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人命有貴賤
g,更新快,無彈窗,!

好在這里就是醫院,搶救也及時,女人躺在病床上,還在輸液,一旁的小女孩兒怯怯的拉著她的手,默默地掉眼淚,卻不敢哭出聲.

宋喜覺的心里特別難受,就伸手摸了摸小女孩兒的頭,輕聲安撫,"不要怕,媽媽沒事兒的."

小女孩兒點頭,有小護士把宋喜叫出病房外.

"宋醫生,這事兒你別管,免得粘上你."小護士壓低聲音,眼中有可憐,但更多的是嫌棄.

宋喜知道她的意思,女兒肺心病,母親有很嚴重的脾虛症,母女兩個都是病魔纏身,卻又屋漏偏逢連夜雨,沒錢.這個世道,沒錢就等于沒命.

宋喜從錢包里面掏出五百塊錢,遞給小護士說:"藥錢我交過了,等她醒了,把錢給她,讓她買點兒吃的,多注意休息,她這病就是累出來的."頓了頓,她又補了句,"孩子的病不是沒有希望,但她要是倒了,就真沒有人照顧孩子了."

說完,宋喜轉身就走,剩下小護士歎了口氣,不知是可憐這對母女,還是無奈這個救急不救窮的世道.

醫院里每天都能遇到各種各樣的事情,哪一件不是關乎生死?當一個人的命不由老天控制,也不由醫生控制,而是由手里的錢來控制時,越發顯得社會現實,人命也分貴賤.

宋喜覺的心里憋得慌,回到休息室換了身衣服就往手術室方向走,其實她還有將近一個小時才上手術台,但她坐不下,心煩.

進了手術室也有供醫生短暫休息的房間,宋喜剛一進門,就聽到熟悉的聲音傳來,"那女的神經病一樣,手剛在地上拿起來,就往我腿上抱,我新買的Chanel褲子,還是白色的,煩死!"

看到宋喜,眾人都跟她打招呼,"宋醫生."

說話的任爽也扭頭瞥了一眼,似笑非笑的道:"宋大善人來了,不是剛給先心的患者做完手術嘛,這個肺心的也一塊兒做了唄?反正你技術好,心又善,人家不說要給你做面錦旗掛牆上嗎?"

宋喜走到飲水機前打了杯水,喝了一口,她轉過頭,平靜的說道:"你之前在外面踹了人家一腳,你走後她就犯病暈倒了,小心她醒來後告你."

任爽當即臉色一變,"你胡說什麼?誰踹她了?"

宋喜依舊是面不改色,"我親眼看見的,你也真下得去腳,那麼尖的高跟鞋,直往人家膝關節麻筋兒上踢,穿著醫生的外袍,干著劊子手的事兒,回頭你躺手術台上,我幫你開一刀,看看你的心到底是紅的還是黑的?"

這里的醫生都聽說外面鬧了一陣兒,但卻不知道任爽把人家給踢昏過去了,此時聽得宋喜這麼說,皆是意味深長的打量任爽.

任爽眼睛都豎起來了,瞪著宋喜說道:"你少往我身上潑髒水,我什麼時候碰她了?她告不告我另說,你再這麼話說八道,小心我去院長那里告你!"

兩人不和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兒,只不過以前宋喜家世顯赫,任爽從不敢當面起刺兒,也就最近三兩個月,聽說宋元青停職調查,外界都傳這回宋家完了,所以任爽才逐漸對宋喜表露出厭惡和不滿.

房間中其他醫生跟著打岔,"都少說兩句,咱們才是一起的,別為了外人傷了和氣."

任爽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陰陽怪氣的說道:"哼,人家是官二代,從小當公主一樣養著,就連當醫生也是為了救苦救難,哪像咱們啊,拼死拼活就為了一口飯吃.你這麼有本事,那你把這個也救了啊?上一個可憐,這一個就不可憐了?"

說完,她又極小聲的叨念了一句,"婊."

這話說的難聽,雖然從宋喜的角度,只看到一個微弱的口型,但這足以瞬間挑起她的怒火.

怒極,宋喜沉聲說道:"任爽,有些話我本不想當眾說的,既然你這麼現實,這麼拎得清,那你不會忘了你大學五年是怎麼過來的吧?"

任爽沒料到宋喜會主動提起大學時期,當即美眸一瞪,但她已經阻止不了宋喜.

宋喜當眾說:"你家里條件不好,當初考夜醫大是學校看你成績不錯,你爸媽又拿著家里戶口本來的學校,說賣房子都要幫你湊學費,學校可憐天下父母心,容你們晚半年再交,最後全校師生捐款,才把你的學費給湊出來的,你當初在學校大禮堂里怎麼說的?你說你永遠記得這些幫過你的人,好人有好報.怎麼今天別人遇到困難,還是性命攸關,你就能這麼狠心的在人身上踩上一腳?你是不是覺得你現在混好了,就忘了你當初也有難到想死的時候了?"

任爽眼睛瞪大,瞳孔縮小,一眨不眨的盯著宋喜看,垂在身側的雙手緊握成拳.

宋喜毫不避諱的回視她,自問自答,"還是你現在穿慣了Chanel,就忘記這些衣服都是怎麼來的了?"

任爽眼睛又瞪大了幾分,咬緊了牙關,額角甚至青筋隱現.

她以為宋喜逮著這樣的好機會,一定會大肆的爆料一番,但宋喜卻沒有這樣的興致,即便她明知道任爽在夜醫大的名聲有多爛,除去第一年的學費是全校師生幫忙湊的,後面四年的錢,全都是曆任男朋友資助的.

這些話,宋喜不會當眾說,但她要讓任爽知道,做人不能太忘恩負義.

休息室的醫生豈止五六個,所有人都看傻了,正大眼瞪小眼之際,房門打開,韓春萌穿著無菌服從外面進來,看到宋喜,她馬上笑著道:"小喜."

後知後覺,發現屋內氣氛不對,尤其是任爽,那副臉通紅,眼眶也有些紅,活像是受了多大委屈的模樣,韓春萌暗道,這厮也有受委屈的時候?

這樣的念頭剛剛滑過,任爽就氣沖沖的往外走,經過韓春萌的時候,不知有意還是無意,還撞了她肩膀一下,韓春萌蹙眉,"嘿,你……"

她話還沒說完,任爽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剩下的其他醫生皆是面色各異,有人小聲勸了勸宋喜,也有人說手術時間到了,反正紛紛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