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直男癌晚期
g,更新快,無彈窗,!

喬治笙說:"醫生,麻煩幫我們把東西送進病房吧."

宋喜下意識的應道:"好."

說完之後她才有點兒後悔,干嘛這麼戰戰兢兢的.

三人前後腳進了病房,顧東旭問宋喜,"剛才那是什麼人?"

宋喜坐在旁邊幫他削平果皮,垂著視線回道:"一個沒素質的富二代."

顧東旭蹙眉,"他總來醫院騷擾你嗎?"

宋喜說:"前陣子總來."

顧東旭問:"那你怎麼不告訴我?"

宋喜回道:"這種人就是臭無賴,告訴你,你能有什麼辦法?他一沒偷二沒搶,你抓他都找不到理由."

顧東旭急了,"那也不能讓他成天來醫院騷擾你啊!"

宋喜剛想說,這回怕是再也不敢來了,不過話到嘴邊,她慶幸幸好沒禿嚕,好在陳豪還沒當著顧東旭的面兒把喬治笙給抖出來.

"警察不方便插手,反倒我們這種普通人可以跟他講講道理."

病房中喬治笙的聲音傳來,宋喜拿著水果刀的手,下意識的一頓.心想,他是普通人?講講道理?

想必顧東旭心中的想法跟她一樣,但他卻對喬治笙說了句:"小舅,教訓一下,讓他以後別再來醫院就好了,也別太過."

喬治笙坐在沙發上,黑襯衫黑西褲,趁著一張俊美的面孔猶如撒旦一般.

眼皮一掀,他微笑著回道:"太過指什麼?"

雖然他在笑,可宋喜心都涼了,暗罵顧東旭這人也是,心里知道就行,何必說出來呢?

病房中陷入詭異的安靜,宋喜垂著視線,假意在削平果皮,可是腦子轉的飛快,她怕顧東旭直腸子懟的喬治笙不高興,正想著要不要出聲把話題岔開,忽然間,只聽得房門響,一連串的腳步聲,緊接著一抹略顯寬大的白色身影出現,伴隨著輕快地聲音:"hello,我來啦!"

宋喜側頭一看,率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大袋小籠包和顏色各異的盒裝粥,來者用袋子擋著臉,可卻擋不住那熟悉的圓滾身材.

宋喜用腳後跟兒都能猜出來是誰,心中哭笑不得,不知道韓春萌這厮是來得巧還是來的衰.

韓春萌向來活潑,原本就想賣個萌的,幾秒之後發覺房間鴉雀無聲,她納悶的把擋在面前的兩個袋子拿開,定睛一瞧,當她看見坐在沙發上的喬治笙時,一口冷氣抽進去,差點兒沒閃著肝兒.

昨天她說錯話,顧東旭和宋喜都警告過她,所以她看見喬治笙就下意識的害怕,竟然眼睛一瞪,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打擾了,你們聊."

說罷,轉身欲走.

宋喜趕緊起身道:"欸."

韓春萌轉身看了她一眼,宋喜走過來,當她背對喬治笙的時候,她偷著朝韓春萌擠眉弄眼,然後口吻如常的說道:"來給東旭送早餐吧?先進來."

韓春萌跟宋喜認識這麼多年,兩人之間很有默契,一個眼神兒,韓春萌就知道宋喜留她必有原因,所以硬著頭皮邁步往里走,當然了,還不忘朝著喬治笙的方向怯怯的點了下頭.

喬治笙也沒想久留,起身對顧東旭道:"姓韓的."

宋喜本能的偷著瞄了喬治笙一眼,因為沒聽懂,姓韓的?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是什麼意思?

不過很顯然,顧東旭聽懂了,因為他眉頭蹙起來.

喬治笙一張俊美的面孔上始終沒有太多的神色變化,口吻也是不冷不熱,"你媽很擔心你,你解決,還是我幫你?"

顧東旭回道:"謝謝小舅,不麻煩你了,我自己處理."

喬治笙'嗯’了一聲:"那你休息吧,我走了."

顧東旭今兒倒也有些眼色,作勢要下床送他,喬治笙道:"你別動了."說完,他又看向宋喜,"宋醫生,麻煩你出來一下."

宋喜突然被點到名字,顧東旭跟韓春萌皆是面露詫色.

宋喜卻心知肚明,表面上還得佯裝無意的應著:"好."

兩人前後腳出門,他邁步往前走,宋喜跟著,兩人之間還有一個人的距離,走了一段路,喬治笙目視前方,聲音低沉的問道:"陳豪當著顧東旭的面兒說什麼了?"

宋喜就知道他要問這個,出聲回道:"他沒提你,東旭不知道."

本以為解釋清楚也就沒事兒了,誰料喬治笙忽然揶揄的說道:"沒有那金剛鑽就別攬瓷器活兒."

宋喜是慢半拍才反應過來,他的意思是,善後不了的就不要招惹.

大清早的碰見陳豪,她還嫌晦氣呢,這會兒喬治笙損她,她忍了再忍,還是忍不住低聲反駁了一句:"他像癩皮狗一樣,狗咬我一口,我還能回頭咬狗嗎?"

說話間兩人走到電梯口,喬治笙按了按鈕,忽然側頭對她說道:"你怎麼不檢討一下,為什麼狗總纏著你?因為你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