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小北不是那樣的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柏芊兒點頭:"是的!"

顧廷昊起身:"我們下個月十七號再見面!"

"好."柏芊兒應聲.

顧廷昊走到柏芊兒面前,他擁著柏芊兒,吻她.

柏芊兒激動地回應他的吻.

激烈而綿長的吻結束了以後,顧廷昊微俯頭看緊柏芊兒:"抱歉,讓你受委屈了!"

柏芊兒笑著搖頭:"不委屈,我知道你工作是特殊的."

"你能理解就好!"顧廷昊說.

柏芊兒抿唇笑:"我理解和尊重你的一切!"

"我先走了!"顧廷昊轉身離開.

柏芊兒幽幽地望著顧廷昊的背影,眸光癡迷.這是帝都所有女人都向往的男人,也是她柏芊兒的男朋友!

"大哥已經走了很久了!"一道略顯戲謔的聲音響起.

柏芊兒立即收回視線,看到顧錦辰已經在剛才顧廷昊坐的位置坐下了.

她沖著顧錦辰一笑:"錦辰,你怎麼來了?"

"我看大哥出門的時候有點神秘,就悄悄跟過來了,沒想到他在約會!"顧錦辰笑著說.

柏芊兒臉一紅:"我們是談正事."

顧錦辰又笑:"剛才吻得那麼激烈,我都看見了."

柏芊兒更是滿臉通紅.

"看到你們關系那麼好,我很高興.我覺得要不了多久,我可能就會有侄兒侄女了.你們什麼時候結婚啊?"錦辰問.

柏芊兒嗔怪了一句:"我們還沒有到這一步."

"嘖,吻得那麼激烈還沒有到這一步?大哥可真沉得住氣!不過大哥應該是有自己的計劃,他一向是所有的一切都預先計劃好,然後一切按步就班."錦辰說.

"是的,他是一個嚴謹的人."柏芊兒說完問錦辰,"錦辰,你喝什麼?"

她的語氣,儼然一副長嫂的模樣.

錦辰笑說:"我喝咖啡!我可不像大哥,二十多歲的年紀,就熱衷于喝茶,把自己弄得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

"喝茶對身體好!"柏芊兒真是一點都聽不得有人說廷昊不好.

哪怕錦辰只是一句戲言,她也想要糾正.

錦辰笑說:"你真的是太護短了,大哥能有你這樣貼心的女朋友,真的是前世修來的福氣.不過我沒有說錯,大哥活得太老氣橫秋了.才二十八歲的年紀,正是一個男人最好的年紀,這種時候,就應該享受青春,享受轟轟烈烈的愛情,享受自由自在毫無束縛的日子!"

柏芊兒笑了笑,說道:"你大哥與你性子不一樣."

顧錦辰又笑:"幸好我性子不像大哥,要不然指不定與他爭得死去活來.我還是更享受從小到大被放養從心所欲的感覺."

"是啊!"柏芊兒又笑著說.

咖啡上來了,顧錦辰喝一口,他看向柏芊兒,問道:"裴擎南是你前男友啊?"

柏芊兒臉色陡然一變,有些發白.

顧錦辰立即笑著解釋:"你不要多想,我沒有惡意的,我只是想打聽一點事情."

"什麼?"柏芊兒看向顧錦辰.

錦辰收斂起笑容,語氣變得認真:"裴擎南與秦小北結婚的事情,你知道嗎?"

"嗯."柏芊兒應聲.

"他們是什麼時候認識的你知道嗎?"顧錦辰又問.

柏芊兒搖頭:"這個我不知道,我與裴擎南三年前就已經分手了,之後一直沒有聯系.重新聯系是在裴老爺子八十歲的壽筵上.我也是聽你大哥說裴擎南離開了部隊,我才知道裴擎南開始經商了.

去裴家祝壽的時候,我第一次見到秦小北.不過他們好像是閃婚,別的我不太清楚."

"謝謝!"顧錦辰笑著道謝.

"錦辰,你怎麼認識秦小北?"柏芊兒問.

"我與她是校友!"顧錦辰說.

"原來如此!"柏芊兒點了點頭.

她微垂眼瞼,纖長的睫毛遮住眸底的疑惑.季雨薇不是說秦小北只是一個賣酒女,大概是走了一些關系才有了一份正當的設計師的職業?怎麼會是錦辰的校友?錦辰是畢業于法國知名大學的,秦小北到底是?

她不由地對秦小北多了一絲好奇!

顧錦辰回了顧家,敲開大哥書房的門.

"錦辰,坐!"顧廷昊抬眸看了一眼弟弟,招呼他坐,隨後又埋頭處理文書.

"大哥,幫我查個人!"顧錦辰說.

"什麼人?"顧廷昊淡聲問,"男的女的?"

"女的."錦辰老實答.

顧廷昊不由地放下筆來:"有好感的?"

"嗯."顧錦辰應聲.

顧廷昊便笑了:"難得你會對一個女人有好感,把她的信息給我."

顧錦辰便將手機拿起來,將小北的一張照片發給大哥.

那是小北三年前的照片,她穿著校服走在學校的石子小道上,一手抱著書,一手拿著一片樹葉,青春洋溢.

"她叫秦小北!我想知道她嫁給裴擎南的原因!"顧錦辰說.

顧廷昊眉頭一擰:"你怎麼認識秦小北?"

裴老爺子的壽筵以後,他就聽說裴擎南閃婚了.裴擎南還當眾公布了婚禮的時間定在明年4月10日.

當時沒有人見到秦小北,後來他派人去調查了,知道秦小北與裴擎南是在酒吧里認識,之後迅速閃婚領證.

見到秦小北的照片時,他猜測裴擎南之所以娶秦小北,就是因為秦小北的臉長得與柏芊兒太相似.

錦辰說:"我與小北是校友,我們認識三年了."

顧廷昊抬眸看向錦辰:"你有沒有覺得她很像一個人?"

"你說柏小姐?"錦辰問.

"不要叫得這麼生分,她會是你的大嫂!"顧廷昊說.

"娶進門來的時候我自然會喊大嫂.我從來沒有覺得她與小北長得相像,小北與任何人都長得不像,她有自己的特色."顧錦辰說.

顧廷昊笑了笑:"聽說秦小北的家境很一般,與裴擎南認識以後就迅速領證閃婚了,你猜她是不是看上了裴擎南殷實的家境?"

"她不是那樣的人!"顧錦辰聲音稍冷.

"有道是,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女人心,海底針,誰知道她們心里在想什麼呢?"顧廷昊淡聲說.

"小北不是那樣的人!"顧錦辰篤定.

顧廷昊冷笑:"那你說是什麼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