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小北腹痛
g,更新快,無彈窗,!

喝完湯以後,小北與裴擎南去爺爺書房.

明天就大年三十了,今天爺爺寫對聯.到時候大家一起貼完對聯,也就准備迎接明天的大年三十了.

小北幫爺爺磨墨,裴擎南幫著裁紙.

裴老看著擎南小兩口很是默契的樣子,他神色越發慈愛.

裴擎南將紙折好,小北的墨也磨得差不多了,裴老提筆開始寫對聯.

小北放下墨,覺得肚子有點疼,她想上洗手間,又不太好開口.她有點難為情,蹙眉看向裴擎南.

裴擎南望著小北問:"怎麼了?"

小北低頭看自己的肚子,示意裴擎南她肚子疼.

裴擎南沒理解,又問:"怎麼了?"

小北腹部突然抽了一下,她立即伸手摁住肚子.

裴擎南看到小北伸手按住肚子,哪里還能不明白?

他立即扶住她,緊張地問:"怎麼了?"

"肚子有點疼!"小北說.

裴老一聽小北肚子疼,立即將筆放下:"快,扶在沙發上躺著,我叫小呂過來!"

裴擎南一把將小北打橫抱起,往外走:"爺爺,讓呂品來我那里."

他步子很急,抱著小北迅速下樓,一邊問:"你感覺怎麼樣?"

他想到早上的湯,傭人特意的交代,他眉頭就擰得死緊.

原本還以為母親終于開始關心小北了……母親到底在湯里加了什麼?不可能!母親不是那樣的人,絕對做不出在湯里加料的事情來.

他步子邁得更大了.

一腳將房間門踹開,他將小北抱到床上,拉被子將她蓋起來,替她脫了鞋以後,他伸手摸著她的肚子,神色凝重:"你感覺怎麼樣?好些了沒有?是哪種痛?"

他希望小北只是因為受了涼所以肚子疼.

小北覺得肚子疼得越發厲害了,一開始的時候只是有點隱隱作痛,後來是一陣一陣的抽痛,這種感覺,就像來姨媽的時候喝了冷飲一樣,抽痛得厲害.

到現在,她發現肚子里面好像有一把刀子在里面絞動,痛得全身都痙攣起來.

腹部墜痛的感覺起來越厲害了,她痛得伸手捏住床單,臉色都刷地變白了,額上也開始冒汗.

"操!"裴擎南看小北咬著唇,額上也開始冒汗了,臉色都已經變了,他意識到事態嚴重了.

他伸手摸她的額頭,凝著臉交代:"別亂動,小北,忍忍,別怕,我立即找呂品過來!別怕!呂品醫術很好,別怕,小北!"

他沖出去,迎面見呂品背著藥箱走了過來.

他沖著呂品就吼:"快點,小北出事了!快點!"

呂品原本走得很慢,聽到裴擎南說小北出事了,他神色一凝,腳下生風,幾步沖進了房間.

他看向床上臉色大變正在冒冷汗的小北,一邊打開藥箱一邊急問:"發生什麼事了?"

"早上喝了湯,突然肚子疼,就成這樣了,我懷疑湯里面加了料.你看看會不會是墮胎藥一類的東西?"裴擎南臉色冷得能刮下一層冰來.

呂品擰眉,立即走近替小北把脈,然後聽診,他再問小北的症狀:"你現在是什麼感覺?"

"痛!"小北痛得說出一個字都十分吃力.

呂品擰眉,伸手壓小北的肚子.

"啊!"小北痛得喊叫起來.

裴擎南臉色更冷沉,警告的語氣:"你輕一點!"

呂品喝斥:"閉嘴!你是醫生還是我是醫生?"

他又伸手壓小北的肚子,左右壓,上下壓,之後再壓中間,他關注小北的神情變化來判斷她的痛感.

小北被壓得嗷嗷叫,眼淚都滾下來了.

看到小北被壓哭了,裴擎南心里那個不是滋味.他一直沉著臉!身後攥著一只拳頭,強耐著性子,等著呂品替小北治.

"因為沒有懷孕,不會有太大的事!先開點藥,之後再關注情況,情況好轉就慢慢養,情況不好的話,就抱到我那邊去看看!"呂品說.

他那邊有實驗室,有治療室,有各種儀器,檢查起來會更全面一些.

"廢什麼話?快開藥!"裴擎南冷聲.

呂品便淡定地開了藥,把藥拿出來了以後,他伸手在裴擎南的小腿上踢了一腳:"溫開水啊!"

裴擎南立即去倒溫開水.

他動作很快,轉眼的工夫便將水倒過來了,他坐到床上,將小北扶起來靠進他懷里,聲音溫柔:"來,吃藥,乖,吃了藥就好了."

呂品看著裴擎南這副樣子,皺了皺眉.

小北已經痛得滿頭大汗,頭發都汗津津地貼在額頭上,臉色也白得難看,嘴唇都有些發青了.

她機械性地張嘴,裴擎南立即把藥塞進去,然後倒開水.

小北含著藥不吞咽.

裴擎南就急了:"快吞啊!吞下去!乖,吞下去一會兒就好了."

小北抬起眼皮看裴擎南一眼,她把藥吞了下去.裴擎南稍松一口氣.

他看向呂品,呂品說:"多觀察,有任何異樣立即告訴我,尤其是有出血或者嘔吐的情況一定要立即告訴我,我去隔壁守著."

"嗯."裴擎南應了一聲.

呂品往外走.

裴擎南叫住他:"等等!"

呂品轉過頭來.

裴擎南沉聲:"一會兒有人問起,就說胎兒沒有保住!"

呂品擰眉看著裴擎南.

裴擎南聲音稍冷:"就這麼辦!"

呂品便徑直走出去了.

小北聽到裴擎南說胎兒沒有保住的事情,稍放下心來,她窩在裴擎南懷里,覺得全身都已經沒有力氣了.

她閉上眼養神,沒一會兒便覺得昏昏沉沉想睡了.

裴擎南看小北想睡了,他皺了皺眉將她擁得緊了一些,再拉被子將她蓋起來,他一只手放在被子上,甚至還像哄孩子一樣輕輕地拍著被面.

看她頭發濕答答地貼在額頭上,他又輕輕地替她撩開.

小北原本昏迷得要睡了,腹部又再傳來痛感.這種痛好像是一波一波的.剛才痛過了一波,她以為緩過勁來了,結果新的一波痛又來了.

除了痛以外,她還覺得肚子里面咕咕地叫了起來,仿佛腸子蠕動得格外厲害.沒一會兒,她想上洗手間的感覺就變得格外強烈.

她昏沉的睡意完全被想上廁所的感覺替代,她猛地掀開被子要下床,腳下就是一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