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她有看家本事
g,更新快,無彈窗,!

當天中午,宋喜離開醫院回到翠城山別墅,喬治笙說順利的話三天,那也就是最少要去岄州待三天,她收拾了幾套夏裝,因為不曉得到那邊會是什麼情況,所以又帶了兩條不同風格的禮服,想著無論什麼場合,總不至于臨陣磨槍.

都收拾完,宋喜坐在床邊,胃里面一陣兵荒馬亂,伴隨著清晰的咕嚕聲,看了眼時間,這都下午兩點多了,要是在醫院,午飯都吃完一個多小時了,難怪會這麼餓.

下樓,來到廚房,廚房桌上的鮮花從百合換成了紅玫瑰,一看就是有人來收拾過.

宋喜打開冰箱門,往里一瞧,正面的都是各種大牌啤酒和飲料,有一瓶等同三瓶茅台價格的LUCID,有七百多人民幣一瓶的MIX,據說一瓶等于六十個優質蘋果;側面則擺滿了依云礦泉水.

這棟大別墅里面什麼都有,唯獨沒有飲水機,因為喬治笙只喝瓶裝水,而且必須自己開,活像是誰要毒害他似的.

宋喜從小到大也算是錦衣玉食的養著,但是跟喬治笙比起來,莫名的有種盜版和正版的差別.

合上冰箱門,宋喜可做不到喝水就能飽,她找了找廚房的其他位置,竟然被她找到一小袋面粉,看到面粉,宋喜腦海中第一個閃過的就是疙瘩湯,她在專門放蔬菜的冰箱里面看到西紅柿和雞蛋,可以做個炝鍋的疙瘩湯吃.

這一系列的想法成形于刹那之間,不受宋喜個人意志控制,但找到食物的喜悅並沒有持續三秒以上,因為她唯一會做,並且做得不錯的一道食物背後,會讓她想到一個不開心的人.

想到那個人,宋喜頓時連飯都不想吃了.

腦子在倔強,但胃卻很誠實,又是一陣饑餓的呼喚,宋喜是不扛餓的人,餓了就得馬上吃,不然低血糖也會很快找上來.

不再遲疑,她剪開面粉袋子,又拿了個稍大的碗出來,就著水龍頭的細小水流,用筷子把面粉攪拌成一顆顆的小疙瘩,看她這個手法,完全不像個不會做飯的人,可事實山,她唯一會做的也就只有這個了.

畢竟曾經做過無數回,又被人稱贊,她就越做越來勁兒,到了現在,哪怕幾年都不做,一旦開始,所有的步驟都像是印在了腦子里面.

疙瘩拌好,宋喜又熱了鍋,炒了柿子,然後加水,等水開之後把疙瘩下進去,水再開之後臥個荷包蛋.

炝鍋的疙瘩湯特別簡單,就她這種'天殘手’級別的都能做,一碗紅彤彤的疙瘩湯盛出來,上面擺著一只滾圓的白色荷包蛋,端的有食欲,可宋喜拿著筷子,卻突然間食欲全無,甚至連胃都消停了不少.

三年了,她始終沒辦法平靜的面對,就連一碗疙瘩湯都不能平靜的吃.

正晃神之際,外面傳來開門的聲響,宋喜一愣,從廚房走出去看.

喬治笙出現在大門口,他正在換鞋,身後還跟著如影隨形的元寶,三人六目相對,自然是宋喜先出聲打招呼,"你們怎麼這個時間回來?"

喬治笙邁步往前走,到沙發處坐下,一貫的冷淡,"收拾東西."

元寶隨後走進來,朝著宋喜稍稍頷首,然後邁步上樓.

宋喜也沒打算跟他尬聊,轉身欲走,喬治笙忽然問:"你買了什麼?"

"嗯?"宋喜重新轉頭看向他.

喬治笙又問了句:"你買了吃的嗎?"

宋喜稍一頓,隨即道:"哦,沒有,我煮了點兒疙瘩湯."

喬治笙用怪異中夾雜著意味深長的目光看向宋喜,起初宋喜還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但隨後想到昨晚她做的那兩道黑暗料理,八成喬治笙以為她在撒謊.

她趕緊解釋道:"我只會做疙瘩湯,你喜歡吃酸甜口的東西,我不會做."

喬治笙二話沒說,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他起身往廚房方向走,宋喜忐忑的跟在他身後.

進了廚房,那股濃郁的香味兒更加明顯,喬治笙看著飯桌上一動沒動的疙瘩湯,又瞥了眼明顯用過的菜板和鍋,貌似真的是在家做的.

宋喜也不傻,喬治笙都表現出明顯的興趣,她總不能說:那我先吃了,你忙.

她只能客氣的道:"你吃過飯了嗎?"

果然,喬治笙說:"沒有."

宋喜說:"這碗我還沒動,你不嫌棄就先吃吧."

喬治笙說:"不用."

宋喜暗道,還真的怕她下藥,可緊接著喬治笙又說了一句:"你再做兩人份."

完全是客人進了飯店點菜的語氣,宋喜不由得看向喬治笙,喬治笙也淡定的回視她,"多做點兒."

說完,扭身走了.

可憐宋喜昨晚還在這里被他嫌棄,今天就又被當廚子使喚了,她只是客氣一句好不好?

事實證明,喬治笙說好才是好.

元寶很快提著喬治笙的行李箱從樓上下來,見喬治笙坐在飯廳餐桌旁抽煙,他出聲說:"笙哥,收拾好了,你中午還沒吃飯,先去吃個飯吧?"

喬治笙下巴一抬,示意廚房方向,"她在做."

元寶聞言也挺詫異的,不過他很快就放下行李箱,說了句:"那我去看看,能不能幫上忙."

喬治笙沒阻止,不知是認真還是開玩笑的說了句:"忙幫不幫無所謂,別讓她下毒."

元寶站在廚房門口,還敲了下門,見宋喜回頭,他客氣卻不卑不亢的說道:"宋小姐,有什麼能幫忙的嗎?"

宋喜對元寶沒有任何好壞之感,事實上她對喬治笙時不時的惡劣態度,都能大氣的理解,所以此時面對一個主動要求要幫忙的人,她微笑著回道:"不用,這個很簡單,馬上就好."

喬治笙讓他在這兒看著,元寶也不敢走,就這麼跟宋喜維持著幾米開外的距離,等著.

宋喜拿了兩個直徑比手掌還大的白色瓷碗,一邊裝了一大份,廚房全都是誘人味蕾犯罪的香味兒.

元寶上前去接,宋喜遞給他一碗,他拿出去給喬治笙.

待再回來的時候,宋喜把另一碗也遞給他,元寶道:"你那碗涼了,盛些熱的吃吧,把那碗給我."

宋喜沒想到他會這麼說,一時間不確定是意外還是感動,勾起唇角,淡笑著回道:"沒關系,我不怕吃涼的."

兩人說話間,喬治笙的聲音打飯廳方向傳來,"再客氣一會兒誰都不用吃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