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請君入甕
g,更新快,無彈窗,!

原本王慶斌想給宋喜盛碗湯,喬治笙卻接過來,低聲道:"我來吧."

程德清突然提到宋元青,王慶斌跟元寶都有眼力見兒的轉身出去了,房間中只剩三人.

宋喜也沒料到程德清這麼快,這麼突然的主動提起,一時間毫無防備,心就這樣被猛戳了一下.

她是真的身體不舒服,也是真的想念宋元青,所有的都是真的,一如她眼眶中急速湧起的眼淚.

喬治笙給宋喜盛了一碗湯,然後抬手撫了下她的後腦,安慰的話不言而喻.

宋喜長這麼大,鮮少被人摸後腦勺,手臂上起了一層細密的雞皮疙瘩,連帶著眼淚也一不小心從眼眶中掉落,她趕緊低下頭企圖掩飾.

喬治笙抽了紙巾遞給她,輕聲道:"你跟程老聊會兒,我下去一趟."

程德清看著喬治笙說:"沒外人,不用走."

喬治笙道:"她剛才說想吃櫻桃,我出去給她買點兒,你們聊."

這是互相給對方找了個台階下,最後喬治笙還是走了,轉眼間房里又少了一個人.

宋喜把眼淚擦了,主動對程德清說:"程爺爺,應該是我來見您的,現在反倒讓您過來看我,我都不知說什麼好了."

程德清稍微一抬下巴,出聲回道:"都說了一家人,我也是沒想到你會來,按理說你爸爸出事兒,我都應該主動聯系你的,但我前陣子身體不大好,住了大半個月的院,這才剛出來沒多久."

宋喜美眸微瞪,連忙問:"那您現在好些了嗎?"

程德清歎氣,不無感慨的說:"都這把年紀了,半條腿都在棺材里面,能出來已經是幸運,好是好不了嘍,能多活一天是一天."

宋喜道:"您別這麼說,辛苦了大半輩子,晚年就是應該享福的,您是有福氣的人,一定會身體健康,長命百歲."

無論一個人身居多高的位置,千穿萬穿,馬屁總是不穿,更何況人年紀大了,錢財是身外物,最希望的就是健康長壽.

程德清被宋喜哄得面帶笑容,頻頻點頭.

宋喜把喬治笙盛好的湯往程德清面前推了推,問:"程爺爺,您也喝一碗吧?"

程德清說:"我不喝了,這湯是專門叫廚房給你燉的,你趁熱喝,咱們邊喝邊說話."

宋喜點頭,在程德清面前,她表現出足夠的尊敬和親密,但卻並不拘束,更不會刻意奉承.一來她性格如此,二來從小到大的環境熏陶,以宋元青的官位,宋喜這一路走來也犯不著去跟誰低三下四.

並且宋喜始終信奉一點,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好,可以基于親情,愛情,友情,甚至是物質利益,說白了都是你情我願,絕對不是靠求就求得來的.

宋喜端著碗,用瓷勺安靜的喝湯,程德清跟她閑聊,先是問了問她在夜城的工作情況,然後很自然的就聊到了生活方面.

"小喜,你在夜城現在住哪兒?"

宋喜沒有撒謊,如實回答:"我現在住治笙那里."

這是她第一次從自己的嘴里叫出'治笙’二字,內心翻滾著異樣和肉麻,但表面又得做出特別坦然的模樣.

程德清不掩飾的露出詫異神色,出聲說:"看到你跟喬治笙在一起,我還想問的,你們怎麼會在一塊兒?"

這話宋喜早已跟喬治笙通過氣,所以這會兒可以不假思索的回答:"其實我跟他認識蠻久了,以前就是朋友,我爸出事兒的這段時間,幸好有他陪我,不然我都不知道怎麼熬過來."

程德清說:"是我這邊耽誤了,我應該早點兒聯系你的."

宋喜聞言忙說:"不怪您,我也不知道您住院的事兒,說實話您來岄州這邊也是想安安靜靜的頤養天年,我都不該跟您說我爸,省得您還要操心."

程德清說:"你爸是我最得意的學生,他喊我老師,實則我拿他當我親兒子一樣,這你也應該知道,怎麼能不操心呢?因為他的事兒,我心髒病都犯了好幾回了."

宋喜很會說話,心中是擔心宋元青的,但嘴上問的都是有關程德清的身體.

程德清主動道:"你爸的事情,我也托人問過夜城那邊的口風,他這次確實是攤上大麻煩了,連我也探不到太具體的,里面的人三緘其口,你連他的人都沒見到吧?"

宋喜憋紅了眼眶,強忍著鼻尖的酸澀,點頭回道:"程爺爺,我爸會不會有事兒?"

程德清說:"你先別急,拖了這麼久還沒消息,眼下沒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只要沒判,那就還有通融的機會."

宋喜抬手抹了眼底的眼淚,聲音略顯哽咽,"那我現在要怎麼做,才能幫到我爸?"

程德清語重心長的說:"你現在照顧好你自己,就是幫你爸爸最大的忙了."

這話跟宋元青的意思如出一轍,宋喜一瞬間仿佛看到宋元青就坐在自己對面,眼淚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她用紙巾擋住眼睛,始終沒有失態到發聲大哭.

以前宋元青在的時候,她很少受委屈,也就很少哭;如今宋元青不在,她常常哭,卻不是偷著哭,就是默默地,安靜的哭,生怕吵到其他人.

程德清一直在安慰宋喜,嘴里說著:"你跟在喬治笙身邊也好,總歸有個人照顧,不然我就讓你來岄州這邊了."

說完,他又徑自補了一句:"喬治笙對你怎麼樣?你要是想來我這邊,一句話的事兒,隨時跟我說."

宋喜擦了眼淚,暗自調節呼吸,努力擠出一抹微笑,出聲回道:"您放心吧程爺爺,治笙對我很好,都說患難見真情,以前我爸沒出事兒的時候,大家都對我好,也看不出個誰真誰假,現在人還沒走,茶就已經涼了,也好,讓我看清楚身邊形形色色的人,到底誰才是真心,誰是假意."

程德清點頭道:"孩子,你能這麼想就對了,自古牆倒眾人推,趨利避害是人的本能,俗話說得好,落魄之後見交情,就是這個道理."

宋喜道:"我明白,所以我不記恨那些躲得遠遠的人,大家都有大家的難處,但我會一輩子記著困難時期還對我好的人,如果我爸能平安出來,我會告訴他,我欠了誰的人情,我們父女倆一起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