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投石問路
g,更新快,無彈窗,!

"我知道了,等我見到程德清的時候,會盡量幫你說話的."

宋喜撂下這句話,轉身欲走.

喬治笙見狀,出聲道:"你准備就這麼直接去見程德清?"

宋喜抬眼看著他,眼神中透露著:不然呢?

喬治笙與她四目相對,幾秒之後,忽然問:"腰怎麼樣了?"

宋喜一愣,沒想到他突然問這個,剛想說還好,但話還沒出口,她猛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十分鍾後,王慶斌開車出現在小樓下面,元寶在門口等候,車門打開,下來的不只是王慶斌,還有一名拎著醫藥箱的男人.

兩人匆匆往里走,王慶斌看著元寶問:"宋小姐的腰又嚴重了嗎?"

元寶應聲:"麻煩醫生上去看看吧."

三人一起上樓,主臥門口,元寶敲了門,聽到喬治笙說'進來’,三人才敢推門往里走.

還沒看到人,就聽到喬治笙的低柔聲音,"別哭,醫生馬上就來了,讓人幫你看看."

說話間,三人拐過側牆,抬眼往前看去.

大床一側,宋喜身上蓋著一張空調毯趴在那里,喬治笙就坐在她身旁,眉頭輕蹙,眼帶擔憂.

王慶斌見狀,趕忙道:"喬先生,醫生帶來了."

喬治笙從床邊起身,眉目依舊凝重,說了句:"麻煩王哥."

王慶斌很快回道:"不麻煩,先讓醫生幫宋小姐看看,要是嚴重馬上送醫院,車在下面."

喬治笙'嗯’了一聲,此時醫生已經來到床邊,放下藥箱,禮貌的說:"宋小姐,我幫您檢查一下."

宋喜的臉埋在雙臂之間,眾人看不到她臉上的表情,唯有帶著忍痛的聲音,說了句:"好."

醫生掀開空調毯,用手按了按宋喜的腰間,"這里疼嗎?"

"疼."

"這里呢?"

"嗯."

宋喜的疼不是裝的,是真的疼,在跟醫生交流病因的過程中,她自然沒提昨晚睡了沙發的事兒,但她也清楚自己的老腰,職業病,每天工作量太大,站太久,醫生或多或少都有脊椎和肩周的毛病.

同行之間探討就更是言簡意賅,醫生也斷定宋喜這是舊疾複發,沒有什麼太好的醫治方法,因為這病是經年累月積下的,痛極了也只能開兩片止疼藥.

"宋小姐的腰痛蠻嚴重的,這兩天能不走動就盡量多休息,如果身邊有人會按摩就更好了,有效的按摩也能緩解腰痛."

醫生看著喬治笙說,畢竟他的女人,醫生是男的,可不敢當著喬治笙的面給宋喜按摩.

果然喬治笙說:"我幫她按,還需要注意什麼,你一並告訴我."

醫生說宋喜不能睡太軟的床,不能大幅度的拉伸或者劇烈運動,說一千道一萬,還是要養著.

喬治笙一邊聽,一邊幫宋喜把毯子蓋好,大手隔著毯子在她腰間揉著.

這樣的一幕落在有心人眼中,自然就是喬治笙心疼宋喜心疼的不行.

元寶送王慶斌和醫生下樓,房門關上的同時,喬治笙的手也離開了宋喜的腰,起身往旁邊走,他當真是把演戲和現實分得分外清楚.

宋喜把臉從手臂上抬起,側頭尋到他的人,出聲問:"程德清會來嗎?"

喬治笙不冷不熱的道:"那就要看你有幾斤幾兩了."

宋喜別開視線,重新趴下.

依著她的意思,她是晚輩,當然要她親自去找程德清,但喬治笙說的也並無道理,自己主動和跟別人主動,總是差著事兒,而且演這麼一出,正好可以試探一下宋喜在程德清心里的重量,如果程德清不來,就算宋喜主動去找,那該談不攏還是談不攏,所以說白了,大家心中都沒有百分百的把握,只能先投一顆石頭,問問路.

宋喜在床上趴了一會兒,這個姿勢也不舒服,所以她慢慢的撐起手臂,扭腰,從趴著變成平躺.

喬治笙坐在幾米外的沙發上,手里拿著那本《官場現形記》,房間中一片靜謐,恒溫空調下是人體最舒服的溫度,任由玻璃外是怎樣的大太陽,都熱不到房內人分毫.

宋喜有些困,但是睡不著,心底惦記著事兒,不曉得程德清會不會來,如果真的不來,她下一步又該如何?

就這樣等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差不多過了一個小時四十分鍾,喬治笙的手機響起,他接通,宋喜聽到他說:"好."

只一個字,掛斷電話,他起身朝床邊走來.

宋喜問:"怎麼了?"

喬治笙說:"程德清來了."

聽到這話的瞬間,宋喜心中不知是高興還是緊張,喬治笙已經在床邊坐下,宋喜知道第二場戲又要打板了,她也馬上進入狀態,將原本忍著的痛寫到臉上.

不多時,房門被人敲響,門外傳來元寶的聲音:"笙哥,程老爺子來了."

喬治笙親自去開門,程德清拐過牆角的時候,正看到宋喜扶著腰要下床,他拄著一根拐杖,嘴里說著:"別下了,快躺著,好好的怎麼弄成這樣?"

宋喜是不能不起身的,她略顯疲憊的臉上勾起笑容,往前迎道:"程爺爺,您怎麼過來了?我沒事兒."

"什麼沒事兒,小王都跟我說了,他說你早上出門的時候就不舒服,怎麼不跟我說呢?看你下床都不利索了."

宋喜始終面帶笑容,盡量把大病化小.

元寶原本要給程德清搬個椅子,宋喜不讓,非要去沙發那邊說話.再怎麼說程德清也是手握大權的人,主動來看她是情分,但她不能過分,她若是躺著跟程德清說話,那叫怎麼回事兒?

其實就從這個小細節也不難看出,宋喜是個懂事兒的,喬治笙明白,程德清自然更清楚.

到了沙發處,宋喜讓程德清先坐,她跟喬治笙坐在對面,王慶斌放下一個保溫壺,程德清說:"讓廚房加緊給你燉了湯,醫生不說你這腰只能靠養嘛,我這些年來岄州,喝的最多的就是湯,確實養人."

宋喜滿眼的歉意和感恩,"程爺爺,我太不好意思了,過來看您,還給您添麻煩."

程德清把拐杖放在一旁,手輕拍大腿,出聲回道:"這說的什麼話,你來我這兒,就像是回自己家里一樣,說來你這孩子也太讓人心疼了,你爸爸要是看到你這樣,別提要多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