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兩晚,干瞪眼
g,更新快,無彈窗,!

待到房間中只剩宋喜和韓春萌兩人,韓春萌立馬迫不及待的問:"小喜,怎麼回事兒?任爽還有臉紅的時候?"

宋喜坐在一旁,面色淡然的回道:"她臉皮再厚,我也有長錐子給她戳穿."

韓春萌說:"我剛在手術室里面,聽說外面又鬧了?"

宋喜不輕不重的'嗯’了一聲.

韓春萌癟嘴道:"你說現在的可憐人怎麼這麼多?還都是小孩子,一輩子那麼長,但給他們的時間卻這麼短,如果我有錢就好了,我一定想盡辦法幫幫他們."

如果有錢就好了……這句話就像是一記緊箍咒,死死的纏在宋喜腦袋周圍,以至于她在做手術的時候,也在想.

要是喬治笙可以來醫院走一趟,心外就能拿到一百萬的專項款,足夠救外面的小女孩兒,還有其他好多個可憐的孩子.

宋喜現在是真沒錢,宋元青出事兒後,家里的不動產和銀行賬戶都被封了,她以前自己掙多少花多少,根本沒有閑錢,像是先心和肺心這種病,一場做下來最少八九萬,她有這個心,也沒這個力.

這會兒院長的話又傳來了,你讓喬先生來醫院打個照面,院里挪給心外一百萬專項款.

一百萬,夠救十幾條人命了.

人命當頭,也許是當醫生的責任感,宋喜明知道喬治笙不會輕易答應,可她還是硬著頭皮給他打了個電話.

這是即那日他來醫院看顧東旭,拐著彎兒的罵她之後,兩人第一次聯系.

電話撥過去,聽著里面傳來的'嘟嘟’連接聲,宋喜頭皮都豎起來了,既希望他接,又害怕他接.

她太緊張,以至于屏幕上顯示著'正在通話中’,她都渾然不覺,還以為正在連接.

喬治笙起初沒開口,等著她說,等了會兒,她不言語,他低沉著聲音問道:"什麼事兒?"

他突然開口,著實把宋喜嚇了一跳,她本能的說:"你晚上有時間回家吃飯嗎?"

"……"

最怕空氣突然的安靜.

宋喜也在電話這頭暗自蹙眉,她原本想說,你吃飯了嗎?晚上回家有事兒想找你商量,結果不知怎麼一開口,兩句就並成了一句.

正當她百感交集,不知如何往回摟的時候,喬治笙已經如常淡漠的口吻回道:"沒有."

宋喜又硬著頭皮問:"那你晚上會回來嗎?"

她最近一段時間都沒能跟他碰上,無論是家里還是家外,有時候她都會懷疑,他晚上到底回沒回來過.

喬治笙倒也沒有再問什麼事兒,而是不冷不熱的說:"會."

宋喜生怕問得他煩,很快回道:"好,那我等你,不打擾你了,我掛了."

說著她掛,可她還是等到喬治笙掛斷,看著通話時間二十六秒,宋喜只覺得讓她上台手術都比跟喬治笙說話來得輕松.

當晚下班回家,宋喜坐在客廳沙發上等喬治笙,心中無數次的模擬,待會兒喬治笙回來,她第一句要說什麼.

你回來了?

不好,這不明擺著的嘛.

我等你半天了.

也不好,萬一他以為她等的不耐煩了呢?

宋喜就這樣邊琢磨邊想,一晃兒,看了眼時間,她晚上八點到的家,這會兒都十點了,喬治笙還沒回來.

以前她家老宋沒出事兒之前,無論她要辦什麼,那都是一句話,其實她明白,那些人都是給宋元青面子,但是久而久之,難免也有些習慣權力下的便利.

最近這幾個月,日子不說過得度日如年,可也總讓宋喜體會了一把,人還沒走,茶就已經涼了的滋味兒.

就說這個喬治笙,說好了他會回來,宋喜從晚八點一直等到夜里十二點,她明早還要早起的.打著哈欠,宋喜一度遲疑要不要直接上樓睡了,但她從沒想再給他打個電話,不是沒這個臉,而是沒這個膽兒.

喬治笙的脾氣她也見著了一些,對別人怎麼樣她不知道,對她,那是見縫插針的落井下石,她沒必要把他惹煩了,到時候求他幫忙的事兒更不好說.

沙發上,她從坐著到歪著,後來干脆躺著,不知什麼時候就迷糊著了.

睡得正熟,忽然'啪’的一聲將她驚醒,她渾身一抖,入眼的就是面前的茶幾,茶幾上多了一枚賓利的車鑰匙.

因為剛醒,宋喜的身體還處在睡眠當中,一動不動的軟在沙發上,直到簌簌的聲響從身後傳來,一身黑色的喬治笙走到她對面,伸手解開脖頸處的領帶,隨手扔在沙發上,睨著她,俊美的面孔上,表情淡淡.

宋喜看到他,趕緊撐著身子坐起來,沒有怪他突然弄出聲響,只抬頭看著他問:"有時間嗎?有些事兒想跟你商量."

喬治笙把領帶扯了,此時又在解襯衫扣子,轉眼間扣子解開三顆,露出他胸前一小片蜜色的肌膚.

薄唇開啟,他不答反問:"現在幾點了?"

宋喜真就看了眼時間,回道:"剛過四點."

喬治笙說:"這麼晚,你不睡覺我還要睡."

說完,他竟然轉身就要往樓上走.

宋喜一急,起身道:"我就兩句話,不會耽誤你太長時間."

喬治笙頭也不回:"明天再說吧."

宋喜留不住他,眼睜睜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二樓.睡到一半被嚇醒,眼下徹底精神了,原本想問的一句沒問,生生在沙發上度過八個小時,等到再回樓上,像是宋喜睡眠質量這麼好的人,竟然也破天荒的失了眠.

一直睜眼到天亮,宋喜起早就去醫院,心中早已經把喬治笙罵的蛻了一層皮.怎麼會有這種人?明明答應好的.

想到此處,宋喜驚覺,喬治笙只答應她會回家,一沒說幾點,二沒承諾聽她說事兒.

哎,怪誰?只怪喬治笙套路深.

宋喜到休息室的時候還不到七點,早得很,幾個值夜班的同事正換衣服要走,互相打了聲招呼,宋喜去到一旁倒水,另外兩個人自顧自的聊天.

其中一個道:"欸,你快教教我,我怎麼跟人家說嘛?"

另一個道:"有事兒求人,總不能開口就說事兒,得表示表示吧?"

"怎麼表示?送禮物嗎?"

"那就看你自己了,反正對方喜歡什麼你就送什麼,投其所好還不會嗎?"

說話間,衣服換好,兩人跟宋喜道了別,宋喜微笑,目送她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