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第一次對她欣賞
g,更新快,無彈窗,!

程德清大氣又溫暖的說:"什麼還不還的,你跟琪琪一樣,她喊我外公,你喊我爺爺,都是自家的孩子,你有任何困難隨時跟我講,我能幫的一定幫."

宋喜紅著眼眶,微笑著說道:"程爺爺,我真心感謝您,其實治笙跟您說過同樣的話,他說無論我爸以後怎麼樣,他挺我,他給我當後盾,對我不好的,他幫我討回公道,對我好的,他幫我報恩."

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宋喜的內心戲台詞是,奧斯卡欠她一座小金人,不對,是終身表演成就獎,謊話說到最極致,就是連自己都信了.

宋喜眼眶含淚,當真是感動的.

程德清點頭,連著說了好幾個好字,視線微垂,他似乎在想事情.

宋喜有自己的心眼兒和打算,這話明著是在往喬治笙身上貼金,可撥開內核細想想,何嘗不是往她自己臉上貼金呢?

套一句外界目前對她的評價,落魄的副市長千金,落魄的鳳凰不如雞,宋喜這段時間身體力行的感受到人情冷暖,所以眼下她也要在程德清面前表現出自己的後備力量,她不僅有宋元青,還有個喬治笙.

聰明人說話從來都是舉一反三,宋喜不說的太直接,有些話點到即止.

程德清也沒有再細問,兩人閑聊,宋喜喝完了一碗湯,程德清讓她休息,他先回去了.

宋喜扶著他下樓,將他送上車,程德清坐在車中,對宋喜道:"你好好休息,有什麼需要打電話找小王,治笙回來之後,你讓他來我這邊一趟,我也有些話要跟他囑咐的."

宋喜應著,看到車子開走,這才轉身回到小樓.

外面太陽毒辣,宋喜才站了一分鍾就渾身發虛,待進入冷空氣區域,她才稍微舒服一點兒,看著不遠處的元寶說:"你打電話叫他去找程老爺子吧."

戲演完了,宋喜在心中補了一句.

元寶在一樓,宋喜扶著把手上了二樓,房門剛一關上,她就忍不住紅了眼眶.

連程德清都打探不到宋元青的消息,難道,真的凶多吉少了嗎?

宋喜把自己關在浴室,水龍頭打開,她終于可以肆無忌憚的大哭一場,哭得很放縱的時候,她連眼紅的借口都想好了,就說是腰太疼了,忍不住才哭的.

她就是這麼一個人,自尊心比天高,但凡任何丟臉的舉動,都要提前想好必備的台階.

喬治笙回來的時候,先是進了主臥,沒看到人,這才去二樓的客臥尋她.

他沒敲門,直接推門往里進,客臥沒有主臥大,空間結構也沒有多複雜,他推門就看到宋喜一動不動的平躺在床上,雙手老老實實的疊在肚子上,閉著眼睛,不像是睡覺,因為沒人睡覺會躺的這麼僵硬.

心有一瞬間的下落,是說不出的滋味兒,喬治笙還以為她……

死字還沒有完全跳出,床上的宋喜已經兀自睜開眼,跟門口處的喬治笙四目相對,兩人臉上的表情都是淡淡的.

最後還是宋喜先開了口,她問:"有事兒?"

喬治笙見她沒事兒,干脆邁步走進來,坐在一旁的沙發處,聲音不緊不慢的問:"聊得怎麼樣?"

宋喜道:"程德清讓你去見他."

喬治笙漂亮的狐狸眼中劃過一抹亮,那是輕詫,狐疑,玩味,甚至還帶有一絲的贊賞.

他難得有興致的想要跟她聊天,開口問道:"你跟他說什麼了?"

宋喜沒有看他,依舊維持著那副在喬治笙眼中古怪僵硬的姿勢,平躺在床上,聲音波瀾不驚的回道:"我說你是我後盾,誰對我好,你會替我報恩."

喬治笙眉毛微挑,眼底的贊賞之色稍濃,他是堅決不會誇她說的還不錯,即便他心中有這個想法.

宋喜的一雙眼睛,擺明了哭過,不是之前他在時默默地流幾滴眼淚,分明是痛哭過.

喬治笙瞥了她一眼,忽然又問了句:"你爸的事兒怎麼樣?"

提到宋元青,宋喜放在肚子上的手分明指尖輕顫,幾秒之後,她出聲回道:"他也幫不上."

區區五個字,宋喜說完卻覺得胸口處壓了千斤重的巨石,她喘不上氣,委屈的想哭.

奈何當著喬治笙的面,她就算咬牙攥拳,也絕對不會再哭了.

喬治笙什麼都沒說,沒有揶揄,沒有安慰,就像是之前根本沒有談及這個話題,從沙發上起身,他邁步走出去.

宋喜閉上眼睛,滾燙的眼淚順著眼角流出,她把腰繃得很直,只有這樣才不會因為抽泣而牽扯到腰痛.

喬治笙走後過了幾分鍾,房門被人敲響,宋喜緩緩睜開眼,門沒關,她看到元寶站在門口.

撐著手臂坐起來,她輕聲問:"有事兒嗎?"

元寶邁步往里走,手中端著一個彩色的玻璃碗,走近後把碗放到床頭櫃,他出聲回道:"笙哥買的櫻桃,他出去了,你有事兒喊我,我在樓下."

宋喜瞥了眼旁邊的大碗,七彩的琉璃色,里面盛滿水紅色的大櫻桃,顆顆飽滿誘人.

感情喬治笙還真的出去買櫻桃了,果然做戲做全套,滴水不漏.

元寶走後,宋喜重新平躺在床上,她是醫生,知道這樣的姿勢對腰最好,但她始終沒有吃枕邊的大櫻桃,說她想吃櫻桃的人是喬治笙,又不是她.

心情不好,本以為這次來岄州見到程德清,怎麼樣也會對宋元青有些幫助,沒想到程德清很熱情,但卻對宋元青的問題三緘其口.

宋喜也不是傻子,到底是夜城那邊的人三緘其口,還是程德清三緘其口,她心里大概有數,心里明知道宋元青這次不可能全身而退,可事實一次次的將她逼退,眼看著身後的路越來越少,她還能退到哪里去?

躺在床上,宋喜心事重重,不知不覺也就睡著了,等到再睜眼,是聽到身邊有人在輕聲呼喚,"喜兒,喜兒?"

宋喜身邊的人,大多喊她小喜,只有一個人樂此不疲的喊她喜兒,還說要當黃世仁把她拐回家,宋喜迷迷糊糊,仿佛分不清夢境與現實,那個熟悉到在心中默念了千萬遍的名字,差點兒就要叫出來.

可她眼前突然就清晰了,那張近在面前的臉,俊美,充滿了權貴和危險的氣息,不是喬治笙還有誰?

宋喜可嚇了一跳,甚至很輕的哼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