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齊聚一堂
g,更新快,無彈窗,!

許是職業的天生敏感,顧東旭一打眼就知道宋喜跟陳豪不對付,所以他站在宋喜身旁,輕聲問:"怎麼了?"

宋喜心跳如鼓,面上佯裝坦然的回道:"沒怎麼,正要去看你."

說著,她提起果籃.

顧東旭伸手接過,然後看都不看陳豪一眼,直接對她道:"我正想給你打電話,問你怎麼還不來看我,進去吧,給我削平果皮."

宋喜也不想戀戰,打算跟顧東旭一起走,可偏偏陳豪貼樹皮一樣,忽然陰陽怪氣的說道:"呦,新男朋友?"

此話一出,宋喜跟顧東旭皆是朝他看來,前者眼帶警告,後者直接目露不善.

陳豪越過宋喜,看著顧東旭說:"兄弟,這腿怎麼了?"

顧東旭面無表情的回道:"關你什麼事兒?"

陳豪當即嗤笑一聲:"呵,還有這臉,不會也是某人打的吧?"

顧東旭眉頭一蹙,宋喜搶先說道:"陳豪,你別沒事兒找事兒,自己不要臉,就別怪別人不給你面子!"

她是在提醒他,讓他記得上次從喬治笙要面子的後果.

果然,陳豪聽後臉色驟然一變,宋喜很怕他隨時會說出喬治笙三個字,所以拿顧東旭的身份嚇唬他.

"我朋友是警察,你最好不要挑釁他,免得告你個蓄意挑釁公職人員的罪名."

陳豪正在氣頭上,想也不想的回道:"我就挑釁他怎麼了?一個死瘸子還敢跟我面前叫板?"

"你說誰呢?"顧東旭那脾氣,沾火就著,宋喜還沒來得及反應,他已經一把揪住陳豪的衣領,將他拽到自己面前.

陳豪也反手抓住顧東旭的衣服,眼看著兩人就要動手.

宋喜擔心顧東旭的腿,二話不說趕忙上前攔著,她怕顧東旭吃虧,自然要拉偏仗,用力去拖陳豪的手臂,陳豪一甩手,宋喜被他掄得往後倒,不過是電光火石之間,她以為自己一定要出丑了,結果往後踉蹌兩步,卻沒有倒地,而是撞在了一堵結實卻並不疼的硬物上.

清晨七八點鍾,住院部走廊的人並不多,這會兒更是只有宋喜,顧東旭和陳豪三個人,宋喜撞到什麼'東西’,站穩之後本能的回頭一看.

率先映入眼簾的是黑色襯衫,領口處的扣子自然地松散,露出象征男性特征的明顯喉結,再往上看,是棱角分明卻又奇異柔和的下顎弧線,抿著的削薄唇瓣,直挺的鼻梁,漂亮到令人過目不忘的漆黑瞳孔,好一雙勾人心魄的狐狸眼……

宋喜就這麼扭著脖子,直勾勾的盯著他看,當真是過了三四秒之後,這才猛然驚覺,喬治笙!

她是從他懷里面彈出來的,往旁邊退了幾步,正面瞧見他,發現他身後還跟著元寶,元寶雙手提著果籃和補品,一看就知道是來探望病人的.

宋喜頭皮發麻的功夫,喬治笙已經自顧自的從她面前走過,來到看傻眼的陳豪面前,喬治笙薄唇開啟,聲音不大不小的說道:"這麼巧,又見面了."

陳豪刹那間面如紙色,支吾著解釋,"笙哥,我是來找別人的,我不是來找……"

宋喜的名字還沒等出口,喬治笙已經不著痕跡的打斷,"你知道他是誰嗎?"

陳豪大著膽子抬起頭,瞄了眼喬治笙的臉,但見喬治笙指的不是宋喜,而是一旁的顧東旭.

他哪里知道顧東旭又是什麼來頭,幾秒鍾的功夫,冷汗都下來了.

"陳豪,我發現你很喜歡找我的麻煩,現在動手都動到我外甥頭上了,你說,我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還是你看我有什麼地方不爽?"

喬治笙自始至終面色如常,甚至連說話的音量都沒有放大絲毫,但一句外甥,嚇得陳豪衰容失色,瞪著眼睛,愣是幾秒之後才慌忙回道:"笙哥,我真的不知道這是您外甥,我以為他……"

"我以為我上次已經把話說得很清楚了,看來你沒仔細聽,我讓元寶跟你談談怎麼樣?"

"笙哥,我……"

陳豪是真慌了,那麼大一個男人,竟然手足無措.

喬治笙'噓’了一聲:"我來看病人,不要吵到別人休息."

說完,他看了元寶一眼,元寶走到宋喜面前,佯裝陌生的說道:"醫生,麻煩您幫我拿一下東西."

宋喜大氣都不敢喘,機械的抬手接過.

空了手的元寶邁步走向陳豪,抬起一只手臂,搭在陳豪肩膀上,陳豪渾身一哆嗦,元寶攬著他,半逼著他往外走.

兩人走後,走廊中又剩下三個人,宋喜真希望自己能隱身,怎麼最近這麼背,走哪兒都能撞見喬治笙?不過話又說回來,他來看他外甥,無可厚非.

顧東旭架著拐來到宋喜身旁,看她臉色不怎麼好,低聲詢問:"沒事兒吧?"

宋喜趕緊搖了搖頭,"沒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