剛一想,他這邊已是對答如流.

宋喜心底五味雜陳,酸苦最多,過了幾秒,她聲音平靜的接道:"我也不是宋媛."

她也要面兒.

宋媛在台上咿咿呀呀又唱了半小時,林琪頭枕在林洋肩上,睡了好長的一覺;蘭豫洲中途跟程德清閑聊過幾句,剩下喬治笙跟祁丞,都是通程無言.

台上音樂聲止,宋媛也躬身謝幕,程德清左右都看了看,隨即出聲說:"我平時睡得早,到了點兒就熬不住,我先回去了,你們接下來還有什麼活動,想去哪兒,跟下面人說,家里有車."

林琪睡足了,精神頭旺盛的說道:"外公,那您早點休息,我帶林洋,媛媛姐和祁丞哥出去吃宵夜."

蘭豫洲說他要回去休息,喬治笙道:"喜兒腰不舒服,我們也先回去了."

幾波人馬兵分幾路,等到回了住處,關上門,宋喜才對喬治笙說:"晚上吃飯的時候,林琪和林洋有意站蘭豫洲,現在又拉祁丞出去,是想臨時改隊?"

喬治笙道:"估計早就知道程德清想把這塊兒地割成幾部分送出去,沒想獨吞,跟誰合作都一樣."

宋喜道:"你今天已經表明立場不站蘭豫洲也不站祁丞,林琪又沒來拉攏我,目前看來你是被放棄了."

兩人是站在二樓窗戶邊說話,互相沒看對方,宋喜手里拿著一大捧樹葉,逗著不遠處的長頸鹿往這邊來.

喬治笙單手插兜,另一手夾著煙,眼看著兩只長頸鹿闊步走來,他漆黑的瞳孔中侵染著似嘲似計的神情,薄唇開啟,伴隨著白色的煙草氣息,他出聲說道:"見過食草動物成群結隊,什麼時候見過猛獸成群結隊?"

宋喜抬起胳膊喂長頸鹿,因為她怕它們低頭低得太辛苦.

粉唇開啟,她想都不想的回道:"你這話說的太片面,老虎是不成群結隊,可獅子還愛拉幫結伙呢."

不是她故意挑喬治笙的刺兒,實在是她想給他普及一下動物世界里演的真實畫面.

喬治笙沒怪她拆台,而是忽然伸手扣住她拿著樹葉的那只手腕,不輕不重的向下壓,直到她的手搭在欄杆處,樹葉也垂下來.

兩只長頸鹿都不得不低下高高的脖頸,俯身來吃樹葉,喬治笙道:"你手里有對方想要的,對方就一定會自己放低姿態來拿,你舉著他就能感恩戴德?"

他松了手,宋喜重新把樹葉高高的舉起來,眼睛看著長頸鹿水汪汪的大眼睛,宋喜出聲說道:"有時候與人方便,也是為了日後自己難時,對方也會與己方便,何必故意難為人呢."

喬治笙聲音冷淡中帶著些許嘲諷,或者也可以說是與生俱來的倨傲,"最初的時候就算好,又怎麼會有難的那一天?就是有太多像你這樣想法的爛好人,才會有那麼多企圖得寸進尺的惡人."

說完,不待宋喜回答,他又徑自意味深長的補了一句:"你拿幾根樹葉能逗來長頸鹿,你逗個獅子老虎給我看看?"

抽了一口煙,他轉身向後,似是不想再跟宋喜說話,宋喜在他轉身的刹那,忍不住翻了一眼,暗道神氣什麼?

現在其他幾家都想著怎麼合伙吞地,只有喬治笙在這兒堅持要單打獨斗,他也真不怕竹籃打水一場空.

想著,她忽然覺得手臂很酸很沉,抬頭望著長頸鹿,它們已經把樹葉的頂端都吃光了,她實在是舉不動,所以把手臂拿下來歇一歇,還沒等再提起,兩只長頸鹿竟然掉頭,慢悠悠的走開了,看那步伐,是絲毫留戀的心都沒有.

宋喜撇了撇嘴,這倆白眼兒狼,虧得她抬手伺候它們這麼久,還不如一早就垂著手,反正它們也會低頭下來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