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湯有問題?
g,更新快,無彈窗,!

"大概是吧."小北說.

"幸好天氣冷,黑子和黃毛睡得死,要不然,你就慘了!"裴擎南順勢說.

小北看一眼躺在地上的兩條狗,眸子里閃過一抹無奈.她說道:"是啊!幸好你來了,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來?"

裴擎南將小北牽回他們住的樓,問:"以前也有夢游的習慣嗎?"

"以前在家里的時候,好像有過兩三次.我根本不知情,都是後來我媽跟我說的!"提到媽媽,小北微垂眼瞼,掩去眸底的傷.

裴擎南握著小北的手稍收緊.

他從來不曾在她面前問起過她的父母,他就是怕她難過.

"太冷了,我們回去繼續睡!"他說.

"嗯."小北應了一聲.

裴擎南將小北的手握好,塞進他的羽絨衣兜里.

再在被窩里躺下以後,裴擎南將小北冰冷的雙手搭在他的腰上.

小北便感覺他的體溫正在溫暖她.

"睡覺!"裴擎南說.

"嗯."小北應了一聲,閉上眼.

裴擎南伸手扣到小北腰上,也閉上眼.

再睜開眼時,已是天亮,裴擎南臭不要臉地將小北的手放到他身體某處,然後擁她,用新長出來的胡茬子紮她.

婚後他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養成了這樣一個習慣.起床的時候,總喜歡用新長出來的胡茬子紮她.

看到她一臉吹彈可破的肌膚因為他的胡茬子而起了一點紅痕,他就覺得心滿意足.之後看著紅痕緩緩地消失,他會覺得她美得驚豔!美得讓他心跳!

小北瞬間轉醒,裴擎南玩味的眼神看小北.

"干嘛?"小北警惕地問.

裴擎南一低頭,小北也低頭看過去,看到自己的手正放在不可言喻的某處,她嚇得立即松手.

"原來你是這樣的秦小北!"裴擎南笑得一臉曖昧,一臉玩味.

"我什麼也不知道!"小北尷尬得滿臉通紅地說.

"昨天晚上去了哪里也不知道?"裴擎南笑著問.

"我昨天晚上哪里也沒去!"小北說.

裴擎南挑了挑眉,這個女人說謊的本事登峰造極了,他就是這樣突然地問她,她都不會因為沒有准備而穿幫.可見她的思維一向是敏銳而嚴謹的.

不知道她還有哪些他不知道的技能?他越發好奇!

小北掀開被子下床的時候,手指正好從裴擎南的腰部拂過,裴擎南渾身一震,全身的獸細胞都被激活了起來.他伸手握住小北的手腕,一拉,小北撲進他懷里.

他立即笑得一臉無恥:"老婆大清早投懷送抱,我一定好好配合!"

秦小北要說話,裴擎南已經以吻封唇.

小北只來得及發出唔唔的聲音,稍後便被熱情淹沒.

裴擎南什麼也不想去深想,只想做自己最想做的事.

唯吃干抹淨,才能心滿意足.

早上的裴擎南,戰斗力比晚上再提升了數個等級,小北苦不堪言,腰酸腿疼.

裴擎南整個人神清氣爽!

看到小北一身的紅痕,他很是滿意自己的戰果.

出門的時候,他還特意替小北把圍脖往上拉了拉,曖昧地笑說:"你現在是孕婦,這些東西不能讓人看到."

小北磨著牙,真是恨不得把裴擎南咬死.

看著小北磨牙的樣子,裴擎南又嘿嘿笑.

小北看著裴擎南壞笑的樣子,沒忍住,她拽過他的手就是一口在他虎口處咬下去.

小北咬得很用力,裴擎南眸光深邃地望著小北,強忍著痛感,一聲不哼,只是微揚著唇角看她.

小北剜了裴擎南一眼,放下他的手:"你是鐵打的,不會痛?"

"不痛!"裴擎南越發看緊小北,他雙眸一眨不眨,望著小北,帶著深情.

小北閃爍地移開眼,不敢與裴擎南對視.

裴擎南看緊小北說:"有個少數民族,他們的世界里沒有結婚證書.女人喜歡一個男人想要把自己的終身托負給男人的時候,她就拽著男人的手在虎口處狠狠地咬一口!"

小北心頭猛地一跳,腦海里閃過曾經在書里看到的內容,確實有那樣一個民族.

他們能歌擅舞,他們的世界很簡單.男人喜歡一個女人的時候就會在女人的窗前來唱歌.

女人喜歡一個男人的時候,就會在男人的虎口處咬一口.

但是她咬裴擎南,不是這個意思.

裴擎南伸手將小北撈進懷里,揉她的頭:"我明白你的心意了,以後會對你好!"

小北掙紮著要說話,裴擎南腹黑地伸手捂著她的嘴,又說:"你要是覺得愛得深,言語難以表達,可以再多咬一口!"

小北不掙紮了,和裴擎南這種人,根本沒辦法講理的.

她推開他,紅著耳根狠狠地剜他一眼,引來他一陣爽朗的笑聲.

……

傭人送了早餐過來,跟以往一樣,除了豐富的早餐以外,還單獨給小北配了補湯.

傭人將早餐和湯放到桌上以後,又特意補了一句:"夫人說四少夫人的肚子太小了,多喝點湯補補,免得到時候生下來的孩子太小了,不好帶."

"好."小北客氣地應聲.

她現在裝孕婦裝得很得心應手.

裴擎南輕揚唇角,母親終于開始關心秦小北了.就算只是關心小北肚子里的孩子,他也是高興的.

小北吃早餐,吃完了以後,她不碰湯.

司愛華從來都看她不順眼的,有這麼好心交代她喝湯?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她抽了紙巾擦嘴,一邊說:"我吃好了."

"把湯喝了!"裴擎南說.

小北拒絕:"不喝!"

她當然不至于當著裴擎南的面質問一句萬一你媽給我下藥呢?

"喝了,滋補的!"裴擎南說.

每天他都監督她喝湯,看到她臉色比以前好了很多,他很滿意.

小北微挑下巴,顯得有些任性:"我又沒有真懷."

"滋補的湯不一定要懷了才喝,提前補一補,把身體調理好,以後孕程也會輕松一些."裴擎南說.

小北眸子里迅速閃過一抹光亮.

這湯是不是真的有問題?如果是的話,那她喝吧.她甚至希望喝這湯她真的出點什麼事.那樣的話,不僅她假懷孕的謊言可以圓過去,還能讓裴擎南和司愛華之間生出嫌隙來.

她剜裴擎南一眼,妥協的樣子說:"那好吧."

她端起湯一飲而盡.

看到小北乖乖喝湯,裴擎南滿意地揚起唇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