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有酒,偏喝茶
g,更新快,無彈窗,!

一幫面和心不和的人,說說笑笑往二樓走,程德清設宴款待眾人,偌大的一張圓桌上,盡是經典地道的粵菜.

放在最中間的是一道孔雀開屏--盤中間赫然立著一只栩栩如生的孔雀,不只是什麼原材料雕刻而成,色彩明豔,鋪開的尾翼都是魚片做的,端的是色香味俱全.

其余掌上明珠,煎釀茄子,翡翠蝦仁,菠蘿古老肉等,皆是粵菜的代表菜色.

席間有人專門倒酒,顏色不同的酒瓶,程德清面帶笑容的說道:"我今天也是借花獻佛,茅台是豫洲帶來的,貢酒是祁丞帶來的,喜歡喝什麼,自己選."

祁丞微笑著說:"蘭先生帶的酒一定是好酒,我可不能錯過."

宋媛自然跟他一樣,傭人給兩人各自倒了一杯茅台.

蘭豫洲笑說:"我正經有些年沒喝貢酒了,正好今天過過嘴癮."

傭人站在他身側,替他倒了一杯古井貢酒.

林琪和林洋都選了茅台,待到端著托盤的傭人走至宋喜和喬治笙身旁,低聲詢問之際,宋喜卻說:"有茶嗎?"

傭人稍微一頓,隨即點頭應聲:"有."

這時程德清將目光落在宋喜臉上,關心的問:"小喜不能喝酒吧?"

宋喜看了眼程德清手邊的酒杯,禮貌又暖心的回道:"程爺爺,我不想掃您的興,但我這職業病又忍不住叨擾您兩句,您剛出院不久,酒要少喝,實在忍不住可以喝茶嘛,我陪您."

程德清似是想起什麼,側身對身旁人吩咐,"對了,把小喜送我的碧螺春煮上."

傭人點頭,程德清又轉身面向宋喜,笑著說:"你是醫生,我是病人,我得聽醫生的話,那我今天就少喝一點兒,待會兒你陪我喝喝茶."

宋喜彎著眼睛應聲,坐在她身邊的喬治笙也微笑著接道:"你們都喝茶,那我也喝茶好了."

說是選酒,其實是選戰隊,祁丞跟蘭豫洲互相給對方面子,林琪跟林洋干脆站了蘭豫洲,剩下喬治笙跟宋喜這里,兩人竟然什麼酒都不選,改喝茶.

滿桌子沒有一個糊塗人,這下大家心里就更加明了,喬治笙……是誰都不樂意站,他要單玩兒.

至于宋喜,她敢當程德清的面兒'起刺兒’,也是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

宋媛余光瞥見祁丞面露深色,她不著痕跡的瞥了宋喜一眼,從小到大,她最是討厭宋喜的這種倨傲,仿佛什麼人什麼事兒都不放在眼里,想說什麼就說,想做什麼就做,對于宋喜而言不過是想與不想這麼簡單,但是于宋媛而言,她要反複琢磨掂量很久,最後也未必有這個勇氣.

好吧,宋媛就是嫉妒宋喜,赤裸裸的嫉妒,憑什麼宋喜就能為所欲為?不就因為會投胎,找了個好爹嗎?如果自己生來就有這麼好的條件,也不至于後天如此的步履維艱.

後廚泡好茶之後就趕緊端到前面來,程德清端著酒杯,杯中是蘭豫洲送的八十年茅台,他舉杯敬大家,其余人等都拿起手邊杯子,只不過杯子里的東西不盡相同,有茅台,有貢酒,也有茶.

第一杯喝下之後,程德清又讓人給他倒了一杯貢酒,眾人說話的空擋,程德清再次舉杯,感謝大家從夜城大老遠的跑到岄州來看他.

兩杯酒下了肚,他既給了蘭豫洲面子,也給了祁丞面子,最後他讓傭人換個茶杯,倒了一杯碧螺春,呷了一口之後,說道:"好茶."

喬治笙說:"知道程老喜歡喝酒,原本我也備了酒,喜兒看見當時就不高興了,說您現在要少喝酒,喝茶比喝酒好,這不,酒被沒收了,別人送酒她送茶,格格不入."

程德清笑容滿面的回道:"小喜心細,加上她又是醫生,有心了,我的家庭醫生也不讓我喝酒,我控制不住."

宋喜美眸靈動,顧盼生姿的說道:"有我跟治笙陪您喝茶,您不是一個人,也沒有那麼饞酒,我們可是為了您做出犧牲的."

程德清哈哈笑著,拿起茶杯對著宋喜舉了一下,宋喜雙手持杯,遙敬,然後低頭抿了一口.

她不是常喝茶的人,但也多少品得出,這是極好的碧螺春,兩小盒的價格絕對不會比蘭豫洲送的茅台和祁丞送的貢酒便宜.

桌上其他人面色無異,可卻心思各異,喬治笙擺明了要耍單,加上宋喜這麼個神助攻,眼看著程德清一頓飯下來,酒是一口沒再碰,一直在喝茶,大家越發的內心不安,不知道程德清最後會怎麼決定.

晚飯過後也才不到八點,程德清說請大家看戲,宋喜早就知道這方院子里面盡是關起門的富貴,移步到其他小樓,那是個專供人聽戲看戲地方,前面就是戲台,下面擺放著舒服的皮沙發.

眾人落座之後,馬上有人端上果盤飲品.

讓宋喜略微意外的是,曲目竟然不是早就准備好的,程德清臨時讓眾人點,京劇,越劇,梆子,什麼都可以.

林琪對這個流程興致缺缺,窩在林洋身邊,並不發表意見.

林洋是小輩兒,年紀又輕,笑著說聽其他人的.

大家一輪謙讓過後,首個曲種是蘭豫洲點的,京劇,最著名的一場戲,《貴妃醉酒》.

演員裝扮上台,為下面不足十個看客盡情的表演,一場下來也有半個多小時,程德清帶頭拍手,宋喜余光瞥見林洋動了下肩膀,將睡著了的林琪晃醒,兩人一起鼓掌.

很少有年輕人能靜下心來欣賞曲藝文化,宋喜也坐得無聊,但不得不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頭,畢竟程德清看得還高興呢,手指一直跟著輕點打節奏,興起時也會輕哼兩聲.

第二出戲是喬治笙點的,他說:"來了岄州,不聽粵劇總覺著虧了."

程德清笑說:"粵劇好啊,我來岄州這些年,也漸漸喜歡上粵劇,想聽哪一出?"

喬治笙側頭問宋喜,"想聽哪出?"

宋喜對上喬治笙的視線,外人看他是紳士溫柔,但她分明看見他眼中的甩鍋.

丫不會是報不出曲目吧?

宋喜佯裝糾結猶豫,實則在盡量拖延時間.

坐在右手邊沙發上的宋媛微笑著道:"小喜平時一直在醫院里忙著,都不關注這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