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聊還不如不聊
g,更新快,無彈窗,!

喬治笙聞言,一個眼神看過去,嚇得宋媛趕緊別開視線.

祁丞微笑著接道:"宋小姐在醫院光學養生了."

這話是在刺兒宋喜之前喝茶不喝酒的提議,果然肚子里都憋著氣,就等著什麼時候有機會下手報複呢.

宋喜忽然側頭對程德清說:"程爺爺,聽一出《花田八喜》怎麼樣?"

程德清眼睛一亮,"你還知道這出戲呢?"

宋喜唇瓣開啟,竟是當場哼唱了兩句,隨即笑道:"我們醫院有同事是岄州人,他沒事兒就喜歡哼這段,我還沒聽過專門的老師唱呢."

程德清顯然是高興的,馬上吩咐人下去安排.

宋喜佯裝無意的看向祁丞宋媛那邊,微笑著說:"醫院也不像祁先生想的那麼無聊,我也不是光會養生."

喬治笙瞥見祁丞不得不笑著應承的臉,唇角勾起,他覺得宋喜可真是一把尚方寶劍,說斬誰就斬誰,嘁哩喀喳,絕不拖泥帶水.

當台上開唱之時,下面喬治笙目視前方,薄唇開啟,聲音是只有他跟宋喜才能聽見的分貝,出聲道:"你剛才故意不接話,是等著給他們下套?"

宋喜跟喬治笙一樣,一副認真聽戲的表情,嘴唇不動,聲音從唇縫下飄出,"你下次別再突然甩鍋給我,幸好我想到了,我差點兒說成《花田喜事》."

喬治笙說:"誰甩鍋給你了?粵劇的名段我最少能說出三十段來."

聞言,宋喜不由得偏頭看向喬治笙,喬治笙則一副悠閑的貴少爺派頭,下巴隨著台上的樂曲輕輕擺動,分明是知道這出戲.

這茬過後不久,宋喜一個偶然間的機會得知,任麗娜是地地道道的岄州人,所以說喬治笙也是半個岄州人,怎會不知道粵劇的曲目?

倒是她把自己想的太重要,那一刻就跟她說不出來,大家就得一起死似的.

虧得她還覺得自己臨危不亂,力挽狂瀾,實則喬治笙根本不慌.

一出《花田八喜》唱完,時間又過去半個小時.

無論是出于禮貌還是客套,程德清都要詢問一下祁丞的意見,祁丞看向程德清,微笑著說道:"程老,您看梨園戲怎麼樣?"

程德清自然附和,"梨園戲好,就是後台不知有沒有會唱梨園戲的……"

他正要找人過來問,祁丞面不改色的說:"程老,您要是不嫌棄的話,宋媛說她想給您唱一段."

程德清看向宋媛,眼露詫色,"這還有行家?"

宋媛不好意思的回道:"在您和各位面前不敢稱行家,就是平時也喜歡,學了一點兒."

程德清笑說:"那我們今天有耳福了."

宋媛站起身,順勢道:"化妝太久了,我就給程老和各位小唱一段,唱的不好大家多多包涵."

程德清帶頭鼓掌,眾人看著宋媛邁步往台上走,跟樂隊老師們交流了幾句,然後站在台中間微笑,起范兒.

音樂起,宋媛張口,地道的梨園戲唱腔,聲音尖銳,咬字考究.

喬治笙望著台上,低聲說了句:"你這個姐姐,還是有些本事的嘛."

宋喜白了一眼,冷聲道:"她不是我姐."

她不管喬治笙的聲音中是否玩味居多,她只是越聽越耳熟,腦子努力回想她到底在哪兒聽過.

某然一個瞬間,她忽然想起,這調子她就在家聽過,出自宋元青的口.

以前宋元青心情好的時候,會哼幾句京劇,好幾次宋喜聽他嘴里不知哼了些什麼,隨口一問,他說是梨園戲《陳三五娘》.

宋喜做事兒直爽,但她內心是個敏感的人,可能也跟她從小單親家庭長大有關.

她幾乎是立刻就猜到跟董儷珺有關,果然她旁敲側擊,得知董儷珺就是閩南那一帶的人,會梨園戲不稀奇.

如今同樣的調子加上詞兒,從宋媛嘴里面唱出來,宋喜是怎麼聽怎麼來氣,那感覺就像一對妖母女,想法設法的討好宋元青,把她唯一的親人給搶走了,如今宋元青在里面前途未卜,宋媛卻用同樣的把戲討好程德清.

宋喜這麼絞盡腦汁,也是為了宋元青,可宋媛呢?她是為了自己.

宋喜猜得沒錯,宋媛的的確確是為了自己.

同樣都是姓宋,為何她要被宋喜壓著一頭?要說以前宋元青在,那還分個親生後養,可現在宋元青自身都難保,落魄的鳳凰還想跟以前一樣耀武揚威?不可能.

宋媛在台上唱得分外認真,時不時幾個眼神瞄向台下宋喜,看似在互動,實則明目張膽的挑釁.

喬治笙難得的有興致,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說了句:"她在向你示威."

不用他挑明,宋喜也看得出來,可喬治笙這麼一說,宋喜的氣焰更盛.

粉唇開啟,她不無嘲諷的回道:"當自己是戲子嗎?說上台就上台."

喬治笙似笑非笑的說:"她唱得不錯."

宋喜說:"喬先生涉獵真廣."

盡是嘲諷的味道.

喬治笙唇角微微勾起,不知為何今天心情還不錯,可能因為宋喜這把寶劍很好用吧,他低聲說道:"其實男人喜歡有趣一點兒的女人."

宋喜眼底劃過不屑,心中也冷哼了一聲.

"羨慕祁丞嗎?"她似笑非笑的問.

喬治笙發現了,宋喜生氣的時候是牙尖嘴利的,什麼明嘲暗諷,什麼指桑罵槐,絕對不重樣.

喬治笙學著她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的回道:"祁丞應該很羨慕我,畢竟我身邊是親生的,他那個,充其量是個養的."

宋喜應該高興,畢竟喬治笙諷刺了宋媛,可事實上她並不高興,因為這話怎麼聽怎麼刺耳.

後來她回過味兒來,宋喜不爽是因為喬治笙壓根兒沒把她當'人’看,她跟宋媛都是籌碼,按著打牌看,她幸運是大王,而宋媛充其量就是個小王.

得出這樣的結論,宋喜瞬間周身氣壓更低,抿著好看的豐潤唇瓣,她不再開口講話.

喬治笙也一副饒有興致的模樣,盯著台上的宋媛看,不再跟宋喜聊天.

宋喜氣不打一處來,不曉得男人都是什麼品位,偏偏喜歡這種俗不可耐的.

宋元青喜歡董儷珺,祁丞喜歡宋媛,現在就連直男癌晚期的某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