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同室而眠
g,更新快,無彈窗,!

宋喜正跟原地暗罵喬治笙缺德的時候,元寶從外走進來,拎過喬治笙的行李箱,他又走到她身旁,一貫面色淡然的說道:"宋小姐,我幫你拿上去."

宋喜說:"不用了,我自己拿就行."

元寶道:"我剛剛在外面看到有長頸鹿."

宋喜美眸一挑,"在哪兒?"

元寶說:"你上樓,二樓正好能看到."

宋喜一時間忘了喬治笙也在二樓,在她心里,長頸鹿都比他好看.

元寶順勢拿起宋喜的行李箱,宋喜道了謝,兩人前後腳來到小樓二層.

這邊的房子單層高都在三米五左右,所以二樓差不多七米,宋喜剛一上樓,就看到客廳的玻璃窗附近,兩個長頸鹿的頭在那兒晃晃悠悠.

這還是她長大後第一次距離長頸鹿這麼近,因為驚喜,她直接走到窗邊去看.長頸鹿是家養的,不怕人,見到宋喜還主動往她身前湊合,宋喜也是膽子大,抬手就敢摸.

在此期間,元寶把兩人的行李都拿去主臥,再出來時,看到宋喜正點著腳尖兒,手臂抬得高高的,想去摸長頸鹿的耳朵.

之前在樓下被松鼠嚇得臉色大變,他還以為她膽子小,如今一看……元寶確實停在原地往她那邊看,突然間他想到什麼,趕緊扭身下了樓,笙哥的老婆,哪怕只是個掛名的,以他的身份,那也是看都不能看.

宋喜在窗邊站了十幾分鍾,直到長頸鹿發覺她手里沒東西吃,悠閑地邁步走開.借著小樓後面的地燈一瞧,宋喜發現這邊有不少動物,除了長頸鹿,她還看到觀賞用的小矮馬,有著漂亮羽毛的珍珠雞,樹上樹下隨意竄動的松鼠,水池里還有成人半臂長的珍貴錦鯉.

偶爾她能撞見宋元青給程德清打電話,知道程德清在岄州靜養,如今一看,豈止是靜養,這是活脫在凡塵間給打造了一個仙境.

有這樣的環境,給個皇帝都不換,她也來這兒消遣.

夜深人靜,只聞蟲鳴蟬叫,宋喜在窗邊站到腿酸,這才懶懶的轉身,想回房睡了.

這一轉身,她後知後覺,不曉得元寶把她的行李拿到哪個房間去了,她只好挨個房間找,二樓有三間房,找了兩個都沒有,最後只剩下房門半掩的那一間,宋喜知道喬治笙一定在這兒,但她不得不硬著頭皮敲了幾聲門.

等了會兒,門內沒人應,宋喜又稍微用力敲了幾下,嘴上說著:"我進來了."

推門往里走,拐過死角,她看到一身黑色真絲睡衣的喬治笙躺靠在床邊看書,剛剛她敲門,他一定聽見了,但卻啞巴似的沒回.

心底說不出是煩躁還是意料之中,宋喜只瞥了他一眼,緊接著便去找自己的行李箱.

房間很大,但她還是找到了,正要拎著行李箱走,床上的男人緩緩抬眸,看著她的方向道:"去哪兒?"

宋喜面無表情的回道:"睡覺."

喬治笙說:"就在這屋睡."

宋喜也沒有表現出驚訝的模樣,只是眼帶挑釁的回了句:"不怕我占便宜了?"

喬治笙俊美的面孔上波瀾不驚,沉穩的說:"我現在心情還不錯."

宋喜是頓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他所謂的心情不錯是什麼意思,就是勉強可以被她占個便宜.

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宋喜是強忍著才沒有回以一個嘲諷的眼神兒.

化氣憤為提問,宋喜說:"你明明白天沒事兒,可以早點兒過來,為什麼這麼晚才來?"

喬治笙說:"蘭豫洲和祁丞都是白天來的."

宋喜一時間更為詫異,競爭對手來的比他早,他還一副不緊不慢的樣子.

猜到宋喜心中所想,喬治笙一邊低頭翻書,一邊回道:"程德清白天有那麼多人要見,我又何必來湊這個熱鬧?雪中送炭可以,錦上添花不缺我這一朵,不懂事兒."

最後這句不懂事兒,也不知是對事兒,還是對宋喜說的.

宋喜偷著撇他,可心里還是覺得喬治笙不一般,心思不一般,耐性更不一般.

尋常人有他的消息網,得知對手什麼時間到,那第一反應一定是超前道趕去,可喬治笙偏偏反其道而行,別人早來,他就故意晚道,像是一個知進退的後輩,給了長輩足夠的禮遇.

原本宋喜還想問,為何拿她當王牌,卻又不說她是女朋友,原因自然不是怕被占便宜這種鬼話,可現在她也不想問了,喬治笙做事兒,總有常人想不到的逆向思維.

不管他是什麼風格,兩人這次的目的出奇的一致.

喬治笙靠在大床一側看書,余光瞥見宋喜原地打開行李箱,從里面翻出一套睡衣,然後邁步去了浴室,不多時,浴室中水聲響起,他看了四十頁的書,宋喜從浴室中出來.

她穿了套水粉色的真絲睡衣,頭發在頭頂隨意的盤了個丸子,臉頰白皙透粉,像是一顆香甜誘人的水蜜桃.

宋喜目不斜視,從浴室出來就直奔沙發,抖開毯子往身上一鋪,閉眼睡覺,好似這屋里面就她一個人.

喬治笙越來越覺得她挺上道,所以主動開口說了句:"你猜程德清在床頭放一本《官場現形記》是什麼意思?"

宋喜沒有睜開眼睛,黑色的濃密睫毛落在白皙的皮膚上,像是兩把小扇子,粉唇開啟,她出聲回道:"估計想告訴你他為人清正廉明,別搞腐敗那一套."頓了頓,她莫名的又補了一句:"他以前也送過我爸一套."

宋元青一直珍藏在家里的書櫃中.

因為今天飛機上的那個夢,宋喜又有些想宋元青了,心里酸酸的.

喬治笙卻意味深長的說道:"你爸現在被人實名舉報貪汙,還真挺戲劇的."

他說完之後,一直在等著宋喜的反擊,但是好長時間過去,宋喜一聲沒吭,他抬頭望著她所在的方向,見她竟是連動都不動.

宋喜閉著眼睛,睫毛在發抖,毯子下的雙手緊握成拳,唯有這樣她才能裝作一切都無所謂的模樣.

她不要哭,最起碼不能在喬治笙面前哭,她是瘋了才會主動在他面前提及宋元青,這世上誰都有可能體諒她對宋元青的想念,唯獨喬治笙不會,他怕是煩透了宋元青把他拉來當墊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