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他不懂她
g,更新快,無彈窗,!

路上,三人通程沉默無語,等到了機場,元寶最先下車,主動去後備箱把兩個行李箱都拎出來.

往後登機起飛都很順利,如果說唯一讓宋喜覺的不舒服的,就只剩下身邊人是喬治笙這一點.

這是她第一次跟喬治笙在一起待這麼久,兩人都跟啞巴似的,誰也不出聲.元寶更是,他習慣性的跟在喬治笙身後,喬治笙不叫他,他能把自己隱身成透明人.

坐上飛機,宋喜就忍不住從包里面翻出眼罩,三個半小時的飛行時間,讓她睜眼跟喬治笙並排坐著,估計她會瘋.

最近這些天,宋喜休息不是很好,白天在醫院忙得腳打後腦勺,晚上回去還要想轍跟喬治笙斗智斗勇,她每天連六個小時都睡不到,一閉眼睛就在廚房給他做飯,簡直堪稱噩夢中的噩夢.

原本宋喜戴眼罩只是為了逃避,沒成想飛機還沒起飛,她已經恍恍惚惚快要睡著了.

夢里面,宋喜看到六七歲時的自己,穿著粉嫩顏色的漂亮裙子,紮著兩個公主辮,一只手里拿著冰淇淋,另一只手被宋元青緊緊地牽著,父女倆出現在迪士尼門口.

夜城是沒有迪士尼的,她那個年紀……哦,是日本的迪士尼.

宋喜將自己分拆成兩部分,一部分是長大後的自己,另一部分是夢里面六七歲時的自己.

她看著宋元青帶著小時候的自己逛游樂場,那時候宋元青還年輕,笑起來標准的帥哥一枚,一大一小走在路上,很多人都會看.

這是唯一的一次,宋元青有時間帶她出國游玩兒,宋喜指著面前高高的摩天輪,說她想坐這個.

宋元青恐高,詢問她敢不敢自己上去坐,宋喜毫不遲疑的回道:"敢!"

宋元青在無人排隊的售票口,很輕易的替她買了一張票,夢里面宋喜印象很深刻,那是一張成人票.

第三人的視角不知何時切換成第一視角,也許是從宋喜接到那張成人票的時候,她獨自一人坐進了摩天輪,看不清楚臉的工作人員替她鎖好門.

在摩天輪緩緩上升的途中,她朝著安全區的宋元青笑著擺手,之前宋元青還很年輕,這會兒卻已是五十多歲的模樣,宋喜心里有些詫異,不過仍舊開心的笑著,不管年輕年老,都是她熟悉的人,都是她老爸.

父女二人就這麼一直對視,忽然間,宋喜看到一幫穿著制服的人從四面八方湧過來,他們暴力的抓著宋元青,還有人硬要往他手上戴手銬.

摩天輪中的宋喜大驚,幾乎是下意識的站起身,用力拍打著玻璃門,大聲喊著:"爸!爸!"

摩天輪的小車廂劇烈顛簸,像是隨時都會掉下去,混亂中宋喜一把抓住旁邊的安全把手,哭著大喊:"爸!"

她瞪大了眼睛,有人將她面前的眼罩扯開,宋喜就這樣直勾勾的盯著前方,眼淚在眼眶打轉,她整個人都癔症了.

頭等艙的燈光是昏暗的,只有宋喜頭頂有暖黃色的光線傳來,准確的說,是身旁喬治笙的頭頂.

喬治笙左手中拿著宋喜的眼罩,貼靠她左臂的右手腕,被她死死的摳著.

飛機在顛簸,廣播中傳來機組人員的聲音,說是飛行途中遇到氣流,叫大家待在原位,系好安全帶.

夢中的畫面太過真實,宋喜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麼多人一起欺負宋元青,眼淚順著眼眶掉下來,她慢慢的回過神,也認出面前的東西是飛機座椅靠背.那是夢,可她的情緒不能從幻境中抽脫自如.

喬治笙的手腕已經被宋喜緊緊抓住超過十秒,他一直在等她自己松開,可她卻渾然不覺的樣子,他先是將眼罩扔到她腿上,隨即動了動右手手腕,他才剛動,那只手指纖細的小手就握得更加用力,像是生怕他跑掉.

喬治笙眉頭輕蹙,已是不怎麼耐煩,稍稍側頭瞥了她一眼,他低沉著聲音說道:"我不是你爸."

喬治笙也曉得她是做了噩夢,因為她剛才幾乎暗啞的喊了很小的一聲:爸.

但他永遠都不會知道,她在夢里面看見了什麼,只以為是個過慣了好日子的官二代,突然失去庇護,就跟被丟下的巨嬰一般,會本能的哭鼻子喊爸爸.

事實上,他這一句話,刺的宋喜五髒六腑都在翻攪得疼.

她不知道自己抓的是他的手腕,身體的感覺還停留在夢里,她抓著那跟安全把手,就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棵救命稻草.

喬治笙被她非但不放手,反而越來越用力的反應給挑釁了,宋喜出神的望著某處,也不看他,任由喬治笙不爽的瞄了她半晌,最後他唯有自己動手,一根一根去掰她的手指.

宋喜很倔,他越是想掰開,她就越是用力扣著,跟八爪魚的腳一般,緊緊地扒著不放.

喬治笙不知道她是在跟夢里那幫企圖帶走宋元青的人在較勁兒,他覺得她有病,所以一點兒憐香惜玉的心都沒有,她不是捏他手腕嘛,他也干脆一把扣在她手腕上.

她纖細的手腕不夠他一把握的,他用了五分力,宋喜立馬覺得一陣忍不了的脹痛,本能的松開手指.

喬治笙握著她的手腕,將她整條胳膊順勢往旁邊一甩,嫌棄的口吻說:"是不是精神不好?"

宋喜的左臂攤放在腿上,手腕處還有來不及褪完的清晰指印,她呆呆的望著前座靠背發呆,任由眼淚模糊視線,大滴大滴的眼淚順臉往下流.

喬治笙心情煩躁,原本還在看雜志打發時間,現在干脆一抬手把頂燈關了,黑暗中他閉上眼睛,但滿腦子還是她在默默流淚的畫面.

他見過太多的女人哭,因為各種各樣的理由,有人是真的委屈,有人只是作,但又有什麼分別?哭解決不了任何的實際問題,所以他才會覺得掉眼淚的女人很蠢.

可宋喜的眼淚,不吵人,像是不需要別人來安慰,她也沒想要用眼淚換取什麼,就像現在這般,只要喬治笙閉上眼睛,他就可以視而不見.

喬治笙總會誤會宋喜,一如此刻,他以為她因為他的態度哭,但宋喜卻在想,夢里面宋元青沒有陪她一起上摩天輪,可事實上,六歲那一年,他頂著嚴重的恐高症,陪她坐了二十五分鍾的摩天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