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賭氣
g,更新快,無彈窗,!

宋喜跟喬治笙同桌吃飯的機會五根手指就數的過來,但她知道他吃東西向來挑剔,每次回喬家,任麗娜都變著法兒的想讓他高興,好吃就是她的功勞,不好吃就賴廚子.

宋喜沒想到這麼挑剔的一個人,竟然把她連蔥姜蒜都不放的疙瘩湯,全都吃完了.

她那碗只吃了三分之一,到底是咽不下去.

起身准備收碗,喬治笙道:"放著吧."

宋喜下意識的客氣,"沒關系."

喬治笙說:"我怕你把碗摔沒了,下次用鍋吃?"

聞言,宋喜手上動作一頓.

跟喬治笙在一起的很多時候,她都是被懟的那一個,不是她嘴笨,也不是她理虧,實在是每次都趕著寸勁兒,她懶得解釋,只能暗自憋氣.

房間中忽然響起熟悉的手機鈴聲,喬治笙的手機在客廳桌上,宋喜的在客廳沙發上,不知道是誰的在響,兩人都邁步走過去了.

走近之後才發現,是宋喜的手機在亮,屏幕上顯示著來電人:東旭.

喬治笙當然也看見了,沒做聲,順勢在沙發處落座.

宋喜拿著手機,劃開接通鍵,很自然的往飯廳方向走.

手機中傳來顧東旭的聲音,"聽胖春說你請假了,去哪兒?"

宋喜鎮定的回道:"你別管了,我又不能丟了."

顧東旭道:"請了好幾天的假,要去外地?"

"嗯."

"你一個人去?"

"嗯."

宋喜一手拿手機,另一手拿了碗,邁步往廚房走.

顧東旭道:"出什麼事兒了?為什麼突然就要走?"

宋喜說:"還是我爸的事兒,有個人興許能幫上忙,在外地,我過去一趟."

顧東旭問:"誰啊?"

宋喜道:"你別問了,對方不想讓其他人知道."

顧東旭也明白宋元青的問題很敏感,不問就不問,他說:"你要坐飛機走吧?我送你去機場."

宋喜怎麼能讓顧東旭去機場,萬一撞見喬治笙,那真是亂了套了.

她只能硬著頭皮扯了個謊,"不用,我快飛了,別擔心我,我過兩天就回來了."

顧東旭在電話那頭明顯的擔心,絮絮叨叨的一通囑咐,宋喜都耐心的聽著.

等到掛斷電話,她出了廚房,去飯廳拿另一個碗.

飯廳跟客廳斜對著,沙發上的喬治笙忽然出聲問道:"你跟顧東旭只是好朋友而已?"

聞聲,宋喜抬頭看向喬治笙的方向,不慌亂,只是眼帶警惕的回道:"比好朋友關系還要深,半個家里人."

喬治笙道:"你不用這麼防備,你喜歡誰,跟誰交往,這都是你自己的事兒,我也不會管,但顧東旭始終算半個喬家人,你想跟他在一起,等咱倆把婚離了的,不然好說不好聽,傳出去也丟人."

宋喜原本還挺淡定的,但喬治笙一句丟人讓她有些窩火,她面上不動聲色,但口吻已是有些犀利,"你放心,雖然是假結婚,但我這個人基本的道德觀念還是有的,而且我喜歡誰跟誰交往,確實是我自己的事兒,我爸都不管."

說完,也不看喬治笙是什麼臉色,宋喜拿起自己的碗,轉身往廚房走.

喬治笙看著她的背影,直到消失,竟也意外的沒有生氣,可能是不屑于在這種時刻跟她吵架,也可能是吃人的嘴軟.

夜城的交通狀況,元寶一去一回就用了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回來的時候,他手里拎著一個古樸的布袋,看形狀,里面應該是兩罐手掌大小的茶葉.

宋喜之前頂完喬治笙,自己也覺得有些尷尬賭氣,所以干脆躲在廚房一直沒出來,聽到元寶的聲音,她把他之前沒吃完的疙瘩湯放進微波爐里面熱了一下.

外面,元寶正跟喬治笙說:"笙哥,時間差不多了,去機場吧?"

喬治笙還沒等回答,余光瞥見宋喜端著大碗從廚房方向走出來.

她看向元寶道:"你之前還沒吃完,我給你熱了一下,你再吃點兒吧."

元寶眼中閃過一抹意外,頓了一下才道:"謝謝宋小姐."

宋喜把大碗放在餐桌上,又拿了個新勺子給他.

元寶去看喬治笙的臉色,在等他的意思,喬治笙道:"吃完再走."

他發了話,元寶才移步去飯廳吃飯,他吃的特別快,大口大口,像是身後有狼追.

宋喜跟喬治笙不熟,跟元寶也不熟,但看在兩人都要'看人臉色’過活的份兒上,她自動的把元寶劃到自己的陣營里,所以難免對元寶照顧些.

喬治笙卻特別愛挑事兒,當著元寶的面問宋喜,"無事獻殷勤?"

宋喜還沒等作何反應,大口大口吃東西的元寶忽然一嗆,趕緊停下來,偏頭抽了紙巾擋住嘴.他讀書不多,但無事獻殷勤的下一句是什麼,他清楚得很.

宋喜瞥向眼底帶有調侃和促狹神情的喬治笙,知道他這句是在逗元寶,眼看著元寶嗆得臉都紅了,宋喜更是來氣,面無表情的回道:"不是無事,我是有目的的."

喬治笙饒有興致的問:"什麼目的?"

宋喜說:"多個朋友多條路,沒看出我是有目的的在交朋友嗎?"

她故意把自己說的很功利,也不怕喬治笙誤會或者瞧不起,因為在他眼里,他就從來沒瞧得起她.

果然,喬治笙似笑非笑的輕哼一聲,眼底不屑盡顯,倒也沒再說其他的.

元寶嗆著了,碗里剩下不多,他也沒法繼續再吃,自己起身拿了碗去廚房刷,完事兒後回到客廳,對喬治笙道:"笙哥,現在走吧."

喬治笙邁步往外走,元寶拎了喬治笙的行李箱,見宋喜自己拎個箱子,走過去對她道:"宋小姐,我來吧."

宋喜說:"謝謝,不用."

元寶本可以再說一句,但是瞥見門口處只余背影的喬治笙,他暗自歎了口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倒不是怕喬治笙真的誤會宋喜喜歡他,而是喬治笙會拿這種事兒調侃他,老大的女人,就是開玩笑,他都不能是玩笑中的人之一.

宋喜出行一身舒服的T恤和牛仔褲,平底鞋,她不是嬌滴滴的大小姐,行李箱都是自己拿出去,又自己放到後備箱里的.

喬治笙坐後面,元寶開車,要宋喜自己選,她當然不樂意跟喬治笙坐後面,可她要是開了副駕車門,估計喬治笙得損死她,外帶連累元寶.

所以宋喜還是不情願的開了後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