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被逼上梁山
g,更新快,無彈窗,!

宋喜站在原地,啞口無言,就連個借口都找不到,腦子完全是空白的.

"前陣子還大言不慚的跟我談合作,就你這點兒心思,還是歇著吧."

有時候話未必要多髒,剜心才是上乘.

宋喜活了二十五年,自認為光明磊落,八百年不弄虛作假一次,誰料就在喬治笙眼皮子底下栽了.

他這話赤裸裸的諷刺她的人品,還一棍子打翻所有,宋喜覺的臉在燒,但手腳卻是冰涼的.

眼看著喬治笙最後給予一記不屑的眼神殺,轉身就要走,她也不知哪兒來的倔強,忽然就出聲說道:"對不起,我不會做飯,沒想故意糊弄你."

說完,不待喬治笙回答,她又紅著臉繼續道:"我可以學著做,你能給我次機會嗎?"

其實宋喜口中的機會,是指他能否聽聽她的請求,去醫院走個過場,幫幫那些可憐的孩子.

喬治笙眼皮都沒挑一下,薄唇開啟,淡淡道:"還是那句話,求人,就拿出求人的態度."

宋喜是倔,也傲,但該是自己的錯,她認.

垂下視線,她低聲回道:"我知道了."

喬治笙轉身上樓,宋喜一個人在客廳站了良久,好幾次都鼻酸到差點兒流眼淚,可她忍住了.

默默地轉身,她收拾桌上的菜,本想扔了,但又突然想到,水木蓮的菜,好貴的,一口沒吃就扔也浪費,明天帶去醫院跟韓春萌一起吃,倆人又能省一天飯錢.

哎,宋喜從未試過精打細算著過日子,如今短短數月,也是嘗遍了'人間疾苦’.

宋喜連續幾天帶外賣來醫院,韓春萌納悶,問:"怎麼回事兒?誰天天帶你下館子啊?"

宋喜面不改色的說:"這兩天我爸朋友家里有事兒,欸,對了,這些菜你都會做吧?"

韓春萌點頭,"會啊,干什麼?"

宋喜說:"你教教我."

韓春萌眼睛瞪大,嘴里的菠蘿古老肉囫圇著咽下去,驚訝道:"真的假的?你要學做菜?"

宋喜面上波瀾不驚,也可以說是心如止水,淡淡道:"在人家家里面住那麼久,總要有點兒表示的."

韓春萌問:"他們家里人喜歡吃酸甜口的?"

"嗯."

韓春萌對宋喜的話不疑有他,點頭說:"也是,人在屋簷下,是得乖巧點兒,你想學,我教你."

宋喜著實被喬治笙給刺激著了,他的反應不說多激烈,就是淡淡的才讓人心里不痛快,好像她經常糊弄人似的,而且他還慣愛給她弄個名頭,副市長千金,宋喜這麼些年跟宋元青相依為命,確實是父女連心,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現在她家老宋在里頭,她斷不能讓人把他們姓宋的給瞧扁了.

連著上六天班,最後一天休息,宋喜跟韓春萌一起奔赴超市采購,待把各種食材買齊,他們去的當然不是宋喜家里,也不是韓春萌的住處,韓春萌不是夜城人,大學畢業跟其他人合租一處,地方小,撲騰不開,兩人二話不說,直奔顧東旭的住處.

顧東旭家里有錢,但他一直不跟父母住,大學就開始在外面租高級公寓.

兩人沒跟顧東旭打招呼,等到了門口直接按門鈴,想殺他個措手不及.房門打開,顧東旭頂著個雞窩頭,穿著一條白色的四角褲站在門口,宋喜還沒等出聲,身邊的韓春萌就炸了,尖聲道:"呀!你個流氓,變態,不要臉……竟然還穿內褲!"

顧東旭顯然是剛從床上下來,迷迷瞪瞪,聞言,他蹙眉道:"不穿內褲,難道我光著出來?"

韓春萌說:"一看你這德性,就知道你私生活有多不檢點!"

顧東旭馬上道:"沒收你錢就不錯了."

兩人見面就掐,宋喜手上拎著袋子,面不改色的往里擠,"讓讓,我先進去,你們慢吵."

她跟一身精壯肌肉的顧東旭擦懷而過,好歹他也是公認的帥,但宋喜卻目不斜視,現在她只一心學做菜,好回去糊弄那個厲害鬼.

顧東旭這兒,宋喜和韓春萌不是頭回來,兩人輕車熟路,前者直奔廚房,放下袋子打開冰箱拿飲料喝,後者則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看著茶幾上堆滿的紅牛飲料,'嘖嘖’道:"欸我說,紅牛是功能性飲料,不是性|功能飲料,你要是腎不好來我們醫院看看啊,何必自己在家里面偷著補?"

宋喜從廚房出來就聽到這句話,她手里還拿著罐紅牛,差點兒沒噴了.

顧東旭已經回房套上T恤和大短褲,走出來時,人還是不精神的,半耷拉著眼皮道:"我就是天天看你才腎虧!"

宋喜忍不住挑眉補了句:"呦,你天天看我們大萌萌干嘛了?"

韓春萌也突然抬手護胸,瞥著顧東旭道:"不要臉!"

顧東旭要被她倆'雙賤合並’給煩死了,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懶散的道:"我都說我沒事兒了,還這麼早跑來慰問,你們能讓我睡個好覺,我就謝天謝地."

韓春萌跟他隔著半個人的距離,聞言,一瞥頭,滿臉鄙視的說:"你臉怎麼這麼大?誰說我倆是過來慰問你的?我們是來借你家廚房用用,小喜要學做飯."

之前說那麼多,顧東旭都沒清醒,直到聽說宋喜要學做飯,他瞠目結舌的盯著宋喜,頓了幾秒才問:"出什麼事兒了?"

宋喜窩在單獨沙發上,開口前難免歎了一口氣,悻悻道:"多個技能多條路."

韓春萌從旁解釋,"她現在住的地方,人家喜歡吃酸甜口的東西,小喜想表示表示."

顧東旭眉頭輕蹙,"我都說了,你可以住我這兒,我再出去找個地方也是一樣的住,你還非要在別人家里看人臉色."

宋喜鎮定的回道:"不一樣,我爸安排的,一定有他的理由."

每每提到宋元青,韓春萌跟顧東旭都不好輕易接話,別看宋喜一臉無意,其實心里最難過的就是她.

韓春萌很快岔開話題,"行了,歇的差不多了,走,進軍廚房."

宋喜也不想繼續聊這個話題,馬上起身往廚房方向走.

韓春萌會做飯,顧東旭知道,但宋喜要學做飯,簡直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他頎長的身軀依靠在廚房門邊,看熱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