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提議與現實
g,更新快,無彈窗,!

宋喜很敏銳,她察覺到院長這次來找她,一定又跟海威有關,但是錢都拿到了,還想讓她干什麼?

不知對方本意的時候,最好的方式就是但笑不語.

院長自顧自笑了會兒,然後看著對面的宋喜說道:"你跟海威的喬治笙,私交不錯?"

宋喜當即搖了搖頭,說:"不熟."趕緊明哲保身.

院長臉上也沒有明顯的失落或者不快,只是意味深長的說:"哦,那天副院長看到你跟喬治笙在醫院走廊里說話,我還以為你們關系挺好."

宋喜坦然回道:"喬先生是來看望病人,正好病人跟我是朋友,喬先生問了我幾句病人的身體狀況."

"原來是這樣……我還想如果你們私交不錯的話,能不能請他幫個忙."

宋喜微笑,"我們真的不熟."

院長似是自言自語,語重心長的說:"那還真是不好辦了,這次喬先生大手筆捐款一千萬,海威集團沒有發任何公告聲明,咱們這邊也不好貿然大肆宣傳,但喬先生的這份善心,咱們一定不能辜負,還有你的那個小患者冬冬,他是這筆慈善捐款的第一位受益人,我覺得他們全家都有必要知道是誰在背後捐款,救了小朋友的命."

說罷,不待宋喜回答,他又繼續往下,"原本我想讓你請喬先生過來探望一下冬冬,當然了,這都是走個過場,主要是讓人知道這筆錢是海威捐助的,往後我們也好拿出更多的錢用于類似的救助,我都跟副院長說過了,要是能請到喬先生來咱們醫院一趟,我還准備額外分出一百萬給你們心外,專門用于補助冬冬這樣家庭的孩子,再苦不能苦孩子嘛."

到底還是說了實話,包裝的再美,把所有修飾一去掉,結果也是昭然若揭的,院長希望喬治笙能以公開的身份來醫院露個臉.

說什麼是為了海威著想?一千萬對于海威來說,真的就是毛毛雨,但如果業內知道喬治笙獨獨捐贈了這所醫院,那這不亞于被佛祖給開了光,以後麻煩會少很多,便利也會多太多.

當然,院長在臨退休之前,履曆簿上也會增加濃墨重彩的一筆.

宋喜依舊不出聲,漂亮的臉上也看不出真實的想法.

院長不著痕跡的打量著,最後頗為感慨的說道:"小宋啊,你也知道這一千萬下來,除去購買器材的錢,真的所剩無幾,咱們醫院這麼多科這麼多部,大家都爭著搶著想要多申請一些補助金,但我個人覺得,這筆錢是你拿回來的,人也是你救的,所以如果要分,心外也理應分的最多,關鍵就是這個過場……"

過場必須得走.

宋喜聽明白了,但她可不敢輕易許這個諾,不然院里就知道她跟喬治笙有私交,以後羅爛事兒更多.

"院長,我的確跟喬先生有過數面之緣,但也僅限于知道對方的名字,您的意思我會向喬先生轉達一下,但我不敢保證喬先生是否有時間."

院長聽到這話已經特別高興,連連道:"好好,主要還是看喬先生的意願,不管怎麼說,還是要感謝喬先生的資助."

宋喜離開院長辦公室,乘電梯下樓回到心外科,只見好多人都往前面跑,她逮著一個小護士問:"怎麼了?"

小護士道:"聽說一個媽媽帶著肺心病的孩子來咱們醫院,但是沒錢做手術,正在那邊給醫生下跪呢."

宋喜邁步往前走,醫生休息室門口已經圍了一大幫人,有護士也有病患.

宋喜撥開人群往里走,只見一大一小兩個身影,背對自己跪在門前,女人穿著牛仔褲和白色的T恤,不管身邊的人怎麼拉,她執意不起身,朝著門口一個頭接一個頭的磕,後背都是汗,嘴里哽咽著:"醫生,求求你們,我求求你們,救救我的孩子吧."

她身邊是個頭發剃到很短的小男孩兒,之所以宋喜會以為是男孩子,因為'他’穿著男生的小背心和短褲,涼鞋也是黑色的男生款.

直到一個護士從旁勸道:"你先起來,別把你女兒嚇著,她心髒不好,怎麼能一直這麼跪著呢?"

女人單手攬著瘦削的小身體,母女兩個一起朝說話的護士磕頭,大人哭著說:"醫生,求求你救救我女兒."

小孩子也怯懦的聲音說道:"阿姨,求求你救救我吧,我不想死."

這話聽得在場所有人心里難受,小護士也是紅著眼眶,彎腰道:"你們先起來."

"我不能起來,求你們救救我女兒,我這輩子當牛做馬,我下半生賺的錢都給你們……"

這不是人窮志短,而是貧賤家庭百事哀.

小護士說:"我也不是醫生,我做不了主……"

這邊鬧騰的功夫,保安科也派人來了,但是看到這對可憐的母女,孩子又有病,誰也不忍心也不敢去攔.

忽然間,休息室房門打開,一個身穿醫生服戴著口罩的女人從里面走出來,女孩兒媽媽本能的撲上前,抱住女醫生的大腿,求她.

女醫生有些踉蹌,露在外面的眼睛卻露出十足的嫌惡和不耐煩,朝著保安喊道:"干什麼呢?趕緊拉開啊,我還要去做手術呢!"

保安上前,試圖拉開女人,女人卻死扒著女醫生的大腿,哭著道:"醫生,我把所有的錢都給你,求你救救我女兒吧,她才八歲."

女醫生扶著門框,宋喜清楚看到,她趁亂用尖頭高跟鞋去踢女人的腿,女人一時吃痛,手一松,被人拉開.

醫院的中央空調始終控制在恒溫狀態,正常穿著夏裝在里面走動完全不會熱,可女人卻滿頭大汗,汗水涔濕了身上的衣服,宋喜看她臉色煞白,不對勁兒,正想叫保安別拉她,忽然間女人眼白一翻,就這樣直挺挺的暈過去了.

這一下子可嚇壞了眾人,保安一時間放手也不是,抓著也不是,小女孩兒跪爬到女人身邊,拉著她的衣擺哭喊:"媽媽,媽媽……"

宋喜趕忙上前,讓保安把女人平放在地,然後對一邊傻站著的小護士們說道:"愣著干嘛?趕緊抬擔架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