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猜不透他
g,更新快,無彈窗,!

"嘶……"

油點子濺在宋喜手背上,她疼得倒吸一口涼氣,拎著鍋鏟往後退了三米有余.

隔著這麼遠,鍋里的排骨滋滋作響,她左手拿著鍋蓋擋臉,右手拿著鍋鏟,跟掃雷似的往前挪,鏟子在鍋里扒拉一下,立馬後退兩步.

知道的是炒菜,不知道的還以為國家花樣擊劍隊在比賽.

廚房的抽煙機是無聲的,炒菜又能有多大動靜?只是宋喜自己全神貫注,所以並沒有發現廚房門口早就站了個人.

喬治笙一身黑色,越發襯著那張臉俊美如撒旦,他已經站在這里有一會兒了,當然宋喜的各種洋相也都被她盡收眼底.

在被宋元青找上門之前,他也聽說過宋元青有個特別寵愛的掌上明珠,在夜城最大的公立醫院當醫生.

他想當然的以為宋喜是靠宋元青的關系,才能進最好的醫院,直到那天宋喜無意中說了句,她十八歲都快大學畢業了.

他承認,他有些許的詫異,覺得她還不是個繡花枕頭,可如今再看……哼,沒見過哪個女人像她這樣.

轉身離開,喬治笙怕越看越生厭,干脆上了樓.

宋喜一個人在廚房待了兩個小時,偌大的地方,杯盤狼藉,她滿身'創傷’,低頭看著盤中黑乎乎的糖醋排骨和過度鮮紅的菠蘿古老肉,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宋喜知道這是兩個不尋常的菜.

拿起筷子,宋喜蘸了點兒糖醋排骨的汁,放在舌頭上舔了舔,五官急速皺起,媽呀,糖醋排骨怎麼齁苦齁苦的?

宋喜的味蕾受到了強大的沖擊,左顧右盼,看到冰箱,趕緊跑過去.

冰箱門打開,側門成排擺放著依云礦泉水,宋喜撈過一瓶,咕咚咕咚喝了好幾口,這才把那股苦味兒給沖淡了.

重新走回到桌旁,宋喜低頭看著那盤菠蘿古老肉,實在是不敢親力親為的嘗試,暗道是重新做呢?還是硬著頭皮等喬治笙回來,拿給他吃?

後者只稍微一想就做了罷,萬一喬治笙吃完之後發脾氣,估計她的事兒沒說就得黃.

拿起盤子,宋喜正轉身打算把東西倒掉,忽然門口處忽然傳來一句,"你今天不打算從里面出來了?"

宋喜沒有被自己做的糖醋排骨給毒死,倒是被這句突如其來的聲音差點兒嚇死,渾身一哆嗦,手里的盤子也險些掉了,她驚恐的看向聲音的來源處,當她看到一身黑色真絲睡衣的喬治笙時,前面三五秒都是楞沖的狀態.

兩人四目相對,喬治笙是冷漠中透露著不耐煩,他上樓洗完澡等了她一個小時,她竟然還沒從廚房出來.

宋喜後知後覺,慢半拍才說了句:"你回來了?"

喬治笙忍著不爽,口吻冷淡,"出來."

宋喜手里還端著黑乎乎的一盤菜,有些尷尬又有些遲疑,"我還沒做好."

喬治笙說:"你做的東西,狗都不會吃."

他倒不是特別嘲諷的口吻,而是在平靜的敘述一件事實,但就是這種近乎云淡風輕的口吻,才著實戳人心.

宋喜能感覺到自己腦袋發脹,一定是血氣沖到了頭頂.

還不等她回答,喬治笙已經徑自發了話,"我在客廳等你."

說完,他轉身就走,留下廚房中的宋喜,她獨自一人,眼淚迅速沖上眼眶,可她立馬深吸一口氣,努力壓制住這種想哭的情緒.

她告訴自己,不要哭,沒什麼好哭的,這點兒委屈算什麼?要知道,人在屋簷下,這太正常了.

放下盤子,她摘了圍裙又快速洗個手,確保情緒已經穩定,這才邁步往客廳方向走.

客廳沙發處,喬治笙坐在那里抽煙,宋喜過去的時候,還順道給他拿了瓶水,說:"我今天才開始學做菜,做得不好,先不拿給你吃了,你明天有事兒要走,我也不知道你下次什麼時候還有空,但我這里真的有一件事兒想請你幫個忙."

喬治笙不說話,但也沒打斷,宋喜等了他幾秒,見他沒反應,她只好繼續說下去,"我們醫院用你上次捐助的錢,已經成功救了一名有先天性心髒病的貧困兒童,手術很成功,他恢複也不錯,我們院里希望,如果你有時間也願意的話,能否去醫院探望一下這名患者."

宋喜打量喬治笙臉上的表情,奈何他的臉模糊在香煙的白色繚繞之中,她猜不到他心中所想,干脆實話實說:"我們院長想讓人知道,是海威出錢資助了院里,如果你方便幫這個忙,他會額外撥一百萬的款給心外,能救助更多有心髒疾病的貧困兒童."

過多的軟話,宋喜說不出來,一來她從小到大什麼都有,需要'求’的人和事,屈指可數,而且她也不知道喬治笙心里怎麼想,很可能她卑躬屈膝,到頭來他也不過是一個不去就給打發了.

她跟他之間,始終不是求就求的到的關系.

宋喜把事兒說了,剩下的就看喬治笙是什麼意思,在等待的過程中,宋喜覺的之前那些濺在她皮膚上的油點子,好似一滴滴濺在了她的心上,倍感煎熬,就因為這麼一句話,他生生耗了她好幾天.

"不就是想跟海威搭條兒線嘛,我幫你這個忙."

燈火通明的別墅一層,喬治笙開了金口,宋喜此前都不敢正眼看他,如今他發了話,她抬眼看著他道:"真的?"

喬治笙用實際行動證明,他說到做到.

他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宋喜猜對方一定是海威的人,因為喬治笙吩咐,"明天一早去趟協和心外,代表公司探望一下首位因慈善捐款完成手術的患者."

言簡意賅的話語,電話掛斷,喬治笙抽了最後一口煙,把煙頭按滅在桌上的煙灰缸中.

宋喜覺的驚喜來的太快了些,簡直出乎預料,她發自真心的勾起唇角,對喬治笙點頭說了句:"謝謝你,也替那些患者和家屬謝謝你."

喬治笙很是平靜的說了句:"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善事兒不是只有你們拿手術刀的人才會做."

宋喜吃不准他這話是謙虛還是刺人,只能硬著頭皮擠出三分笑.

本以為任務完畢,大功告成,宋喜正打算尋個由頭退下的,喬治笙卻忽然看向她,主動開口問道:"你上次說的話,是當真還是開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