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打狗也得看主人
g,更新快,無彈窗,!

陳豪'啊’的悶喊一聲,抬手捂著左邊眉骨,宋喜站在距離他不到兩米遠的位置,眼中沒有恐懼,唯有刻骨的鄙夷和憤怒.

約莫五秒過後,陳豪拿開手,用睜著的右眼一看,掌心處見了紅,他當即怒從心生,咬牙切齒的罵了聲'操’,隨即起身就奔著宋喜去了.

宋喜不閃也不躲,因為整個大腦都是一片空白的,在眾人起身欲攔之際,唯見空中一抹亮光劃過,有什麼東西橫空而落,正好擊在陳豪臉上,陳豪只覺得針刺一樣的疼,而且火燒火燎,他連聲音都發不出來,本能的倒吸冷氣,待回神之後,低頭去看,腳邊是半根抽剩下的煙,煙頭金紅,還燃著.

屋里面抽煙的人並不少,可是敢把煙扔在他臉上的人……

陳豪不假思索的看向桌對面,那里喬治笙依舊老神在在的模樣,修長的手指有意無意的撫摸著水晶煙灰缸的邊緣.

所有人都屏氣凝神,沒人敢吱聲.

陳豪怒不可遏,一口惡氣已經沖上腦門,可對上喬治笙淡漠的視線,他還是強忍著脾氣,似笑非笑的說道:"笙哥,是不是喝多了?這扔的可真夠遠的."

喬治笙云淡風輕,面色不改的道:"你有意見?"

陳豪神色一沉.他在夜城大小也是個人物,當眾被喬治笙把煙頭扔在臉上,他主動給台階,對方還不下,這要是傳出去,他以後還要不要混了?

"什麼意思?"陳豪臉上笑意斂去,氣氛陡然變得壓抑鋒利.

喬治笙眼皮都沒挑一下,徑自道:"打女人別當著我的面兒打."

聞言,陳豪終于明白,卻更加的不服氣,所以陰陽怪氣的說:"笙哥夠憐香惜玉的,我打我自己的女人,你也跟著心疼?"

喬治笙幽深的目光移向宋喜,定格在她那張蒼白的面孔上,薄唇開啟,"你是他的人?"

宋喜喝了很多酒,可此刻腦子卻分外清晰,一面是喬治笙,一面是陳豪,她哪邊都不待見,可如果非讓她選擇一方……

"不是."粉唇上下一張一合,她聲音不大卻分外清晰.

喬治笙幾乎是意料之中的勾起唇角,陳豪卻是面色陰沉,目光狠厲的瞪著宋喜.

喬治笙起身,邁步走向宋喜,抬手抓著她的手腕,欲帶她一同離開.

陳豪面色變了幾變,到底是咽不下這口惡氣,沉聲說:"你不缺女人吧?喜歡我幫你找,宋喜是我看上的,你就這麼帶走,不給我面子?"

喬治笙聞言,停下腳步,轉身看向陳豪,問:"你想要面子?"

陳豪不置可否,微揚著視線跟比自己高半個頭的喬治笙對視.

今兒他也是被逼上梁山,一來宋喜他看上好久,不能就這麼白白讓出去;二來喬治笙當眾挫他,這麼多人都看見了,他要是一句話都不說,往後在夜城真是沒立足之地了.

室內的火藥味十足,戰爭一觸即發.

眾人都看到喬治笙慢條斯理的伸手摸向桌邊的水晶煙灰缸,但卻沒人想到,下一秒,他忽然揮手就把煙灰缸砸在陳豪腦袋上,刹那間,煙灰缸整齊的碎開兩半,其中一半掉在地上,另一半仍舊被喬治笙拿在手里.

陳豪被砸懵了,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悶哼,人還沒等做出反應,已是被喬治笙拿著剩下的半個煙灰缸,抵在脖子處,逼到貼在牆壁上.

煙灰缸的鋒利切口將陳豪的脖子抵出血絲來,與此同時,他腦袋上被砸的那一下,這功夫才開始汩汩的往下流血.

喬治笙俊美的面孔上波瀾不驚,看著臉色煞白,瞳孔縮小的陳豪,他輕聲問道:"你要面子?"

脖子那里傳來清晰無比的刺痛,他甚至不敢大喘氣,因為每碰到切口一下,都是火辣辣的疼.

疼痛讓人清醒,他無比後悔為何要在喬治笙面前叫板,後背緊貼在冰涼的牆壁上,他不敢大動作的搖頭,只能神色惶恐的回道:"笙,笙哥,我錯了,我喝多了亂說話,您別往心里去."

偌大的包間,針落有聲,喬治笙一字一句的說道:"她,我看上了,打狗也得看主人,知道嗎?"

"知道,知道."陳豪連連應聲.

大家都以為喬治笙這是沖冠一怒為紅顏,可唯有宋喜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臉色慘白慘白,比陳豪更甚.

喬治笙把她比作狗,他養的一條狗.

說完這句話,喬治笙過了幾秒之後才收回手,將半個煙灰缸隨意往桌上一扔,伴隨著'砰’的一聲響,他拽著麻木的宋喜開門往外走,完全不顧身後一眾人皆是臉色煞白,仿佛剛從鬼門關逃出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