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司愛華送蝦
g,更新快,無彈窗,!

大家都離開了裴宅,司愛華突然覺得不適應了起來.

已經好多年沒有這樣的感覺了,前次覺得不適應不舒服,還是更年期的時候,那時候兒子媳婦們離開,裴宅一下子變得空蕩,她覺得心里十分煩躁.

這次,她狂躁的原因,更多的來自于擎南.

現在不像以前,以前大家都得按時回部隊.部隊紀律嚴謹,不能輕易回裴宅來.

可是現在擎南已經不是軍人了,他完全可以長住裴宅的.但是他還是選擇正月十六離開了.大概心里還是對她存著怨氣的.

越想司愛華就越覺得心頭發堵.

正巧老爺子的一個老部下過來探望老爺子,帶了一些新鮮的青蝦過來,說是自家養殖場養的.

量有些多,幾十斤.

老爺子交代廚房吃不完就凍起來.

司愛華看著蝦,想了一下,她決定拿一點送過去給擎南.

她是長輩,原本要送東西也理應是擎南給她送.

可是再想一下,母子之間又何必這樣端著?自然是怎麼相處舒服怎麼來就好了.

她正好過去看看平常擎南和秦小北都是怎麼生活的?誰煮飯?

還有,秦小北會不會收拾房間?

想著,司愛華便讓廚房給她單獨打包了幾斤蝦,她拿著讓司機送她去擎南的別墅.

半道上,她看了一眼時間,才不到四點,這個時候別墅里大概也是沒有人的.她皺了皺眉,干脆去找秦小北了.她正好也看看秦小北的工作狀態.

以前和季雨薇找過秦小北一次,那次沒有去公司,就是在路邊看到了秦小北,她們公司在搬.春節的時候聽二媳婦提了一句小北的公司搬到龍洲國際去了.

"老張啊,咱們去龍洲國際."司愛華吩咐司機.

"好勒."司機爽利地應聲,調了個車頭就往龍洲國際方向而去.

小北在朱姐辦公室,聽朱姐倒苦水.朱姐越說越覺得苦,小北越聽越忍不住笑.

朱姐的桌子上,擺了一堆至少十幾張男人的照片.全是她春節回去相親見過的人.

她拿著照片給小北挑,問小北第一眼會看上誰?

小北挑了一個長得還比較帥看上去也比較成熟穩重的男人照片.

照片里,男人頭發比板寸稍長一些,頭發梳得豎起,西裝革履的樣子看上去很有派,眼神也還比較正,讓人覺得比較順眼.

朱姐大呼:"對,我也是第一眼看上他了,我覺得我們的氣質很相符."

小北笑:"是啊,你們氣質看上去比較相符,後來呢?"

朱姐臉色就苦了:"後來我就讓介紹人安排見面啊!見面以後,他問我多大,我說我29,他說他也29."

"很合適啊,然後呢?"小北問.

朱姐苦著臉:"我當時很激動啊,我說這是緣分.他說他不能接受比他年紀大的女人,我說我們同年的,你怎麼知道我年紀比你大?他說他第一眼看到我就覺得我年紀比他大."

"不會說話啊!"小北感歎.

朱姐伸手摸自己的臉:"我看上去年紀大嗎?他看上去至少三十好嗎?"

"你看上去年紀一點也不大,就像二十!他三十五!"小北說.

"我十八啊!"朱姐磨牙.

小北笑著認同:"對,十八!"

朱姐翻了個白眼說:"你再看看,除了這個,你覺得哪個順眼一點?"

小北又挑了一張照片,男人看上去比較老實厚道的那種.

朱姐立即從里面翻出另一張照片來遞給小北看:"這個男人長得這麼帥,顏值就比剛剛29那個差一點點,你怎麼不挑他?"

小北看著朱姐手里的照片說:"我覺得他看上去比較花心."

"哪看出來的啊?"朱姐問.

"他眼睛泛桃花."小北笑著說.

朱姐就咬牙了:"這就是個渣渣啊!第一次見面,我們相互介紹了自己以後.他問我是不是處?"

"呃!"小北額上滑下三條黑線,隨後眸光一亮,好奇地問,"那你怎麼答的?"

"我當然也問他是不是處啊!"朱姐呵呵冷笑,"特麼的你猜他怎麼說?他說28歲的男人要還是處的話,別人會覺得他有病."

"厲害了!"小北無語.

朱姐憤然:"真特麼賤啊!只會要求別人從不要求自己的人,實在是讓人惡心至極.後來我拎起包包准備走,他讓我留步,我就坐下來聽聽他還有什麼說的?

他說他理想中的對象,比他至少小五歲,這樣看上去年輕.我說我不符合他的條件,壓根就沒有見面的必要,浪費雙方的時間.他有點生氣,說我不尊重他,不聽他說完.哈哈,我覺得我當時腦子一定短路了才會聽他接著說.

他說他希望他找的對象有自己的工作,最好是自由職業者,以後生了孩子還可以在家里兼職.我雖然年紀不符合他的條件,但是如果是處又能夠在家里工作,以後既兼顧著做好家務又帶好孩子的話,他還是可以考慮的."

"我去,哈哈,我好想笑,朱姐,我好想笑怎麼辦?"小北吃吃地笑.

果然林子大了,什麼樣的鳥都有.

朱姐白小北一眼,無語地說:"回去相個親,真是什麼牛鬼蛇神都見到了."

朱姐拿著照片數:"這個,嫌棄我嘴唇不夠厚,以後沒福氣.這個,嫌棄我長得太高,把他襯得矮了.我特麼就只有165,他160的個子,需要我把他襯矮嗎?這個問我多少工資,我怕說太高嚇著他,我說我六千.結果人家說,他是聽到我在龍洲國際里面的公司上班他才來相親的,結果只有六千的工資,比他也高不了幾塊錢.敢情他是想婚後吃軟飯了.那也得先長張小白臉啊!"

"哈哈!"小北哈哈大笑.

她不由地想到裴擎南.被罵了一句小白臉,人家就把人起訴了.

說起來,裴擎南是真的很好了!

人是不是優秀,真的是比較出來的.

乍一看覺得不怎麼樣,與一堆人一比,是不是出彩就一目了然了.

朱姐相親的這些男人身上的毛病,裴擎南身上一個都沒有.真是讓人慶幸!

想著,她又忍不住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