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醫院也是個講利益的地方
g,更新快,無彈窗,!

韓春萌瞪眼回道:"任爽你說話不要太損,患者才六歲,先天性心髒病這麼嚴重,不做手術會死的,你也是醫生,你的醫德呢?就為了跟宋喜作對,你連人命都能不顧?"

任爽下巴一抬,趾高氣揚的回道:"你給我閉嘴,我倆吵架哪兒輪得著你插嘴?你算什麼?畢業進醫院混到現在才剛是個住院醫師,你就知道三床患者心髒病重,那病你是懂還是你能治?治不好出了人命,黑鍋是你背宋喜背,還是醫院背?"

韓春萌叫她懟的面色脹紅,身邊宋喜面不改色,冷聲回道:"她不懂我懂,你不敢治我治,出了任何事,我擔著."

任爽最是看不慣宋喜這一點,她厭惡極了這種與生俱來的自信.

怒極反笑,她嗤聲問:"口氣可真大,你現在的能力配得上你的勇氣嗎?你還以為你爸能幫你兜下所有事兒呢?"

韓春萌氣的直抽,宋喜卻意外的平靜,平靜到像是暴風雨前的甯靜.

果然幾秒之後,宋喜開了口,聲音不大卻分外噎人的說道:"你張嘴閉嘴都是我爸怎麼怎麼樣,我爸有能力坐到那個位置,是他有本事,就算他有事兒,這種事兒也是你一輩子都經曆不了的,別動不動就拿我爸說話,你落井下石的吃相真的很難看,你要是質疑我的技術,我就先拿你練練手,我不介意給你那張胡說八道的嘴縫個最漂亮的蝴蝶結."

許是宋喜眼中的神情太過認真,以至于任爽瞪著眼睛,愣是沒敢馬上反駁,有那麼一瞬間的恍惚,她覺著宋喜敢這麼說,就真的敢這麼做.

此時看夠了熱鬧的眾人,這才開始紛紛勸阻,讓兩人都少說兩句.

三個女人一台戲,更何況滿屋子的女醫生.

正嘰嘰喳喳的時候,一個男聲從門口傳來,"小宋啊,這麼早就來了?"

聞聲,眾人齊齊朝門口看去,很快有人打招呼,"院長早."

院長微微頷首,然後只對宋喜面露笑容,"都說你是模范,我信了,離上班還有些時間,現在有沒有空?"

眾人全都意味深長的盯著宋喜瞧,不曉得院長為何會突然對她這麼熱絡.

宋喜點頭,隨著院長一起去到樓上辦公室.

院長跟她打了會兒官腔,繞了半天才說:"小宋,我已經嚴厲的批評了副院長,他怎麼能這樣呢?即使是無私心的為了醫院好,那也不能帶著你出去喝酒應酬啊,聽說你受了委屈,我必須要向你道歉,我之前完全不知道這件事,不然我一定會阻止."

宋喜從小在官腔聲中熏陶,是真是假,她聽前面十個字就夠了,心底冷笑卻不戳破,她只淡淡道:"過去的事兒就算了,我也是自願去的."

院長先是贊她懂事兒,隨後話鋒一轉,出聲道:"聽說海威集團的喬治笙答應資助咱們醫院一千萬,副院長跟我說的時候,我還不信,我說他年紀大了,沒准聽錯了,你當時也在場,這件事是真的嗎?"

宋喜面無表情的點了下頭,"是真的."

院長馬上露出笑模樣,商量的口吻對宋喜說:"我們醫院這邊還沒有跟海威集團打過交道,這樣吧,這次的項目就交給你全權負責,只要順利談成,可比三篇定職稱的論文稿還重要啊."

這種暗示特別明顯,知道宋喜馬上就要交論文評職稱.

讓人做一件難事之前,總要許以好處,這樣對方就算是想拒絕,都得衡量一二.

說實話,宋喜還真不在乎評職稱,她看向面前笑容和藹的院長,詢問道:"院長,我有一個小要求."

此時院長最怕的就是她沒要求,有要求就好商量,他馬上道:"你說."

宋喜回道:"我想免費給一個家庭特別貧困,心髒法洛四聯症的孩子做手術,希望醫院支持."

院長不假思索的回道:"這事兒我聽你們心外的主任提過,為醫者有善心,也有這樣的能力,這是好事兒,必須值得鼓勵,更何況海威資助我們醫院一千萬,為的也是慈善事業,這事兒就這麼定了,慈善的第一筆錢,就用在這個孩子身上."

說話是門藝術活兒,尤其是聰明人跟聰明人之間,宋喜從院長辦公室出來,不由得站在原地出神,心想,她就是一個醫生,什麼時候開始像個商人一樣,利益交換了?

不過轉念一想,她馬上就釋然了.

都說人活著本就不易,如果覺得容易,那一定是某些人承擔了她本該承受的苦,宋元青護了她太多年,慶幸她還沒完全成長為一顆溫室里的花朵,不然這三個月的各方摧殘,花朵早就凋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