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因為我是一家之主
g,更新快,無彈窗,!

裴擎南笑著看一眼柏芊兒,說道:"不用專業的團隊,普通的婚紗攝影就行了.地點還沒有定,只有兩天的時間拍攝,到時候看怎麼方便就怎麼拍.盡量選擇國內,國外太折騰,勞命傷財."

實際上,剛才他考慮過國內還是國外這個問題.

小北自幼跟著父母在桑扶國長大,生活十分單調,去過的地方也很少.

後來大學才去了法國.

那是一個浪漫的國度.很多人都喜歡挑選法國那樣浪漫的國度拍攝婚紗照.

但是他考慮到法國于小北而言已經少了一些新鮮感.

他不信她在法國四年,沒有去看過巴黎聖母院,艾菲爾鐵塔和普羅旺斯的薰衣草園……

與國外比起來,他倒是覺得國內很多地方值得一去,也更值得留念.

美好的X西古鎮.甯靜的吊腳樓,純樸的民風,他們穿著民族的服裝,站在吊腳樓前對望.

烏蒙大草原,當歌縱馬,看落日夕陽.

西藏布達拉宮,搖動經筒,許下一輩子的誓言……

與國外比起來,他反而傾向國內.

"那怎麼行?拍婚紗照對女人來說很重要!"柏芊兒說,"從定制婚紗和別的情侶套裝,挑選高端的拍攝團隊,取景,修圖,所有的一切,對于女人來說都是極其重要的."

裴擎南看說:"我們情況特殊,不用那麼麻煩."

柏芊兒眸光微閃了一下,看向裴擎南,說道:"不管怎麼樣,婚姻是一輩子的事."

"不好說!誰知道會不會一輩子?"裴擎南抬眸看向柏芊兒,勾唇無所謂地一笑.

柏芊兒蹙了蹙眉,說道:"不管能不能一輩子,都應該重視的.那個H秀的國際攝影團隊不錯,你要不要選擇?他們有長駐國外的攝影師,更知道要從什麼角度取景,對于花景他們也能夠更精准地把握花期."

"不用那麼麻煩,我已經定好了."裴擎南說.

"好吧."柏芊兒不再勸.

她笑著提醒:"擎南,你記得抽時間看這些文件."

"嗯."裴擎南應聲.

"那我先去忙了,一會兒我可能要回Daisy."柏芊兒說.

裴擎南應聲:"嗯.太忙的話就不用過來,很多事情你不必親力親為,交代下面的人去做就好了."

"嗯,我盡量,不過有些東西我不太放心."柏芊兒說著俏皮一笑,"拿了工資當然要盡心盡力."

裴擎南也開玩笑說:"聘到你,我賺大了.改天請你吃飯."

"好啊."柏芊兒應聲,離開裴擎南的辦公室.

走到門口,她回眸望著裴擎南,微笑著提議:"擎南,女人都很在意拍婚紗和婚禮的事情的,你多重視一點."

"不用!"裴擎南說.

柏芊兒再笑了一下,離開了.

柏芊兒離開以後,裴擎南拿起手機,打開相冊,將偷拍到的幾張秦小北的照片調出來,他的眸光便不自禁地變得寵溺.

這個女人睡覺的樣子就像一條狗,倦縮成一團,她一定知道自己睡姿難看,所以才會問他摸她頭的時候是不是覺得在摸一條狗?

"哈哈!"裴擎南想著便笑起來.

他又看了另外幾張照片.

一張低著頭專注地畫畫,那專注的眼神讓他心跳都加快.

有人說,這世上有幾種女人最美:善良的女人,專注的女人,自信的女人!

果然是有道理的,秦小北專注的樣子,周身都帶著光.

還有一張冥思苦想狀,眉毛蹙起來,她竟然還咬筆頭,二十多歲了還咬筆,莫名被萌到……

柏芊兒回到辦公室,她眸子里閃過精光.

廷昊說,沒有重要的事情,不要給他打電話,等到每個月約定見面的時間當面說.

言外之意,有重要的事情是可以給他打電話的.

她猶豫著要不要給他打電話?

看到裴擎南要拍婚紗照了,她突然也想拍婚紗照,她與顧廷昊相戀,已經有三年了!

在辦公室里來回踱了幾圈,她越發想念廷昊的聲音,終是忍不住地撥通了他的電話.

電話一通,她的聲音便變得格外溫柔:"廷昊,是我,芊兒!"

"嗯,有什麼重要發現?"顧廷昊的聲音傳來.

柏芊兒咬了咬下唇,說道:"現在我每天都會在裴擎南這邊的精誠公司工作兩小時以上,我發現帝都有家公司與精誠的合作很密切."

"嗯.把帝都那家公司的名字告訴我!"顧廷昊說.

"叫NQ集團!"柏芊兒說.

"嗯.芊兒,辛苦了!我很忙,沒有別的事就掛了!"顧廷昊說.

"廷昊!"柏芊兒喊了一聲.

"嗯."顧廷昊應聲.

他的聲音始終帶著一點淡,這是他一慣的風格.

長久的按部就班,使他的性子變得比一般人更冷一些.

"廷昊,你愛我嗎?"柏芊兒突然問.

也許是因為看到別人要拍婚紗照了,看到了別人的幸福,所以變得多愁善感了起來.

"我愛你!從三年前開始,從未改變!"顧廷昊說.

柏芊兒唇角便揚起溫柔的笑容來:"我也愛你,廷昊!"

說廷昊兩個字的時候,她覺得格外甜蜜.

"嗯,帝都見!"顧廷昊說.

"廷昊,等一下!"柏芊兒說.

顧廷昊那端便沒有掛斷電話.

柏芊兒說:"裴擎南與秦小北要拍婚紗照了.裴擎南選擇的是國內的景,可見他們兩個人的感情依然不太好."

"芊兒,我說過,你可以使用任何手段,但是要堅守底限.我顧廷昊的妻子,身體必須是乾淨的."顧廷昊說.

"我明白,廷昊,我的身體和心,都是屬于你的."柏芊兒說.

"帝都見!"顧廷昊掛斷了電話.

柏芊兒握著電話咬著粉色的唇瓣,心情略複雜.

廷昊要的東西,她一定會幫他拿到!

裴擎南看著秦小北的照片,他忍不住又給她去了電話:"下午早點下班!"

"我今天好忙的,有事麼?"小北問.

裴擎南:"……"

現在這女人比他都忙!到底她是總裁還是他是啊?

他說:"五點我准時接你!"

原本想說四點的,想著這女人確實要畫圖,他多給她一個小時.

"我真的好忙啊,不知道什麼時候下班呢."小北在電話里說.

裴擎南聲音稍沉:"之前是怎麼約定的?要是工作不利于孩子就辭職在家,我養你."

"可是沒有孩子!"小北說.

"五點准時在路邊等著."裴擎南說.

"我為什麼事事都要聽你的?"小北怒.

"因為我是一家之主!"裴擎南說.

砰--

小北直接掛斷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