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擲千金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杯酒若是喝了,當著喬治笙的面,可能她這輩子都抬不起頭來了.

"慢著."

當陳豪傾身湊到宋喜面前的時候,包間中一個清冷的男聲傳來,這聲音不大,但卻輕而易舉的穿過部分人的哄鬧,成功讓現場鴉雀無聲.

宋喜心底咯噔一下,陳豪則頓了頓,隨即聞聲望去.

喬治笙將抽到一半的香煙按死在手邊的水晶煙灰缸里,薄唇吐出一口煙來,他一雙漂亮到模糊了男女的狐狸眼中啐了五分冷和五分嘲,不慌不忙的說道:"是我孤陋寡聞了嗎?現在的女醫生還兼職女公關?"

他話音落下,宋喜只覺得渾身上下的血液一股腦的沖到面門,那是血氣翻湧的感覺.

她一個字都說不出來,甚至不敢往他那邊看.

沒人敢接喬治笙的話茬,他就自顧自的又說了一句:"還是女公關都走投無路,下海當了醫生?"

副院長都五十多歲了,老臉通紅,垂目不語.

室內安靜幾秒之後,還是陳豪滿臉賠笑的回道:"笙哥,她確實是醫生,這個我敢拍著胸脯保證,我女人."

說罷,不待宋喜回神,他的爪子已經摟在她肩膀上,宋喜渾身一震,本能的一把推開他,眼神中透露著一時間沒有遮掩好的深深厭惡.

這下就熱鬧了.

滿室的人皆是面色各異,明知道宋喜是來求陳豪幫忙的,可這當眾撂臉子算是鬧得哪出?

"嗤……"

一聲飽含了嘲諷的笑聲打喬治笙鼻間發出,他俊美的面孔上滿是意味深長的促狹,唇瓣開啟,出聲說:"幾個意思?我看宋醫生這反應,像是有話要說."

陳豪臉色變了好幾番,宋喜當眾不給他面子,其他人大氣都不敢喘,唯獨喬治笙看熱鬧不嫌事兒大,最關鍵的是,他不敢當著喬治笙的面發飆,怒氣在心底轉來轉去,最後他嘴角一咧,笑著道:"讓笙哥看笑話了,她就是臉皮薄,讓我慣得脾氣又有點兒大."

說話間,他重新把手臂搭在宋喜肩膀上,用力握著她一側肩頭,看似溫和的笑問:"笙哥問你話呢,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宋喜左肩膀處傳來刺痛,看來陳豪是真的急了,不然也不會下這麼重的手,她臉色通紅,卻不是因為喝多了酒,而是因為飯桌對面的喬治笙正在看著她.

大腦亂成麻,可心底卻意外的清晰,她明白喬治笙不過是想看她出丑,但她偏不能讓他看.

當著所有人的面,她慢慢側頭面向陳豪,對他勾唇微笑,"不是要喝酒嗎?現在是想故意岔開話題?"

陳豪看著宋喜那張顧盼生姿的靈動面孔,只覺得心猿意馬,他追她不是一天兩天了,以前她對他都是愛答不理,甚至可以說是不屑一顧,如果不是家逢巨變,此刻他能有機會把手搭在她肩膀上?

說他趁人之危也好,鑽空子也罷,反正他看上她了,只要能得到她,他不在乎損失個幾百萬.

原本他笑容中帶著警告,如今宋喜沖他一笑,他頓時神魂顛倒,手上的勁兒一松,笑著回道:"喝,只要你敬的,毒藥我都喝."

宋喜察覺到他松了勁兒,可她肩膀那里還是隱隱作痛,打個巴掌給個甜棗,他真當她是三歲小孩兒?

宋喜重新拿起酒杯,陳豪則得寸進尺的拉著椅子湊近她,一手攬著她的肩膀,另一手拿著酒杯,兩人隨時准備喝交杯酒.

對面喬治笙漆黑如夜的瞳孔中,刹那間滑過一抹殺色,只不過這神情來得快去也快,轉眼就被玩味所取代,他再次開口打斷兩人.

"你那批器材多少錢?"

陳豪一想到跟宋喜喝交杯,已是心癢難耐,又被打斷,他心里焦躁,可因為出聲的人是喬治笙,他不得不停下來,不敢表現出絲毫不耐,認真回答:"他們醫院需求量大,全套下來要七八百萬."

大家都不知道喬治笙突然開口問這個干嘛,包括宋喜在內,全都偷偷在打量他臉上的神情.

只見喬治笙又點了一根煙,靠坐在椅背處,慢條斯理,慵懶的說:"我最近一直想做點兒慈善,正愁不知道做什麼好,那就投醫院吧."

眾人一臉茫然,似是沒能馬上回神,喬治笙抽了一口煙,薄唇下吐出嫋嫋的白色煙霧,聲音不大,卻明確的解了眾人心中的疑惑,"我拿一千萬,資助醫院購買醫療器材."

此話一出,眾人目露驚詫,宋喜眼底也是閃過了一抹始料未及.

副院長在驚愕之後第一個忍不住,側頭看向喬治笙,不確定的笑問:"喬先生,您說的是真的嗎?"

喬治笙眼皮都沒挑一下,淡淡道:"我看起來像是喝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