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他諷刺的只有她
g,更新快,無彈窗,!

宋喜就知道,今兒出門沒看黃曆,雷不是這麼好扛的,果然還是炸了.

此時顧東旭也瞥見了喬治笙,下意識的眉頭輕蹙,感覺自己丟人現眼的一幕被最不想見的人給看見了.

攬著宋喜,他頭都沒回一下,想就這麼邁步離開,但很顯然,秦妙佳是個不在意外界眼光的人,她竟然從後面快步跟上,一把拉住宋喜的胳膊,宋喜驚上加驚,奈何大腦一片空白,什麼動作都沒做,表情也模糊在惶恐和呆愣之間.

顧東旭見狀,俊臉一沉,登時伸手把宋喜往回拽,"你干什麼?"

宋喜橫在兩人之間,一瞬間跟秤中間的托盤似的.

秦妙佳直視著顧東旭,毫不畏懼的道:"你喜歡她嗎?"

顧東旭眉頭一蹙,頂著眾人跟逛野生動物園一樣的視線,壓低聲音說:"你把手松開."

秦妙佳眼眶有些發紅,看得出來是在強忍,可她還是那句話,"你喜歡她嗎?"

顧東旭見過比秦妙佳更難纏的女人,多狗血的分手場面他都能鎮定自若,可唯有此刻,他知道喬治笙在不遠處看著,這簡直就是伸手打他的臉.

一時情急,他本能的朝著秦妙佳伸手,想把她扯開.秦妙佳見狀,自然是把宋喜拉得更狠,宋喜已經好一會兒沒敢抬頭了,眾目睽睽本就夠尷尬,更何況……

"行了,你們別扯了,不嫌丟人嗎?"宋喜聲音很低,希望顧東旭和秦妙佳能停止對她的'爭奪’.

奈何被愛情沖昏頭腦的女人和被傷了面子的男人,根本就聽不見,明明是兩個人在拉扯,可憐宋喜夾在他們中間脫不了身,所以乍眼一瞧,還以為兩女一男撕扯到一塊兒去了.

越急就越是脫不了身,宋喜真想大聲罵一句:都滾,愛誰誰,別拉著她一起丟臉.

元寶站在喬治笙身後,臉上一貫平靜的讓人猜不透,但他卻能從喬治笙唇角輕扯的小動作,看出喬治笙已經在嘲諷了.

轉頭給了禁城工作人員一個眼神兒,對方收到,立馬叫了保安過來.

之所以前面沒人阻止,一來事情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二來到這兒消費的客人,非富即貴,如無必要,禁城的人也不會讓客人下不來台.

也就七八秒的功夫,不遠處快步跑來一組保安,保安上前以勸阻為主,動作小心的將纏在一起的三人分開.

顧東旭臉是白的,宋喜臉是紅的,秦妙佳哭了,因為她看到顧東旭緊緊拉著宋喜的手腕,像是生怕她受傷.

女人都是既蠢又聰明的動物,可以很長時間被迷住眼,也能一瞬間看清很多事兒.

現在她不用問了,結果很明顯.

宋喜一直低著頭,不敢看喬治笙的方向,只想著時間快點兒過,總有熬過去的時候.但她沒想到,視線所及的范圍內,會出現一雙黑色的男士皮鞋尖兒,熨燙得筆直的西裝褲腿,純黑的顏色……

心都涼了,宋喜一直以為只是一眼,她都沒看清喬治笙是什麼打扮,但此時此刻她卻後知後覺,她認出他的鞋了.

果然,下一秒,再熟悉不過的男聲響起,一貫的低沉清冷,還有刻薄,他說:"這兒是公共場合,休閑可以,如果想表演,可以聯系前台,他們會提供專門的舞台,大庭廣眾之下演了這麼一出,我們看了,是鼓掌還是給錢?"

宋喜像是犯了錯的學生,被班主任罵得毫無反駁之力.

外人眼里她是'天才’,別人要花十二年時間讀完的義務教育,她輕輕松松七年就讀完了,考上醫大那年,其實她剛滿十三歲,是怕太多人炒作,所以對外都報虛歲十五,唯獨醫大的五年,她沒有跳級,都是本本分分讀下來的,她畢業進入醫院工作,才十八歲.

太多人把她當成好孩子的榜樣,但其實宋喜也有叛逆期,也會惹是生非,只是礙著她天才的名號,還有宋元青的面子,從小到大,都沒有人真正意義上的責備她.

此時當眾被喬治笙數落,可想而知,宋喜去跳後海的心都有了.

顧東旭跟宋喜一樣,心里不舒服,但他能反駁嗎?要解釋嗎?左右都是丟人.

正當宋喜以為今天就是她顏面掃地的日子,喬治笙卻又話鋒一轉,說了句:"叫人把這位小姐的身份登記一下,以後這樣的人,不許再放進來."

提到小姐二字,宋喜本能的稍微抬了下頭,因為這兒就兩個女的,不是她就是秦妙佳.視線抬起,宋喜發現喬治笙指的是秦妙佳,一時間,她不知道該慶幸還是惶然.

大堂經理早已趕到,緊張的在一旁立著,聞言,伸手對秦妙佳做了個'請’的手勢,太多人看著,秦妙佳的臉明顯漲紅了一個度,開口就問:"憑什麼?"

喬治笙俊美的面孔上波瀾不驚,他身上帶著一股與生俱來的權貴感,貴重,但又潛藏著危險,就好似現在,他不動聲色的站在這兒,都能給人無法形容的壓迫感.

薄唇開啟,他寥寥數字,"這兒,我說了算."

有些人說話從不大聲,也不刻意炫耀,他仿佛在說一件最正常不過的事情,但真真是應了那句話,權貴堆積起的氣勢,喬治笙,喬頂祥唯一的兒子,從出生就注定要被眾星捧月的一個人,他說的話,就是規矩.

秦妙佳顯然不認得他是誰,可還沒來得及從他的'囂張’中回過神,人已經被工作人員'請’走,這將是她這輩子最後一次踏進禁城.

宋喜還被顧東旭拉著,不知道為什麼,她心底說不出的惶恐,哪怕喬治笙沒有為難她,在打發完秦妙佳之後,他甚至沒有再看他們一眼,就這樣從兩人面前走過,帶著一大幫人,仿佛皇族跟平民之間的差別,哪怕有過那麼一次擦身而過,但也不會有更多的交集.

喬治笙走後,大堂經理親自來跟顧東旭和宋喜道歉,說是他們沒有處理好,讓兩人受驚了.

這算是把兩人從剛剛的丟人鬧劇中摘出來,仿佛一切都是秦妙佳一個人的無理取鬧,他倆都是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