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一條短信,換一個電話
g,更新快,無彈窗,!

顧東旭拉著宋喜從里面走出來,直到車前才松了手,宋喜的手臂上是一塊兒清晰的紅色掌印,顧東旭喉結微動,低沉著聲音問:"沒事兒吧?"

宋喜輕輕搖了下頭,他給她開車門,宋喜抬步坐進去.

隨後顧東旭也上了車,車子很快駛離禁城,起初兩人都沒開口講話,密閉的空間中詭異的安靜.

也不知過了多久,顧東旭說:"今天對不住了,我沒想到會遇見他."

兩人相交多年,對不起這種話,平時當成玩笑可以掛在嘴邊,但關鍵時刻反而很少說.

原本宋喜還有些煩躁,暗道今天真背,但顧東旭說完,她立馬就不氣了,開口回了句,"沒事兒啊,都是陌生人,以後也不會再碰見,一次性的丟人."

她故意大大咧咧,想著讓顧東旭心里好受點兒,實則宋喜很心虛,今兒喬治笙說的那番話,表演和給錢,絕對不是在嘲諷秦妙佳,因為他們根本不認識;顧東旭再怎麼說也是他親外甥,他也不會讓顧東旭太難堪,所以明擺著的,他是在鄙視她.

只針對她一人.

至于為什麼沒有把她也拉進黑名單,十有八九還是看在顧東旭的面子上.

可顧東旭不知道喬治笙跟宋喜的關系,自然以為喬治笙一棒子打翻一船人,臉色別提有多差.

一路上,兩人各懷心思,誰也沒心情講話,宋喜側頭看著窗外,等見了熟悉的建築物,她說:"靠邊停一下吧."

顧東旭說:"你去哪兒?我送你."

宋喜回道:"不用了,你回去吧,大萌萌還在你家呢,你晚上給她送回去."

顧東旭只好把車靠邊停下,宋喜臨下車之前,他開口說了句:"你什麼時候有空打給我,我請你倆吃大餐."

這是三人之間不成文的規定,一旦有好事兒,或者誰做錯事兒,就拿吃的補償.

宋喜回頭笑了笑,爽快的道:"行,把錢准備好了,我要去秀麗河山吃."

顧東旭看她是真的沒生氣,這才多少露出點兒笑模樣,出聲回道:"沒問題,等你電話."

宋喜關上車門,看著顧東旭駕車離開,她臉上的笑容也一寸寸的消失,腦子中不由得浮現出喬治笙的臉,事實上她這一路都在想他,他本就忌諱她跟其他男人'不清不楚’,這回還撞了個現形,還是他親外甥……

宋喜渾身開啟了警報模式,她覺得這事兒必須得解釋明白,還得盡快,不然拖久了對別人好不好,她不知道,但她自己是死定了.

拿起手機,她站在路邊,深吸一口氣,給喬治笙打了通電話.

手機中傳來嘟嘟的連接聲,明明是打過去了,但響了幾聲之後就顯示暫時無法接通,宋喜又打了一遍,這回對方掛的很果斷.

宋喜暗道,完了,又把直男癌晚期的男人給氣著了.

其實她很想當著喬治笙的面兒吐槽他,兩人之間的關系,彼此心知肚明,他三令五申不許她把已婚的事兒透露出去,但看到她跟其他男人在一起,他又那副不陰不陽的樣子,嘴跟淬了毒似的,給誰看?

想來想去,也只有一種理由可以解釋,喬治笙太大男子主義,他的老婆,哪怕只是名義上的,他不想娶的,那也不能當著他的面兒'綠’他.

電話明顯是被喬治笙給掛斷的,宋喜可沒有膽子虎口拔毛,她沒有再打過去,而是干脆發了條短信給他,態度不卑不亢:今晚的事情不是你看到的樣子,顧東旭被人追得不耐煩,我是假裝他女朋友,幫他來圓場的.

打下這段話,宋喜琢磨了幾秒,遂又補了一句:我們從小到大都這樣互相背鍋.

看著屏幕上的幾十個字,宋喜覺的這也算是問心無愧了,所以不再遲疑,直接發出去.

至于喬治笙怎麼想,不在她的控制范圍之內,拿著手機,她站在路邊攔車.

人剛坐進計程車後座,說了句:"翠城山."

手中的手機亮起,伴隨著屏幕上一個英文字母:S.

這是喬治笙在她電話簿中的名字,宋喜著實一愣,停頓幾秒之後才劃開接通鍵,把手機貼在耳邊,"喂?"

"准備好了嗎?"

手機中是喬治笙低沉悅耳的聲音,宋喜還是蠻聲控的,喬治笙的聲音絕對算得上頂好聽,只是每次兩人在一起,無論是對話還是通話,他都沒什麼好話,以至于她沒有任何心情欣賞他的聲音.

就像此刻,喬治笙沒頭沒腦的一句,宋喜立馬提心吊膽,她試探性的問道:"准備什麼?"

喬治笙聲音不冷不熱,"你之前求我辦的事兒,現在辦完了?"

宋喜也是個機靈的,馬上明白他的意思,立馬回道:"還沒有,你什麼時候有時間?"

喬治笙說:"我明晚要離開夜城."

言外之意就是只有今晚還有空.

宋喜看了眼時間,趕緊問:"那我現在回去准備,你今晚會回來吧?"

喬治笙淡淡的'嗯’了一聲,宋喜還得好聲好氣的回一句:"好,那我先回去,等你回來."

喬治笙那頭先掛了電話,宋喜抬頭對司機道:"師傅,麻煩就近找一家能買菜的超市."

司機偷摸從後視鏡瞄了宋喜一眼,昏暗光線下仍舊能看出她明媚的臉,司機眼底盡是意味深長,仿佛單從宋喜的幾句話,他已經能鑒別出她的身份.哎,怪不得這麼年輕的女孩兒能住進翠城山別墅區,敢情是被人給包養了.

宋喜沒空去在意司機怎麼想,她滿腦子都是中午韓春萌教她做的那幾道菜.

糖醋排骨用的前排還是後排來著?

菠蘿古老肉……

她趕緊從包里掏出小紙條,上面有她做的筆記.

計程車停在商場門口,司機說里面就有超市,宋喜給錢下車,直奔超市.

風風火火的采購,恍恍惚惚的回到翠城山別墅,把所有東西攤在廚房的銀色長案上,宋喜就這麼眼瞪眼的看著,足足看了能有十幾分鍾,這才慢慢下手准備.

宋元青離開後,宋喜不止一次覺得心酸無助,但她都能咬牙挺過來,可眼下喬治笙非逼她親手做飯,雖說也是她自己應承下來的,可這會兒夜深人靜,她一個人站在偌大的廚房,對著眾多她不熟悉也不想弄的東西,到底還是憋紅了眼眶,掉了幾顆金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