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正式介紹
g,更新快,無彈窗,!

快要過年了,裴擎南帶著小北回裴宅.

裴宅的傭人正在打掃著宅院,外牆的瓷磚也在擦洗了.

裴家占地面積很廣,主樓就有四棟,還有好幾棟副樓.另外院子也有好幾個,種花的,種藥材的,種菜的.

種花的是裴老爺子的院子,他退了以後,閑得無聊,就種些花花草草打發時間.裴奶奶也是一個愛花的人,現在幫著孫媳婦照看孩子,實際上是閑不住,喜歡和孩子呆在一起.

她回來的時候,就會打理花園里的花花草草,看到花開得好,她的心情也就跟著好起來.

種菜的園子都是傭人在打理,大多種一些時令的蔬菜.

種藥材的園子是呂品親自打理,偶爾才會請傭人幫忙.除了藥材園以外,呂品還有單獨的樓,里面有實驗室.

呂品是裴家的私人醫生,他也是特殊的存在.這麼些年,裴擎南一直在資助和支持他做醫學上的實驗.

裴擎南牽著小北走進裴宅,他開始給小北介紹:"上次情況特殊,沒有與你細說,今天正式給你介紹.這棟樓是爸媽他們住的樓,這一棟是爺爺奶奶的.這一棟是我和三哥的,這一棟是大哥二哥的.呂品住在後面最靠後的那一棟,後面有幾個園子,種花種菜種藥材.要不要去看看?"

小北眸光晶亮:"好啊!"

裴擎南便牽著小北去看.

菜園子里,冬天的蔬菜長勢還挺好,蘿蔔,白菜,菠菜,萵筍上面蒙上一層白霜一樣的冰塊,但它們還挺耐寒,都長得挺好,只有稀少的幾棵白菜葉子被壓得透明了,大概是快要死了.

有傭人過來,直接將那幾棵白菜割了拿走了.

花園里,臘梅已經結了花骨朵,在冰雪下傲然挺立.

藥材園稍特殊一些,都蓋上了塑料膜,好像大棚種植.

"我想去里面看看!"小北說.

她想去看看里面都有些什麼藥材?

新鮮的東西,總是能激起人們更多的興趣.

裴擎南牽著小北走過去,呂品正站在一株半人高的碎米柴前發呆.

"又在看這個破草?"裴擎南嫌棄的語氣.

呂品轉過頭來,看向裴擎南與小北牽在一起的手,他說:"她離開的時候,我剛把它種下去!"

"我們去看看別的."裴擎南牽著小北離開.

他現在一點也不想聽呂品的故事.

裴擎南再向小北介紹別的情況:"再過幾天,大家都會回來,一年中裴家最熱鬧的時候就是春節.所以我媽和爺爺都比較盼望春節的來臨,家里也會特別重視春節."

"嗯."小北應聲.

裴擎南又說:"三個嫂嫂都很好相處,你不用擔心."

"嗯."小北應聲.心里腹誹:你媽不好相處你怎麼不提?

裴擎南說:"爺爺看上去嚴厲,其實就是個紙老虎.尤其現在年紀大了,很多事情他都容易妥協.但是,我們不要惹他生氣,年紀大的人,生氣更傷身."

"嗯."

"我帶你去祠堂里看看!"裴擎南說著握緊小北的手.

走進祠堂,小北看著一塊一塊的牌位,她的神色便變得莊嚴肅穆起來.

裴擎南走進去,取了香,點燃以後跪拜了最中央的神位,之後向小北介紹:"裴家從前朝開始就是將門之家,裴宅這片地,也是從前朝就留下來的.改造了幾次,但都是在原地基上改造.

爺爺當軍校校長以後,上面也曾勸過爺爺把戶籍遷到別處去,爺爺拒絕了.他對父親的要求是,不管未來發展如何,裴家永遠在景城紮根.父親對大哥的要求,同樣如此.用爺爺的話說,這是祖產,是根本."

"嗯."

"爺爺兄弟三人,有兩個人打仗的時候犧牲了.這是二爺爺,這是三爺爺,他們犧牲的時候都很年輕."裴擎南指著牌位說.

小北聽了心頭酸澀得厲害,有種想哭的沖動.大概是因為有親人離開了自己,所以對于死亡總是格外敏感,對于別人失去親人的那種悲傷,也總是能夠感同身受.

裴擎南深吸一口氣,再說道:"爺爺有三個兒子,一個夭折了,一個犧牲了,只剩父親,再後來有了我們兄弟四個."

小北感受到裴擎南的悲傷,她握緊裴擎南的手.實際上,她聽到犧牲二字,她也是悲傷的,她想到自己失去了父母,心頭沉重難過得呼吸都有些困難.

裴擎南再說道:"司家與裴家是世交,母親是司家的千金小姐,從小養尊處優,沒有吃過什麼苦,也高傲了一輩子.生了我們兄弟四個,父親對她很縱容,爺爺也很感激她,所以她的性子也就更自我了一些.她脾氣不太好,但是心地善良,她一旦對一個人好,是真的會掏心掏肺.因為她經曆的事情比較少,接觸的人也相對少些,雖然五十三歲了,但是心思仍然不太玲瓏.小北!"

裴擎南喊了一聲.

"嗯?"小北應聲.

裴擎南說:"每個人的性情都不一樣,我們無法去改變別人,但是能夠把別人對自己的傷害降到最低.一些難聽的話,不要往心里去,那樣受到的傷害就會輕一些."

"嗯."小北又應了一聲.

裴擎南能說這樣的話,她已經十分滿意.

起碼他沒有像一些直男癌那樣說:秦小北,我媽生了我養了我,對我恩重如山.所以不管她說了什麼,你都不能和她頂嘴.你必須做到罵不還口打不還手.

"乖了!"裴擎南伸手摸小北的頭,又說,"我帶你去看爺爺."

"嗯."小北任由裴擎南牽著離開祠堂,之後去裴老的書房.

爺爺在書房里寫字,桌上兩個蒼勁的大字"軍魂".

小北看著那樣蒼勁的字跡,想到裴擎南的卡片,她覺得裴擎南應該是受裴老的影響比較深遠.

"爺爺,我帶小北回來過年!"裴擎南說.

"爺爺好!"小北恭敬地問好.

裴老放下手里的筆,看向小北,聲音稍顯慈愛:"小北,聽說你去做珠寶設計師了?"

"是的."小北應聲.

"好!"裴老點頭,"好好工作!既然結婚了,就和擎南好好的,感情的事情多培養也就越來越好了."

"嗯."小北應聲.

裴老看著小北乖巧的樣子,心頭也更順暢了一些.

擎南已經離開部隊了,再也沒有機會回去,他現在只希望擎南未來的日子能夠一切順利,不要再做出什麼離經叛道的事情來讓裴家丟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