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一次合作
g,更新快,無彈窗,!

宋喜美眸微挑,暗道誰給喬治笙養成的壞毛病,丫說話能不能從頭說起?半道攔一句,她知道是哪句話?

但她也沒膽子問,就這麼又緊張又憋氣,腦子靈光乍現,她自己確認道:"你說合作?"

喬治笙的反應證實了宋喜的猜想,因為他'嗯’了一聲.

宋喜識時務的問道:"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喬治笙不答反問:"程德清認識嗎?"

宋喜眼底很快的閃過一抹詫色,隨即不動聲色的回道:"聽說過."

喬治笙說:"他是你爸的老上級,可以說你爸當年上位,全是靠他一手提拔起來的."

宋喜當然知道,程德清是夜城的老市長,雖然已退休多年,但仍舊頗負賢名,宋元青拿他當自己的老師和長輩,逢年過節必會親自致電問候.

在喬治笙沒有說明讓她幫什麼忙之前,宋喜都表現出一副不急不躁的樣子,耐心聽著他講,不主動搭茬.

喬治笙也在暗中對宋喜的反應打分,見她不接話,他繼續說道:"當初程德清任期滿後本可以升市委書記,但他身體一直不大好,所以請辭職後回了老家休養,我明天正好有事兒要回一趟岄州,也有機會去拜會他,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宋喜以前聽宋元青說過,程德清目前居住在岄州.

宋元青剛出事兒的時候,宋喜也想過主動聯系程德清,奈何沒有聯系方式,如今宋元青的案子懸而未落,如果能親自見一見程德清的話……

心中迅速的盤算著,幾秒之後,宋喜重新看向喬治笙,面不改色的問道:"我能幫你什麼?"

這世上沒有白吃的午餐,看似喬治笙是在幫她的忙,但實際上,宋喜不覺得喬治笙會這麼好心,專門來替她排憂解難.

果然,喬治笙直言不諱的開口回道:"我跟程德清之間只談利益沒有私交,而你跟他之間就純粹得多,你是他最得意門生的女兒,我這次去拜會他,如果有你在身旁陪著,多少希望他能看在你爸出事兒,而我在照顧你的份兒上,在利益方面也動一些惻隱之心."

這話已是非常直白,宋喜想不到還有其他任何的理由,但她會突然間特別特別的傷心,那種淪為喪家犬的屈辱感和酸澀感,排山倒海般的襲來,以至于她差點兒在喬治笙面前失了態.

垂下視線,她佯裝在想事情,其實她是拼命地告訴自己,宋喜,不要哭,就當我求你了,千萬別哭.

從喬治笙的角度,他能看到她憋紅的臉頰,垂著的濃密睫毛,看似因為輕松而交叉的手指,由于拇指間的相互大力擠壓,指節變得煞白.

他這麼深諳人心,又怎會不曉得自己剛剛的那番話,于宋喜而言是一種不小的打擊,但這又如何?誰讓宋元青出事兒之後,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威脅喬家?

他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被人掣肘,更何況是賠上一段婚姻,他可以不在乎結不結婚,但他在乎同一屋簷下的人,是不是別人硬塞給他的.

對宋喜,喬治笙沒有太多的憐憫,要怪就怪她爸找錯了人,他承諾宋元青護宋喜安全,可沒答應確保她自己一定不會傷心難過.

是她自找的,怨得了誰?

宋喜只用五六秒的時間就調整好情緒,明確的說是壓下那股突如其來的想哭沖動,重新抬頭看向喬治笙的時候,她也是面色無異,唇瓣開啟,出聲說:"我跟你去岄州,明天就走嗎?"

喬治笙對她的決定毫不意外,他也是捏准了她的心思,應聲說:"明晚六點的飛機."

宋喜問:"要去多久?"

喬治笙說:"順利的話,三天."

宋喜沒再問其他的,只回了句:"好,明天五點半之前我就到機場跟你會合."

"嗯."

"還有其他事兒嗎?"

"沒了."

"那你忙,我去把廚房收拾一下."

宋喜起身離開,喬治笙瞄了眼她的背影,之前看她做飯的樣子,他會嘲諷她不像是女人,一看就是被宋元青給慣壞了;可剛剛她又爽快干脆的讓他略顯意外,沒有任何多余的廢話,決定去了,那就是去.

一會兒覺得她討厭,一會兒又覺得還行,這種情緒也是喬治笙原來從未有過的,他覺著一定是受了宋元青的影響,如果不是宋元青突然出事兒,又牽扯出喬家,他跟宋喜這輩子都不會有什麼交集.

宋喜回到廚房,默默的倒掉兩盤准備了兩個多小時的菜,擦桌子,洗碗,夜深人靜,唯一的聲響都是盤盤碗碗發出來的.

宋喜想,一定不是她不夠堅強,是她低頭刷碗,所以眼淚才會掉出來.

她不是個矯情的人,更不是怕吃苦,六七個小時一台的手術她一站就是三台,醫院里面再辛苦再'髒’的活兒她都能做,只因為她喜歡,是她主動要做的.

如今身不由己,她要為了宋元青而努力跟喬治笙保持著'良好’的關系,用韓春萌的話說,人在屋簷下,你得學著討喜一點兒.

眼淚模糊了視線,宋喜抬起手臂擦掉,她努力做著以前從來不會做的事情,努力完成喬治笙布下的作業,她學著討喜,學著沒有宋元青的庇護,也要好好的,努力的生活.

可心底越是這麼安慰自己,鼻子就越是酸,眼淚就越是洶湧的往外流,宋喜咬著牙,吞回一切的聲音,盤子碗刷好,她空了水,想放進一旁的消毒櫃里,因為視線模糊,她沒看到消毒櫃旁邊放著一把鋒利的德國菜刀,伸手去拉櫃門的時候,不過是輕輕一碰,宋喜甚至沒有覺得疼,只是被那種刀鋒劃過肉皮的感覺給驚著了,另一只手里的盤碗直接扔了.

伴隨著碎裂的聲響,宋喜依稀看到自己的指尖,血流不止.

刺痛一如閃電過後的雷聲,遲了幾秒才來,宋喜疼得直蹙眉,抬著快要滴血的右手去了瀝水槽旁.

心外的醫生每天都要見血,宋喜並不害怕,只擔心傷口如果割得太深,會影響她拿手術刀.

喬治笙進來的時候,正看到宋喜右手放在水龍頭下面沖洗,左手在抹眼淚,她腳下兩米外,盤子碗碎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