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墳燒報紙,遇到個厲害鬼
g,更新快,無彈窗,!

只剩下一個人的時候,宋喜也難免多轉了轉腦子,她要求喬治笙辦事兒,也得表示一下吧?可喬治笙喜歡什麼,她完全不知道,更何況他住著億萬豪宅,開著大幾百萬的車,最不缺的就是錢,她又能給他什麼?

腦子快飛的轉著,忽然宋喜靈機一動,想到了!

在她跟喬治笙為數不多的接觸過程中,她唯一發現他愛的,可能就是吃東西的口味,酸甜口.

宋喜不知道這算不算是投其所好,但她現在只能死馬當活馬醫,晚上下班,她打車跑了兩個地方,一個在城東,一個在城西.

城東的是家地道的京幫菜飯店,宋喜打包了宮保蝦球,拔絲雞丁,冰糖肘子;城西是一家岄州菜館,她買的更多.

去過喬家老宅三次,宋喜知道他們家養著幾位大師傅,其中必有粵菜師傅,那菠蘿古老肉和糖醋排骨做的一絕,就連她這種平時不喜酸甜口的人,吃了都暗自稱絕.

路上就花費了近兩個小時,宋喜拎著兩大袋的食盒回家,把十道菜往桌上一擺,今天她做好心理准備了,無論喬治笙幾點回來,她一定清醒著等到他,都說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軟,只要他吃一口,她就好意思開口.

等待的過程中,宋喜也沒閑著,手里捧著一本醫書在看,怕困,她還特地沖了一杯咖啡,就這樣,一直熬到凌晨一點四十五,房門響了.

她先是抬起頭,緊接著放下書,起身繞到可以看見玄關的方向.

喬治笙在玄關處換鞋,頭都沒抬一下,宋喜微笑著說:"回來了,吃飯了嗎?我買了一些吃的,你看看合不合你的口味,想吃我幫你熱一下."

說話間喬治笙換完鞋往里走,依舊沒正眼看宋喜,走到客廳的時候,倒是瞥了眼桌上的菜.

宋喜這人也是實在,外賣的包裝盒都沒拆,怎麼提回來的,怎麼擺.

喬治笙也只是看了一眼,隨即一聲不吭,轉身往二樓方向走.

宋喜鬧不明白他什麼意思,但是等了這麼久,心意也表了,總不能白等,她出聲道:"我是有事兒求你幫個忙,你聽一下,要是不能幫就算了."

總好過這麼一天天的慢刀子割肉.

喬治笙跟昨天一樣,沒回頭,一邊往樓上走,一邊說:"想求人辦事兒就得有個態度,我不吃外賣."

不吃外賣?

宋喜掂量著喬治笙這話的意思,合著是要她親手給他做嗎?

"哈……"

喬治笙的身影早就消失,宋喜半宿半夜笑了一聲,卻不知是嘲諷他還是嘲諷自己.

宋元青對她可謂是嬌生慣養,雖然她沒有被寵壞,但是像進廚房這種事兒,她著實不擅長,讓她煮個面做個疙瘩湯已是極致,瞥了眼桌上又排骨又魚的,她可能連這些食材做熟之前長什麼模樣都沒見過.

隔天早上,宋喜寫了張紙條放在喬治笙門口:如果今晚回來,把紙條拿走.

她是真的不想再跟他打電話聯系了,他那態度讓她覺得自己心髒可能有隱疾.

下樓從冰箱里拿出兩大袋動都沒動過的外賣,宋喜去醫院上班了.

中午午休,韓春萌興高采烈的來找宋喜一起去食堂吃飯,她每天只有在這種時刻才走路帶風,步伐輕快地活像只有九十斤.

宋喜把吃的從冰箱里面拿出來,說:"今天別去食堂吃了,都是新的,沒動過."

韓春萌隨便打開幾個盒蓋一看,立馬眼睛瞪大,抿了抿唇,"哇,糖醋魚,冰糖肘子,宮保蝦球,哪兒來的?"

宋喜心情不是非常好,撇嘴道:"反正不是大風刮來的."

韓春萌見著吃的才不會想那麼多,趕緊捧著去找微波爐熱了,中午兩人坐在休息室,桌上十個菜,宋喜平常喜咸辣,對酸甜的東西興趣缺缺,吃的也是無滋無味,中途她夾了塊兒糖醋里脊,佯裝無意的問道:"這個怎麼做的?"

韓春萌是資深吃貨,不僅會吃,還會做,聞言,她磕都不卡一下的回道:"這個要精選瘦肉,切成條,還要准備雞蛋,澱粉,鹽,糖,醋,先把……"

韓春萌說完,宋喜已經基本沒有食欲了,所有菜里面,她看這道最像是'軟柿子’,沒想到軟柿子也這麼不好捏.

晚上回家,宋喜拎著外賣袋子,換了鞋趕緊去了趟二樓,喬治笙的門口,紙條已經不見了,宋喜暗道,幸好.

衣服都沒換,她趕緊先下樓,跑去廚房拿了盤子,把從外面買的菜裝進盤子里,又特地把外賣袋子扔到小區的垃圾桶.

毀尸滅跡之後,她上樓洗澡,剩下的就是守株待兔.

喝了杯咖啡,她坐在客廳沙發上看書,今天喬治笙比前兩天早,竟然十二點剛過就回來了.

宋喜放下書,如常起身跟他打招呼,喬治笙也是如常的高高掛起,沒有應聲.

邁步往里走,他看到桌上的幾盤菜,宋喜淺笑著說:"不知道你幾點回來,早就做好了,我去幫你熱一下吧?"

喬治笙不置可否,宋喜跟小媳婦似的,端著盤子進去廚房熱菜.她真慶幸,廚房里這麼多東西,她還會用微波爐.

熱完菜出來,喬治笙正坐在客廳沙發上抽煙,宋喜猜,這是等著品鑒呢吧?

心里嘀咕,以前在家誰還不是爺啊?但是面上卻沒表露,她依舊主動並且'高興’的把幾盤菜端到喬治笙面前,甚至連筷子都准備好了,一副等待皇上用膳的樣.

喬治笙打從進門到現在,一個字沒說過,宋喜也習慣了,他出口也沒什麼好話,還不如不說.

不過他今天也沒難為她,拿起筷子,吃了口菠蘿古老肉.

宋喜站在一旁等著,雖然不曉得他會說什麼,但也沒曉得他會突然把筷子往桌上一扔.

銀筷子,大理石桌,'叮叮’前後兩聲響,夜深人靜,分外清脆,簡直就是敲在了宋喜的心頭上.

喬治笙起身就走,宋喜愣了兩秒之後,下意識的扭頭看著他問:"怎麼了?不好吃嗎?"

喬治笙停下腳步,冷幽幽的看了她一眼,"水木蓮的菜,你以為扔了包裝盒換了個盤子,就是你自己做的了?"

宋喜哪里想到他嘴巴這麼刁,騰一下子臉就紅了,這感覺特別像是考試打小抄,被老師抓了個現行,豈止是尷尬,簡直就是丟臉!

但喬治笙顯然還沒完,因為身高差距,他幾乎是半睨著她道:"上墳燒報紙,你拿我當鬼糊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