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看她表現
g,更新快,無彈窗,!

宋喜把白色瓷碗往元寶面前送了送,說:"你去吃吧."

元寶接過,說了句,"謝謝宋小姐."

喬治笙像是會觀人心,就知道宋喜沒打算出去,所以他又稍微揚聲叫了句:"都出來吃."

宋喜本就心里泛堵,不用跟喬治笙面對面,她都未必吃得下去,如今又不得不端著碗來到飯廳.飯廳的長桌,喬治笙坐在一側的把頭位置,元寶拉開椅子,坐在喬治笙對面,宋喜則走到長桌的末尾處,選了個離喬治笙最遠的位置.

喬治笙也沒有想要跟她說話的意思,低頭拿著勺子吃東西,宋喜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心想喬治笙跟元寶吃相都挺好的,當然她不是用眼睛看,而是用耳朵聽,靜謐的飯廳里,只有瓷勺和瓷碗偶爾輕碰發出的聲響,沒有人發出吃飯的聲音.

中途元寶接了個電話,宋喜聽到他說:"八十年的陳釀茅台,少一天都不行,你現在告訴我只有五十年的?"

"別跟我說這些廢話,六點的飛機,五點半之前我拿不到酒,你自己看著辦."

話罷,元寶掛了電話,別看他跟電話里面的人說話語氣冷淡,但再抬頭看向喬治笙的時候,卻是聲音沉穩中多了幾分敬畏,"笙哥,我怕那邊辦事兒不牢靠,我先回四合院,找兩瓶其他酒頂上."

喬治笙不慌不忙,似乎覺得碗里的疙瘩湯做的還不錯,他又吃了一勺,然後淡定的說道:"家里應該還存了兩瓶陳釀茅台,不到八十年也差不多了,你去拿吧."

元寶馬上起身,宋喜側頭看向喬治笙問:"是要送程德清嗎?"

喬治笙'嗯’了一聲,元寶把椅子推回桌下,這就准備要走了.

宋喜說:"先等等."

元寶停下動作看向她,宋喜卻看著喬治笙道:"還是別送酒了,程德清這兩年心髒不大好,心髒有疾病的人,我們一般不建議喝酒."

喬治笙仍舊沒舍得放下瓷勺,手里拿著勺子,他側頭看向桌尾的宋喜,出聲道:"那你建議送什麼?"

宋喜說:"碧螺春吧,上了年紀的人,喝茶比喝酒好."

喬治笙竟然絲毫質疑都沒有,直接對元寶道:"回家跟我媽說拿碧螺春,她知道拿哪盒."

元寶點頭,還是走了.

飯廳瞬間只剩下他們兩個人,宋喜重新低頭默默地吃東西,心里卻不禁狐疑,喬治笙這麼信她?

"你會做飯,為什麼上我家卻裝什麼都不會?"

喬治笙吃著吃著突然開了口,宋喜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心里會繃著一根弦,本能的豎起防備,聽到他的聲音,她第一反應是心里一慌,只是緊張,也說不上害怕.

慢半拍,她出聲回道:"疙瘩湯而已,我只會做這個."難不成姜嘉伊在表演糖醋魚和各種高難度大菜的時候,她要來個疙瘩湯嗎?是當菜還是當飯?

喬治笙卻說:"做得挺好,比你昨晚做的那些強多了."

他金口玉言,竟是難得的誇贊,宋喜都說不清該高興還是該感恩,依舊遲了幾秒,輕聲說道:"好吃就多吃點兒."

這句過後,又是一段時間的沉默,宋喜機械的把疙瘩湯往嘴里送,努力不去回憶這份味道,只想填飽肚子.

左側幾米開外的喬治笙道:"祁家人和蘭家人,你都認識嗎?"

宋喜側頭看向喬治笙,問:"具體是誰?"

"祁丞,蘭豫洲."

宋喜道:"祁丞不是祁氏現任的執行總裁嘛,聽過,沒見過,蘭豫洲我是幾年前見過一次,怎麼了?"

喬治笙沒有看宋喜,攪著碗里的疙瘩湯,他薄唇一張一合,聲音低沉悅耳的說:"這次去岄州見程德清,他們也有份兒."

宋喜面不改色,美眸稍微一動,馬上明白過味兒來.

喬治笙去找程德清,一定不僅僅是拜會那麼簡單,十有八九是有事兒相求,但如今又多了個祁丞和蘭豫洲,看樣子三家是去競爭的.

祁氏是純商,旗下各種產業遍布全國各地,在夜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蘭家有軍隊背景,雖然蘭豫洲從商,但他爺爺輩兒可是開國的元勳,各位叔伯長輩也都在各軍區任重職,實力可見一斑.

到了喬治笙這兒,滿夜城更是家喻戶曉,這是個兩道通吃的主兒.

這三種背景的人聚到一起,光起家底兒都夠天橋後頭的戲院說個三天三夜,宋喜迷之想笑,但她當然忍住了.

表情認真,她出聲說:"祁家和蘭家都不是普通人家,你要想勢在必得,需要下點兒功夫."

喬治笙道:"是啊,所以需要你幫忙."

宋喜想到昨晚喬治笙跟她說過的話,她出聲回道:"我特別小的時候,我爸帶我見過程德清,但我都沒什麼太深的印象,現在我爸在里面,我也不知道他會不會給我爸這個面子."

喬治笙說:"那就要看你爸跟程德清的交情到底有多深,還有你以什麼樣的方式跟程德清交流."

宋喜明白,交易就是個互惠互利的事兒,喬治笙提供一個機會,讓她可以見到程德清本人,但她要做的,不僅是詢問宋元青的以後,還要幫喬治笙拉攏到他想要的東西.

"我不知道你們要談什麼."宋喜輕聲說.

喬治笙道:"你不用知道具體的,你是我帶去的人,只要程德清給你面子,自然會連帶著給我好處."

宋喜聞言,頓時有些壓力山大.

之前她親口跟喬治笙承諾,兩人可以是合作伙伴的關系,如今養兵幾十日,她這就要派上用場,如果萬一她這把刀不好用,說不定喬治笙回來之後就把她給棄了,那她家老宋在里面可怎麼辦?

這是一連串的事兒,牽一發而動全身,不由她做主.

宋喜有一種特別明顯的感覺,現在她跟喬治笙是坐在一條船上的人,不能說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因為他們只是在一條船上,但掌舵的人不是她,說白了她不過是他的一個便利工具,好用,留著,不好用,隨時都會丟.

喬治笙有多種選擇,宋喜卻只有一個,好好替他辦事兒,對他有利,才能對自己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