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只為羞辱
g,更新快,無彈窗,!

副院長不管他這話里帶不帶刺兒,他只覺得天上掉了個大餡兒餅,忙站起身,拿起酒杯,滿臉毫不掩飾的激動和開心,"喬先生,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謝您才好,我敬您一杯,感謝您為醫療事業做出的貢獻."

喬治笙依舊維持著之前的姿勢,舉止慵懶,眼神清冷,不緊不慢的抽煙,目不斜視.

副院長站著,手中的舉杯也舉了老半天,桌上沒有人敢接話,他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老臉漲的通紅.

喬治笙是真的不在乎,他也不覺得有任何尷尬,自顧自抽了幾口煙,他薄唇開啟,忽然出聲說:"怎麼到我這兒就是這待遇了?我是錢拿得比別人少,還是長得比別人差,不配女人敬酒?"

話說到這份兒上,眾人終于恍然大悟,感情喬治笙是看上宋喜了.

副院長尷尬的站在原地,隨後慢慢把頭轉向宋喜,陳豪也是臉色一變,幾秒後不著痕跡的把手臂從宋喜肩膀上拿下來.

副院長算是看明白了,讓宋喜陪陳豪喝酒,不過是減幾個百分點而已,但喬治笙可是一張口就是一千萬,孰輕孰重,他心底立見分曉.

"宋醫生,別愣神了,喬先生說的是真的,快點兒敬喬先生一杯."

宋喜眼神略顯空洞,她覺得這一刻,桌上所有人看她的神情,一定像是在看一個陪酒女,可她不是女公關,是醫生.

副院長也知道她的脾氣,怕她繃不住壞事兒,所以壓低聲音說道:"多出來的錢我們還能辦一個救助基金,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打蛇打七寸,宋喜的七寸就是為醫者,希望更多的人能不受病痛之苦.

喉頭微動,她站起身,拿著剛才要敬陳豪的那杯酒,看向對面的喬治笙,粉唇開啟,輕聲道:"謝謝喬先生."

喬治笙眼皮一掀,抬眼看著面色發紅的女人,似笑非笑的道:"宋醫生本科不是學醫,是學社交的吧?能屈能伸,是不是現在有人喊個一千萬以上的價,你馬上就能把酒杯轉到別人面前?"

一桌子人大氣都不敢喘,誰知道喬治笙葫蘆里面到底賣的什麼藥,他處處針對宋喜,但又肯出錢資助她所在的醫院,別說他花一千萬,就是為了爽快一下嘴.

就連陳豪都是後知後覺,納悶喬治到底是什麼時候看上宋喜的.

宋喜拿著酒杯,臉色忽紅忽白,還隱隱針刺一樣的疼,喬治笙沒動她一根手指頭,卻仿佛扇了她無數個大巴掌.

心底難過到極處,她只想這一切都是噩夢一場,只要她努力睜開眼,一切都能回歸正軌,她還是那個無憂無慮的女孩子,也永遠不會遇見對面那個惹不起的男人,喬治笙.

喬治笙一刻不發話,宋喜跟副院長就都得舉著酒杯站在原地,副院長余光瞥見宋喜微垂著視線,仿佛靈魂都出竅了一般,端得惹人愧疚,如果不是他執意讓她過來,也不會有這一系列的事情.

到底是個男人,也被人尊稱了幾十年的老師,他暗自一咬牙一跺腳,對著喬治笙笑說:"喬先生,您別開玩笑了,小宋是我們醫院最好的醫……"

他話還沒說完,喬治笙就冷眼瞧向他,沉聲打斷:"我跟你很熟嗎,需要跟你開玩笑?"

副院長對上喬治笙那雙冰冷的雙眼,差點兒沒嚇得把酒杯扔掉.在此之前,他從未見過喬治笙本人,但喬治笙三個字在夜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坊間都盛傳一句話,甯可得罪閻王爺,也別去惹喬治笙.

如今喬治笙一不高興,屋內溫度驟降十度不止,人人自危.

今兒這局是陳豪做東,別人可以不說話,他不能.

朝著喬治笙咧嘴一笑,他出聲道:"笙哥別跟他們這幫人一般見識,他們天天在醫院里面待著,腦袋都待傻了."

話罷,他側頭低沉著聲音對宋喜說:"去敬喬先生一杯,愣著干嘛?"

宋喜一動不動,喬治笙剛才說了那樣的話,她要怎麼忍辱喝下這杯酒?而且她憑什麼聽陳豪的?

陳豪見狀,頓時火大,他猛地伸手推了宋喜一把,大聲道:"我說話你沒聽見?"

宋喜猝不及防,被他推了個踉蹌,杯中酒盡數晃出去.

陳豪緊蹙著眉頭,滿眼給臉不要的神情,嘴里面罵著:"還拿自己當副市長千金呢?我給你臉才讓你坐在這兒,不給你臉,你連個公關都不如!"

此話一出,眾人面色各異,唯獨喬治笙表情淡淡,余光不著痕跡的瞥向宋喜所在的方向.

宋喜背對陳豪,停頓三秒有余,忽然猛地回身,用力將手中酒杯砸向座位處的陳豪,誰也沒想到她竟然敢這麼做,驚詫之際,已是于事無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