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董媛
g,更新快,無彈窗,!

宋媛這一聲嫌,到底是捅了宋喜的炮筒子.

宋喜當即出聲打斷,手里攥著手機,機關槍一樣的掃射,"就你也好意思嫌棄我們家人?你忘了當初是誰可憐你們母女兩個,讓你們在夜城有個家?你忘了是誰供你們母女吃喝?你媽的包,你的今天,哪個不是我爸給的?如果沒有我爸,你現在還能大搖大擺的出現在我面前?從我爸出事兒到現在,你跟你媽連個電話都沒有,我爸當初真是豬油蒙了心,才收留你們這兩只白眼兒狼!"

宋喜是討厭宋媛母女,但真不是宋媛說的那樣,是宋喜小心眼兒,討厭宋元青再娶,而是她從小眼里不揉沙,董儷珺和當初的董媛是什麼樣的人,十歲的宋喜已經看得很透.

宋喜並非瞧不起外地人,更不會瞧不起窮人,但她從小明白一個道理,人窮不能志短,而董儷珺是什麼人?那是過慣了居無定所窮困潦倒的苦日子,一旦攀附上權貴,就一定會想法設法黏住的人.

大人如此,可以說是被生活所逼,但當年才十歲出頭的董媛呢?

她竟然也會無所不用其極的討好宋元青,讓宋元青心軟,讓宋元青想給她們母女一個避風港.

當初宋元青要娶董儷珺,宋喜曾絕食以示抗議,後來看宋元青一個禮拜瘦了十幾斤,整個人都脫像了,他紅著眼睛懇求宋喜,就當是可憐董儷珺和董媛母女,董媛還那麼小,沒有父親,很可憐的.

宋喜那時候還小,加之心疼宋元青,所以一時動搖就點頭答應了.

後來呢?

董媛時不時哭著跟宋元青說,身旁的小朋友都笑她沒有爸爸,笑她是外地來的鄉下孩子,宋元青是個心軟的人,竟然偷著幫董媛上了夜城的戶口,還改名宋媛.

這事兒宋喜是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後才曉得的,那時宋媛已經把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玩兒的駕輕就熟,當著宋元青的面兒,她裝乖孩子,向宋喜示弱,背地里,她一口一個爸爸的喊著,眼中確全無親情,唯有得意和炫耀.

宋喜為此跟宋元青大吵了好多次,奈何宋元青每次都安慰她說,宋媛年紀還小,童年沒有受到良好的教育和相應的關懷,內心難免會有些失衡.

宋喜卻是打心眼兒里面瞧不上宋媛,童年的不幸不是她能選擇的,但是小小的孩子就開始攻于心計,為了以後可以隨便管人叫爸爸,這是什麼品德?

現在宋媛還膽敢說一聲嫌?

如果宋媛此時站在宋喜面前,宋喜一定毫不猶豫的賞她兩個大巴掌,讓她清醒清醒.

宋媛不敢輕易掛斷電話,她也清楚宋喜的脾氣,那是說一不二的主.

宋喜罵完,宋媛才沉聲回道:"宋喜,你罵我可以,但我媽好歹也是你長輩,你說話不要太過分."

宋喜冷哼,"這就叫過分了?我今天沒當著所有人的面兒拆穿你,就算是給你留最後一點兒面子,宋媛我告訴你,我爸好的時候你占了多少的光,自己心里有數,別現在馬上牆頭草嫌棄我們宋家連累你,你要是真有骨氣,你把宋還回來,我隨你姓張王趙李還是跟你媽姓董,我們宋家養不起你這朵高貴的白蓮花."

宋媛沉默片刻,出聲說道:"宋喜,現在爸爸在里面,我打聽過了,他不可能全身全尾的出來,你以為我跟我媽就不著急嗎?如果你有辦法,你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埋怨我,我們都清楚,爸爸這回栽了,人總得為自己打算,你別說我,這麼多年,難道你頭上最亮的光環,不是宋元青的女兒嗎?"

宋喜被活生生的紮了心,不知道是那句'栽了’還是'最亮的光環,就是宋元青的女兒’,也許宋媛深諳人心,她說的每一個字都准確無誤的往宋喜心口窩上捅刀子.

宋喜覺的自己被人揪著頭皮挑釁,怒火幾欲從口中噴出來.

她很想罵人,但是這麼多年早已習慣了宋元青女兒的身份,舉止要得體,所以她連那些太髒的罵人話都講不出口,氣到極處,她也只是無限嘲諷的問了句:"你為自己的打算,就是傍上祁丞嗎?"

宋媛不氣也不急,不答反問道:"那你呢?你什麼時候傍上的喬治笙?我一直以為你一門心思用在醫院里,沒想到你的交友范圍也很廣嘛,我記著喬家可不是普通的商人,你跟這樣的人走的這麼近,小心一不注意捅了簍子,現在爸爸可不能再替你善後了,你得自己小心點兒."

宋媛打小兒這樣,她像是有一種特殊的本事,能忍,同樣也能一招制敵,讓對方恨不能殺人.

宋喜自問不是個軟柿子,而且她也占理,但每每跟宋媛吵架,最後都是把她氣得一天吃不下飯.

可能,宋媛恰好碰到了她家人的底線,這是宋喜不願承認的一塊兒汙漬,卻生生的烙在了皮膚上面,每次一搓,輕則泛紅,重則見血.

宋媛竟然用宋元青的現狀來打擊報複宋喜……

宋喜真真是怒極了,卻不想再老調重彈,拿著手機,她暗自深吸一口氣,過了幾秒才緩緩回道:"宋媛,你知道你現在的樣子讓我想到什麼嗎?老虎不在家,猴子稱大王,你覺得現在我爸不行了,所以你就不用顧忌,可以肆無忌憚的露出本來面目了?"

"我告訴你,真的就是真的,假的永遠也真不了,你以為你董媛改了個宋媛,你就是宋元青的女兒了?今天在飯桌上你也看到了,程德清是怎麼對我的,又是怎麼對你的?祁丞原本想借你這張假王牌來造勢,沒想到遇見我這張真的,只能說算你倆倒黴,有我在,你別想再占我們宋家一分一毫的便宜,你要是不怕丟人繼續往上湊,就別怪我當眾打你的臉."

"還有,我爸現在還沒定呢,我一定會想辦法見到他,我見著他的第一件事兒,就是讓他簽份離婚協議,從此往後,你跟你媽繼續籌謀你們的下半生去吧,記著,自負盈虧!"

話畢,宋喜懶得再聽宋媛的聲音,直接憤怒的掛斷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