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活寶CP
g,更新快,無彈窗,!

'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喬治笙邁開長腿走進去,兩人一個門里一個門外,喬治笙根本無視她,只有宋喜直勾勾的盯著他的臉看,但是也沒看多大一會兒,因為電梯門很快合上.

她直接被氣笑了,丫什麼意思?陳豪是狗改不了吃屎,拿她當屎了?

"嗤……"

喬治笙走已經走了,宋喜站在電梯口,雙手插在醫生袍的口袋里,只剩下嗤笑.

她真不明白喬治笙是什麼邏輯,難不成直男癌?有男人騷擾她,那就一定是她太風騷,這跟女孩子被色狼揩油,結果賴女孩子穿的少有什麼區別?

神經病!祝他一輩子找不到老婆!

宋喜沖著電梯著實冷哼了好幾秒,一轉身,身後不知何時站了個人,差點兒又把她嚇一跳.

"副院長?"宋喜美眸輕挑,"您怎麼在這兒?"

副院長滿臉堆笑,出聲回道:"VIP病房那邊有個病人,得親自過去看看,你呢?查房?"

宋喜點頭,副院長還是笑容滿面,"辛苦了,有空就多歇一歇,交給你下面的人做,不必凡事親力親為."

宋喜覺的副院長的笑容就像是黃鼠狼給雞拜年,當然了,自打她從海威拿回一千萬,別說副院長了,就是院長都對她刮目相看,見面一口一個小宋,親熱的好像她爸還沒出事兒之前.

"那您忙,我先走了."宋喜稍稍一頷首,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回到病房,她看到韓春萌坐在病床邊吃小籠包,一口一個,眨眼的功夫就吃了三個.

顧東旭倒是秀氣些,拿了杯綠豆粥在喝.

看見宋喜,他很快問:"喬治笙找你干什麼?"

宋喜睜著眼睛說瞎話,"問你的身體情況唄,還能干什麼?"

顧東旭眼底露出狐疑之色,自顧自的叨念,"真的假的?"

宋喜岔開話題,問:"他剛才說什麼姓韓的?"

顧東旭臉色又開始不好,抿了抿唇,沉聲回道:"找人整我的幕後黑手."

聞言,韓春萌反應很大,瞪圓眼睛問:"誰啊?誰這麼缺德?你趕緊把他抓起來,還反了天了!"

顧東旭不言語,宋喜走到床頭櫃處,拿了杯紅豆粥插上吸管,臨喝之前說了句:"你小舅真夠本事的,一晚上就查出來了."

顧東旭似笑非笑,"他那消息網比警察局的還厲害,有什麼是他不知道的?"

宋喜說:"甭管怎麼樣,他也是幫了你的忙,你以後說話少刺激他."

顧東旭下意識的說:"我是兵,他是匪!"

說完,像是自己跟自己慪氣,他又蹙眉補了一句:"我真的很怕有一天上面叫我去查他."

韓春萌從旁來了句:"你夠資格嗎?"

顧東旭慢慢偏頭,然後一眨不眨的盯著她看.

韓春萌唇角一勾,滿臉賠笑,拿了個小籠包塞到他嘴里,"鬧著玩兒,別生氣,我這不是怕你舅甥阋牆,有危險嘛."

顧東旭把小籠包嚼巴嚼巴咽下去,像是要生吞了韓春萌一樣,待空了嘴,他沉聲說:"戲什麼牆戲牆?你看我像是鬧著玩兒嗎?"

韓春萌一邊往嘴里塞小籠包,一邊含糊著回道:"不是游戲的戲,阋牆,糾紛內斗的意思."

眼看著顧東旭沾火就著,宋喜攔著道:"你也是,跟東旭說這個干嘛?你明知道他高中三年大學四年淨顧著飆車泡妞了."

韓春萌嘴角一撇,"這倒是真的,幸好家里有錢,不然這人不廢了嘛."

顧東旭瞪眼道:"我花你家錢了?"

韓春萌同樣瞪眼回道:"你把包子給我吐出來!"

顧東旭蹙眉說道:"你看你都胖成什麼樣了?買四籠包子,我跟小喜加一塊兒吃不了一籠,都讓你吃了!"

韓春萌急起來就要沖上床打他,顧東旭扣著她的手腕,嘴里還不閑著,倆人面對面,就差互相吐口水了.

宋喜早已習慣,從十六七到二十五,本該是漫長的歲月,幸好身邊有這倆活寶相伴,他倆恍恍惚惚的人生就是她枯燥乏味醫學路上的調味劑,她拿著紅豆粥坐在沙發上,本想坐山觀虎斗,結果余光一瞥,瞧見喬治笙送給顧東旭的補品.

一想到喬治笙,宋喜頓時堵得一口都喝不下,那個直男癌晚期化療都救不了的神經病!

顧東旭聽了宋喜的勸,沒有像活驢一樣犟著要出院,宋喜每天都來VIP病房看他,每次都擔心再撞見喬治笙,不過事實證明她想多了,因為從喬舒欣跟顧東旭聊天的字里行間,她知道喬治笙自打那天來,說了句'姓韓的’之外,就再也沒有露過面.

看來他也是給喬舒欣一個面子,事兒辦完之後,壓根兒連過場都不必再走.

倒是喬舒欣每天都罵顧東旭,怨他對喬治笙不熱情.

一晃兒十多天過去,在此期間冬冬的身體也恢複的不錯,他爸爸買了好多零食和水果送給宋喜,感恩戴德鞠躬作揖,"宋醫生,謝謝你救我兒子的命,我們爺倆這輩子都記得你的大恩大德,我知道你們醫院病房緊,現在冬冬身體也挺好的,我們就不在這占用你們床位了,一會兒收拾收拾就走."

宋喜還沒等說什麼,不知院長和副院長從哪兒冒出來,連連表示讓他們不用急著走,手術都做了,還差術後修養的時間嗎?

冬冬爸爸一臉不知所措,只把目光投向宋喜,說實在話,宋喜也覺得蹊蹺,但面上沒有表露,只讓他們安心先住下來.

等到一出病房,果不其然,院長滿面笑容的看向宋喜,說:"小宋啊,來我辦公室一趟."

宋喜隨著院長進到辦公室,還沒等落座,他就主動問:"喝什麼?我這兒有碧螺春也有大紅袍."

宋喜淡笑著回應:"謝謝院長,不用麻煩了,您什麼事兒找我?"

院長一抬手,示意她坐.宋喜坐在院長面前,他笑眯眯的說道:"冬冬的手術很成功,這都得力于你的技術,當然了,還有你的善良."

開口先誇,必有後詐.

宋喜莞爾回道:"本分而已,主要是院長您的決定,救了冬冬一條命."

院長擺擺手,"這個我不敢搶功,如果不是你拿到海威集團一千萬的慈善捐款,就算我有心救人,也不能單憑我一句話就占用醫院資源,所以說,功勞還是你的."

看似隨意的一句誇贊,實則重點在于引出海威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