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不想讓你占便宜
g,更新快,無彈窗,!

宋喜覺的夢里面頂多過了二十幾分鍾,但她醒後不久,廣播中機組就在預告,飛機馬上要降落在岄州機場.

喬治笙在她身邊閉目養神,宋喜知道他沒睡著,剛才他的刺兒話並沒有傷她多少,因為她這人有個天生的優點,對于不在自己心里的人,生氣也就是暫時的,他們本就不是朋友,她又能指望他對她多好?

靜悄悄的擦干眼淚,宋喜望著窗外發呆,這會兒已經快要降落,她看到下面的馬路燈火通明.

之所以會夢見宋元青,八成跟這趟來岄州有關吧.能見到程德清本人,她也好替自家老爸籌劃籌劃.

飛機准點降落,元寶起身拿了喬治笙跟宋喜的行李,喬治笙不著痕跡的瞥了眼宋喜,還以為她鐵定一臉喪,跟誰欠了她錢一樣,結果宋喜竟是面色無異,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淡定到他晃一刻懷疑自己,之前是不是他在做夢?

下了飛機,三人前後腳往外走,出機口那里有人接,是個五十多歲的中年男人,岄州這麼熱的天,夜里九十點鍾還有三十四五度,可男人卻是襯衫西褲,扣子系得一絲不苟.

看到喬治笙一行人,他馬上露出笑容,點頭致意,"喬先生您好,我是程老的司機,程老派我過來接三位."

喬治笙難得的露出一抹微笑,出聲回道:"王哥,麻煩你了,這麼晚還特地過來接我們."

男人一聽喬治笙喊他哥,是既惶恐又有些喜出望外,連忙客氣的回道:"不麻煩,你喊我老王就行."

喬治笙微笑著道:"不能亂了輩分,你比我大這麼多,喊一聲哥是應該的."

說罷,也不等男人作答,他徑自介紹道:"王哥,這是我朋友,宋喜."

男人馬上對宋喜禮貌頷首,"宋小姐,您好."

宋喜笑著點頭,"謝謝王哥過來接我們."

男人有些不好意思,一邊應承著,一邊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說是車在外面.

喬治笙跟宋喜並肩往前走,兩人心思各異.

喬治笙覺得宋喜蠻上道,也挺有眼色,沒有因為之前飛機上的事情鬧脾氣,不然別指望他哄她,他只會丟下她;

而宋喜也覺得喬治笙蠻上道,被他稱呼一聲王哥的人,可真不是普通人,程德清的老司機,跟在程德清身邊近三十年,程德清當初在位的時候,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連帶著什麼司機保姆都是香餑餑,多少人想從這些人身邊下手,也確實有人禁不住誘惑,所以程德清身邊的人換了一茬又一茬,唯有王慶斌留下了.

後來程德清退休,王慶斌也是唯一一個舉家從夜城遷到岄州的.

就連宋元青待王慶斌都不會當個普通司機,喬治笙叫一聲王哥,不虧.

王慶斌開了輛黑色的輝騰,很低調,元寶坐在副駕,喬治笙跟宋喜坐在後面.

車子啟動後,王慶斌主動開口說:"今天有些晚,程老近些年晚上八點半之前准時休息,所以特地囑咐我給喬先生帶句話,招待不周請多見諒,明天開始,程老一定好好款待."

喬治笙微笑著說道:"程老太客氣了,是我們一幫人過來打擾,程老不嫌我們鬧,我就很高興了."

王慶斌笑說:"聽您要帶朋友過來,程老特意讓人留了個景好的住處,宋小姐無聊還能看看景."

宋喜接道:"謝謝王哥."

其實若是按著宋元青那邊論,她得叫一聲王叔,奈何現在跟著喬治笙叫,輩分還提了.

王慶斌話並不多,把程德清交代的都說完,他這一路就專心開車.

從機場最少還開了一個半小時,將近夜里十二點,車子才逐漸駛入一處私人區域.這地兒從外看,黑色的鏤花鐵柵欄不高,但里面全是郁郁蔥蔥的各種綠色植物,尤其是外圈,好大一片茂密樹林,遮住了里面的景物,如果沒有柵欄圍著,宋喜都不會覺得這是住處.

看到王慶斌的車,大門被人打開,他開車往里進,宋喜這才看出里面別有洞天.

大得離譜的面積,像是精修的私人園林,亭台小樓也就罷了,她竟然還在一旁的綠地上看到孔雀,活生生的孔雀.

隨著車子一路往里開,王慶斌也在解釋,說是哪邊的景最好,哪邊有魚,哪邊養了程德清最喜歡的荷花.

車子在院里還開了五分鍾,左拐右拐,最後停在一棟三層的獨樓面前.

王慶斌解開安全帶,跟元寶分兩側下車,後面的宋喜也推開車門往下走.繞到車尾,她想自己拿行李,忽然間腳邊有什麼毛茸茸的東西爬過,她嚇得一激靈,輕喊一聲,連連往後退.

喬治笙跟元寶都在她身旁,然而伸手攏了她後腰一下的人,注定只能是喬治笙,他看著她,輕聲問:"沒事兒吧?"

宋喜還在回憶那份觸覺,頭皮都要豎起來了,元寶指著輪胎邊上的一小團身影,出聲道:"是松鼠."

宋喜定睛一瞧,褐色的身體,毛茸茸的尾巴,可不是一只松鼠嘛.

王慶斌抱歉的問道:"嚇著了吧?宋小姐怕動物嗎?"

宋喜搖了搖頭,後反勁兒回道:"沒關系,我不害怕,就是剛才沒注意."

喬治笙語氣溫和中摻雜著一抹寵溺,輕聲說道:"女孩子就這樣."

宋喜當然不會覺得喬治笙是突然轉了性,對她態度和善,不過是做給外人看的.

果然王慶斌釋懷一笑,請幾人往樓里走.

"喬先生,宋小姐,這棟樓里面一共五個臥室,都是打掃好的,二樓的主臥最大,風景也最好,您三位隨意,需要什麼隨時打電話."

宋喜道謝,喬治笙說:"麻煩了,這麼晚你也回去休息吧."

元寶送王慶斌出去,宋喜拎著自己的行李箱,想就近在一樓找間房住.

喬治笙猜出她的意圖,直言道:"睡二樓."

宋喜聞言,扭頭看向他,眼中的神情在問:怎麼,睡覺也得演?

喬治笙開口,肯定的回答:"沒錯."

宋喜忍不住道:"那你干嘛不干脆說我是你女朋友?"

喬治笙的回答氣死人,"不想讓你占便宜."

說完,不等宋喜回應,他徑自邁開長腿往二樓方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