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小心眼兒
g,更新快,無彈窗,!

回到翠城山別墅,宋喜拿出鑰匙開門,房間中一片漆黑,她也習慣了不開燈,用手機照亮,換上拖鞋往里走.

在經過客廳的時候,身後忽然傳來一個男聲:"你跟顧東旭是什麼關系?"

漆黑的房間,宋喜嚇得一個激靈,倒吸一口涼氣,但好在沒有尖叫出聲.轉身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借著手機光亮,她看到沙發上坐著一抹人影,是喬治笙.

她頭皮和臉都是麻的,站在原地半晌才回神,記起他先前問了什麼話,她出聲回道:"我們是朋友."

喬治笙抬手拍下開關,客廳大亮,他一張俊美的面孔上沒有多余的表情,只是眼底透露著不加掩飾的狐疑和輕嘲,薄唇開啟,說:"哪種朋友?"

宋喜頂討厭別人用這樣的目光打量她,她想發脾氣,但是不敢,強忍著不爽,面色平靜的回答:"認識七八年,可以互相開任何玩笑的朋友."

她知道他還在計較病房里面,顧東旭開玩笑說可以娶她的那句話.

喬治笙道:"現在你知道我跟他的關系,你打算怎麼辦?"

宋喜說:"你們是什麼關系跟我有關系嗎?"說完,她又加了一句:"你放心,我會做到絕對保密,就算顧東旭我也一樣不會說."

喬治笙停頓數秒,忽然好奇似的問了句:"你們是高中同學?"

宋喜回道:"不是,他上高中的時候,我已經在讀大學了."

聞言,喬治笙眼底下意識的閃過一絲迷茫,宋喜好人做到底,解釋道:"我跳讀,十八歲已經大學快畢業了."

一般人十八歲才剛開始讀大學.喬治笙不得不承認,她還是讓他有些意外的,原以為她在最好的公立醫院上班,全是憑宋元青,沒想到她還自己有兩把刷子.

宋喜也以為喬治笙會再問些什麼,結果他二話沒說,拿起茶幾上的煙,起身往玄關方向走,直到他出了家門,她才後知後覺,他今晚不在家住?那他在這兒等她,只是為了問一句她跟顧東旭的關系?

在宋元青出事兒以前,宋喜跟喬治笙的生活根本毫無交集,後來被迫同一屋簷下,他們之間的接觸也是少之又少,但從僅有的信息中,宋喜還是不難發現,他這個人領主意識特別強,很不喜歡自己的'東西’跟其他人扯上關系,即便他們之間的關系,也是基于一場利益交換.

不管怎麼說,喬治笙不在家,宋喜還是多少松了口氣,一個人回到樓上,她洗漱之後躺在床上,很快就睡著了.

要說自打出事兒之後,她的生活中還有什麼因禍得福的事情,那就只剩下沾枕頭就著這個優點,因為害怕陌生的環境,所以強迫自己不去多看,不去多想.

第二天一早,宋喜去醫院上班,例行公事查完房,她拎著一籃水果去探望顧東旭,結果顧東旭還沒見著,倒是在走廊里面冤家路窄,碰到了大半個月不見的陳豪.

原本宋喜想裝作視而不見,可偏偏陳豪主動開口叫道:"宋醫生."

宋喜只能停下來,看向他.

陳豪穿了件圓領的襯衫,領口低,依稀能看見脖頸處還有一道淺淺的痕跡,那是被喬治笙拿煙灰缸裂口給割的.

兩人面對面,四目相對,宋喜不言語,陳豪雙手插兜,微揚著下巴,輕嗤著道:"幾天不見,怎麼眼睛還長到頭頂上去了?不認識我?"

宋喜深知這人潑皮無賴,已經不想與他多說半句廢話,抬步就走,在兩人擦肩而過的瞬間,陳豪忽然低沉著聲音說了句:"最近還兼職女公關嗎?"

宋喜渾身一僵,幾乎是下意識的停下腳步.

陳豪眼帶戲謔,似是意料之中,慢慢轉身,他看著宋喜的後背說道:"真的是狗仗人勢,現在還學會狗眼看人低了,忘記當初是誰上趕著求我的?"

宋喜強忍著內心的憤怒,轉身,她眼神冰冷的回視陳豪,嘲諷道:"我看你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陳豪眼中的戲謔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嫉恨,盯著宋喜的臉,他咬著牙說:"怪不得對我愛答不理的,感情是攀上喬治笙這顆高枝了!"

宋喜不怕別的,就怕陳豪這張破嘴到處亂說,尤其是顧東旭還在這里住院,讓他知道的話……

"小喜."

宋喜正跟陳豪對峙,身後忽然傳來召喚,她扭頭一看,心都涼了半截,可真是怕什麼來什麼,顧東旭提著一條打了石膏的腿,架著拐朝她的方向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