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每月末的例行公事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天宋喜剛下手術台往休息室走,半路就見韓春萌在數落幾個小護士,小護士們清一色的臊眉耷眼,尤其是看見她走過來,眼底更是明顯的緊張慌亂.

宋喜走過去,出聲問:"怎麼了?"

韓春萌瞪了她們一眼,隨即拉著宋喜往前走,宋喜道:"你又跟她們吵什麼?"

韓春萌拉著臉說:"幾個長舌婦,天天在背後扯老婆舌,她們說你跟陳豪,正好讓我懟上了."

宋喜表情淡定,不以為意的道:"她們愛說什麼說什唄,你搭理她們,還把自己惹一肚子氣."

韓春萌瞪眼問道:"滿醫院的人都在背後說你跟陳豪,你不生氣啊?"

宋喜心想,陳豪嘛,估計上次經喬治笙那麼一嚇,以後都不敢再出現在醫院了,倒也清淨.

正想著,兜里的手機響起,宋喜拿出來一看,是個陌生沒存名字的號碼,不過後面幾位數字都是一模一樣的,一看就知道號碼的主人也不普通.

滑開接通鍵,她出聲道:"喂,你好."

"我在樓下."

宋喜先是一愣,隨即聽出是喬治笙的動靜,她本能的停下腳步,拿著手機往一旁走了幾步.

壓低聲音,她問:"有什麼事兒嗎?"

喬治笙道:"今天是月底."

宋喜恍然大悟.

每個月的最後一天,她都要陪喬治笙回他爸媽家里,這是他們家的規矩,最近幾天院里面特別忙,她都把日子給忘了.

"啊,好,稍等一下,我換衣服馬上下樓."

喬治笙那頭直接掛了.

韓春萌見她打完電話,走過來問:"誰啊?"

宋喜回道:"一個朋友."

說罷,她又道:"我晚上不跟你吃飯了,先走一步."

韓春萌問:"是叔叔的朋友?"

宋喜不與她視線相對,隨意'嗯’了一聲.

不是她故意要撒謊,實則是跟喬治笙有言在先,兩人是隱婚,絕對不能向外人透露,即便是被人發現兩人在一起,也只能承認是朋友關系,這算是他肯幫她的一個條件吧.

宋喜換了衣服匆匆下樓,因為知道喬治笙不喜歡等人,下樓後眺目一望,街對面停著一輛黑色的賓利添越,她小跑過去,因為方便,所以直接拉開車門坐進後座.

車門才剛關上,宋喜正遲疑著要不要跟他打聲招呼,坐在身前的喬治笙已然冷漠的開口:"你拿我當司機嗎?"

宋喜表情一滯,慢半拍回道:"不好意思."

說罷,她推開車門作勢下去.

喬治笙卻忽然發動車子,嚇得宋喜趕緊身體往後靠,關上車門.

車子已經往前開出幾十米,宋喜仍舊心驚肉跳,瞪著他的後腦勺,她暗道他開車之前就不能多一句提醒嗎?一口惡氣湧上來,宋喜臉都憋紅了.

可車內靜謐無比,她到底是什麼都沒敢說,自己沉寂了數秒,怒氣也倒逐漸降了下來.

上次好不容易才跟他談妥,倆人盡量不劍拔弩張,淡定,淡定,就當他是個沒素質的司機好了.

不是第一次上他的車,卻每一次都無一例外的通程無言,兩人都跟啞巴似的,開車的開車,想事兒的想事兒,一路沉默,直到車子駛入夜城現在唯一可以私人居住的四合院區域.

喬治笙把車停在大門口,宋喜解開安全帶下車,他繞到車尾,打開後備箱,里面很多盒盒袋袋的補品,宋喜上前拎了幾個在手里,多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最近醫院太忙,忘了時間,也忘了買禮物."

喬治笙看都不看她一眼,依舊冷淡的說:"本來就是走個過場,就別再浪費道具錢了."

說完,他長腿邁開,走在前頭.

宋喜碰了一鼻子灰,暗說她就不應該解釋,反正他爸媽也不待見她,更不在乎她提了什麼東西過來.

跟著喬治笙進了院子,每往里走一步,宋喜都是壓力山大,回憶著前兩次來的經曆,真是尷尬到做噩夢都能嚇醒,如果有選擇的話,她真的不想過來.

往前走了二三十米,宋喜跟喬治笙來到主屋門口,門沒關嚴,喬治笙直接伸手拉開,宋喜站在他身旁,一邊換鞋,一邊不情願的擠出笑臉,正等著他喊一聲'媽’之後,她好跟著陪笑.

許是聽到這邊有動靜,客廳里拐出一個中年美婦人,她面孔跟喬治笙有四五分的相像,尤其是一雙狐狸眼,笑起來的時候顧盼生姿,快五十的人也能美到讓人移不開視線.

宋喜僵硬的咧著唇角,慢半拍才反應過來,笑?任麗娜怎麼會對著她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