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踩她底線
g,更新快,無彈窗,!

兩個女人說話的同時,喬治笙跟祁丞的目光也對上了,哪怕私下里有過節,明面上也照樣一派和氣,該打招呼打招呼.

蘭豫洲見宋喜坐在喬治笙身邊,宋媛坐在祁丞身邊,不由得笑道:"宋副市長真是好福氣,一對女兒都出落的這麼優秀."

一對女兒,此話一出,宋喜不由得側頭看向右手邊的宋媛,宋媛不看她,只禮貌又羞澀的低頭微笑.

宋喜見狀,強忍著面上不動聲色,實則心里早就惡心到泛濫.

對面林琪出聲說:"宋媛姐跟宋喜姐長得可真不像,不說是姐妹,我就猜不到."

宋喜坐著,很努力也才做到面色淡淡,讓她笑,或者出聲說些什麼,不可能.

倒是身邊的宋媛笑著說:"小喜長得比我漂亮多了."

林琪馬上接道:"媛媛姐你也很漂亮啊,你跟宋喜姐不一樣的感覺."

到底是程德清的外孫女,說話要隨意很多,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一聽她叫宋媛'媛媛姐’,也知道在這頓飯之前,兩人已經聊過,並且談得還不錯.

宋喜暗嘲,某些人打小兒就掌握了籠絡人心的能力,意料之中.

人都到齊了,可以正式開飯,岄州的早點是全國最出名的,一籠一籠,精致又可口.

早飯期間,桌上的人都是閑話家常,並沒有聊公事.宋喜原本挺有食欲的,但是自打見著宋媛,她是一口都咽不下,還幾次都想吐.

好容易熬到一頓飯吃完,程德清說:"我們一起吃晚飯,白天你們可以到處轉轉,像是治笙跟小喜昨天晚上才到,中午休息一會兒."

喬治笙跟宋喜應聲,眾人跟程德清打了招呼,各自散去.

依舊是王慶斌親自開車送他們回去,等到進了小樓,宋喜徑自邁步往樓上走,臉色是顯而易見的難看.

元寶不知道中途發生了什麼事情,還偷偷打量喬治笙的臉色,但見喬治笙面色無異,隨著宋喜一起上樓了.

岄州是真的熱,白天將近四十度,雖然來回都坐車,但是折騰這麼一下,也是身上發潮.

宋喜回主臥拿了換洗衣服,准備去其他房間洗澡,迎面對上走進來的喬治笙,他看著她道:"你不是獨生女?"

天地良心,喬治笙就是就事論事,然而這話落在宋喜耳中,卻說不出有多麼的刺耳.

之前在飯桌上宋喜一肚子的窩囊氣,這會兒再也忍不住了,管她面前的人是誰,她當即冷著臉,話語鋒利的回道:"什麼意思?覺得找我找虧了?我告訴你,我爸就我一個女兒,不是什麼人隨便說一聲姓宋,就能往我們宋家擠!"

喬治笙第一次見宋喜像個河豚一樣,他不過隨口一問,她臉都跟著脹紅了.

心底覺得可笑,可喬治笙面兒上卻沒有表現出來,依舊是那副冷漠的樣子,一開口也是毫不掩飾的刺兒話,"看你這反應,感情那是你爸在外面的私生女?"

誰敢這麼挑釁宋喜?

喬治笙一不小心就踩到了宋喜的痛腳,怒意在四肢百骸蔓延,她怒極反笑,出聲回道:"你還真能往她臉上抹金,你這麼有本事,回頭去查一下她跟我爸到底有沒有血緣."

說罷,不待喬治笙回答,她又嘲諷加挑釁的說了句:"與其擔心祁丞把她帶來,不如擔心擔心林洋,林棟文沒有兒子,拿林洋當親兒子一樣,林洋家里面也是經商的,你覺得他這會兒出現在岄州,只是為了陪林琪一起盡孝探望程德清的嗎?人家那是親外孫女,你們算什麼?"

"我猜你現在八成是後悔把寶壓在我身上了,早知道去找林琪多好?"

撂下這話,宋喜從喬治笙身旁擦肩而過,似是有陣清風,裹著怒火與嘲弄.

簡直就是只被踩了尾巴的貓嘛.

喬治笙何時被人這般揶揄過?

讓他去找林琪,是變相的讓他出賣色相嗎?拿他當什麼了?

明明是宋元青把她甩給他,如今倒好像他為利主動貼著她似的,他真後悔剛才為什麼就直接讓她走了,就應該當面戳穿她,讓她難堪下不來台.

喬治笙有些窩火,但還不到真正動氣的地步,而且剛才他也不是沒機會阻攔宋喜,他只是有些狐疑,宋媛跟宋喜究竟是什麼關系,怎麼會把一向隱忍的人,氣到當場發飆的地步?

宋喜出了主臥,隨便進了二樓離主臥最遠的一間客臥,房門關上反鎖,她越想越是咽不下這口氣,拿起手機,她調出八百年都不打一回,但卻仍舊存在她電話簿里的一個名字:董媛.

看到董媛二字,宋喜心中莫名一股報複的快感.

電話撥過去,這頭宋喜已是蓄勢待發,電話響了幾聲後被接通,里面傳來熟悉的聲音,不冷不熱,只一個字,"喂."

宋喜沒有任何前奏,開口就直接問道:"你對外怎麼介紹自己的?你也好意思說你是宋元青的女兒?見過撒謊連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沒見過當著正主的面兒,撒謊臉色不紅不白的,你是有多勢力?你是多想沾著我們宋家的光?"

你還要臉嘛你?

宋喜只差這句話沒有問出口.

手機中傳來宋媛冷靜到近乎冷淡的聲音,跟之前見面時判若兩人,她說:"如果你打電話過來是想吵架,不好意思我沒有這個閑工夫."

宋喜搶先說:"你敢掛,我現在就敢過去找你,我當面問問祁丞,他是被你這個職業慣犯給騙了,還是明知你是個冒牌貨,只是沒辦法才找你過來充面子,當著我的面兒,說你爸叫宋元青,你就一點兒都不覺著丟人嗎?小的時候當你是不懂事兒,不跟你計較,現在越長大臉皮越厚,我都替你臊得慌."

宋媛聲音更沉了幾分,帶著隱忍的怒氣,出聲回道:"宋喜,到底是我臉皮厚還是你太小心眼兒,錙銖必較?我是跟爸爸沒血緣,但我媽嫁給了爸爸,我十二歲就開始姓宋,就因為你不喜歡我們,我跟我媽打小兒就得離你遠遠的,你住二環,我們住五環,你讀最好的學校,我就得讀差一點兒的,憑什麼?我已經忍了你好多年了,別再說我占你們宋家的便宜,現在爸爸還不知道怎麼樣呢,我都沒嫌別人看不起我……"

"你放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