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愛吃不吃,不吃扔掉
g,更新快,無彈窗,!

裴擎南與小北一起吃年夜飯.

大桌上的每一道菜,他們的小桌上都有,不過都是小份的,而且是給裴擎南一個人准備的.

小北的餐又是單獨的了,因為她做"小月子".裴爺爺怕廚房那邊再疏忽,特意讓呂品這邊配了食譜以後,他親自去廚房里交代的.務必清淡,卻又要拿出看家本領來,盡最大的努力讓湯或菜味道更好吃,最好還能夠幫助開胃.

廚師們是為難的,食譜里交代得很清楚,很多配料都是不能放的,不放配料的菜或湯,又哪里能好吃?

不過老爺子既然交代了,他們就努力做!

小北端著面前的湯就開始喝.

裴擎南伸筷子在她的碗上敲了一下.

"干嘛?"小北問.

裴擎南指指桌上的菜,笑著問:"這麼多菜,你不想吃?"

小北剜裴擎南一眼:"你不要勾引我!"

"勾引?"裴擎南玩味又曖昧地看著小北.

她今天的臉色看起來比昨天好多了,他還特意問了呂品,她要不要忌口?

呂品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他,問他是不是秀逗真的以為秦小北流產了?

只是誤食了墮胎藥,要是想要養養,就吃幾天清淡的,要是想嘴上痛快,那就百無禁忌,愛吃什麼吃什麼,心情好才是這世上最大的補藥.

小北白裴擎南一眼:"我喝湯,今天的湯挺好喝的."

以前每次她想與他一起吃飯,都被他捉弄然後拒絕了,她才不會再上當.

"呂品說只要不是強烈辛辣刺激的食物,你都可以吃."裴擎南說.

小北又白了裴擎南一眼,繼續喝湯,他的話,她才不信.他一定是故意引誘她,勾起她強烈的食欲以後,告訴她她不能吃!他就是這樣一個混蛋,以捉弄她為樂.

裴擎南看著小北的樣子,勾唇一笑,伸筷子往她碗里夾菜.

紅燒肉,爆炒腰花,干鍋筍片……她平常愛吃的菜,他都給她夾,只夾了幾個菜,她的碗就堆得沒辦法下嘴了.

小北看著自己碗里的菜,震驚地看向裴擎南.

"老公對你好吧?"裴擎南笑著朝小北挑眉.

小北又怪異的眼神看裴擎南.

"吃啊!傻了?"裴擎南說.

小北再看裴擎南一眼,就開始吃.

發現裴擎南沒有再惡作劇,她才放下心來.

見小北碗里的菜吃得差不多了,裴擎南又給小北夾菜,說道:"今年情況特殊,不過假懷孕的事情總算是過去了.從明年開始,每一年我們都和大家在一起吃年夜飯,那樣會更有年味!"

小北默默吃飯,低頭不語.

司愛華對她下了墮胎藥,裴擎南一句話都沒有說,她心里不是不難過的.雖然孩子的事情是假,但司愛華對她用狠辣的手段是真,裴擎南內心里護著司愛華也是真.

當然,那是生他養他的母親,他護著情有可原.但是一句替司愛華解釋的話都沒有,她心里還是有落差的.

她盡量讓自己不要去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她又不是他的誰,他也不是她的誰,他對她是好是歹她何必在意?

裴擎南知道小北心情不好,也不再多說,默默地給她夾菜.

敲門的聲音突然響起來,小北立即抬起頭來看著裴擎南.

裴擎南勾唇一笑,淡定地把小北碗里的菜全部用筷子扒到他碗里,再把小北的飯翻過來,看上去就是白米飯了.

敲門聲又響了響,裴擎南起身去開門.

司愛華站在門口,手里拿著兩盒包裝精美的堅果.

她往里面看了看,看到秦小北臉色不太好,她眉頭擰了擰,心頭還是內疚的.她只是想讓秦小北離開擎南,從來沒有想過要對她的身體進行傷害,更沒有想過要弄掉她的孩子.現在弄成這樣,她心情很煩躁.

她把堅果遞給擎南,低聲說:"做小月子可以吃堅果,對身體有好處.今天過年,你們也象征性地坐一會兒,吃點堅果,不要太晚,不要守歲了."

裴擎南看著堅果,沒有接.

司愛華脾氣就上來了:"我說了不是我做的.我在你心里就是那樣的人?你以為我還會對她做出什麼來嗎?孩子都沒了,我的孫子都沒了,難道我還要拿兩盒堅果來害她的命?"

說著她生氣地將堅果塞裴擎南手里,憤然道:"愛吃不吃,不吃扔掉!"

說完就走了.

裴擎南望著母親的背影,雙眸危險地半眯.還說不是她,不是她那內疚的怒氣又是從何而來?

裴擎南深吸了一口氣,拿著堅果回屋.

吃完飯以後,裴擎南問小北要不要看電視?

小北說看一會兒,裴擎南最後還是把堅果拆了准備一起吃.

小北知道那是司愛華拿過來的東西,碰也不碰.

裴擎南也不勸,他兀自吃著.

晚上九點,小北去洗澡睡覺,裴擎南關了電視與她一起回臥室.

小北以為裴擎南又要獸性大發,沒想到他與昨晚一樣,洗了澡以後便與她一起躺在床上,他擁著她,吻她的頭發,額頭,唇瓣,都是溫柔的吻,仿佛這所有的一切都無關欲,只是單純的喜歡與愛戀.

小北感受著裴擎南的溫柔,心里卻仍然橫著一個司愛華.

她努力不讓自己多想,她閉上眼睛睡覺,迷迷糊糊也就睡著了.

"對不起!"半夜,裴擎南在小北的身後說.

他輕輕地摸著她的發絲,低聲說:"以後我會護好你!"

正月初三,季雨薇過來拜年,司愛華對她的態度變得冷淡起來.

季雨薇心里不是滋味,她主動過來挽著司愛華說:"阿姨,我們一起去園子里走走吧,好久沒來看看裴家的園子了.臘梅開了吧?這個季節的臘梅一定開得很漂亮!"

裴老說:"去走走吧."

他是看愛華自小北流產以後整天悶悶不樂,所以讓她去園子里走走.

老爺子都發話了,司愛華不想忤逆,正好有些話當面與季雨薇說清楚.她便應了一聲與季雨薇一起去逛園子.

走到裴家的花園,季雨薇四處看了看,見四下無人,她問道:"阿姨,您與裴爺爺說了秦小北以前坐台所以自然流產的事情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