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塌方
g,更新快,無彈窗,!

柏氏旗下的一座礦山.

現場很混亂,塌方是采礦最害怕遇到的事情.

礦長頭上戴著安全帽,手里舉著喇叭,他大聲地喊話:"大家一定要保持冷靜,不要急躁,動作不要太大,一定要注意不能造成二次塌方."

他又扯長嗓子喊:"里面的兄弟不要緊張,不要害怕,保存體力等待救援."

有人匆匆地跑過來喊他:"張礦長!"

礦長臉色凝重:"怎麼樣?人數清點好了?有多少人沒有出來?"

"清點好了,有七個人在里面."

"名單給我!"

"給!"

接過名單,礦長手指有點發抖,他還是握著喇叭大聲喊話:"里面的兄弟聽到我叫名字,就答應我一聲,或者敲出一點聲音來回應."

現在外面完全不知道里面的情況,塌方嚴重,路已經完全被封死了.里面的人是死是活不知道,里面的人能不能聽到外面的人說話也不知道,里面的人究竟現在在井下的哪個位置,也不知道.

一無所知,才更讓人著急.

"救援隊到了嗎?"礦長急問.

有人彙報:"還沒有!"

"醫療隊到了嗎?先把那些逃出來的兄弟安置好."礦長覺得心力憔悴.

"他們的情緒還算穩定,雖然有的受了重傷,但他們慶幸自己好歹是活著出來了."

"嗯,柏小姐到了嗎?"礦長又問.

"在路上了!"

礦長聞聲,再強行打起精神來.

很快便見一輛車子駛了過來,裴擎南與柏芊兒從車上跳下來.柏芊兒穿著高跟鞋,不太方便,但她盡量讓自己的步子快一點.

裴擎南的動作很快,他跑過來問礦長:"現在是什麼情況?"

礦長看一眼裴擎南,擰了擰眉,擔心他是記者.

見到柏芊兒過來,他如釋重負一般喊道:"柏小姐,您終于來了."

"這位是我的好朋友,有什麼事您可以直說!"柏芊兒對張礦長說.

張礦長便將塌方的具體情況一五一十地與裴擎南說了.

得知里面還有七個人沒出來,裴擎南擰了擰眉,他立即去察看出入口.

發現出入口已經完全被堵死了,他擰了擰眉.看到一些人正在有序地搬動著一些石頭,他出聲制止:"全部都停下來!"

他們這種搬法,雖然動作不大,但仍然很有可能造成二次塌方.

那些人便看向張礦長.

張礦長拿不定主意,看向柏芊兒.

柏芊兒點頭:"聽擎南的!"

張礦長便一聲令下:"都聽他的."

于是,裴擎南不讓搬石頭,大家便不再搬.

裴擎南神色凝重地四處再看了看,確定了從哪邊開始搬以後,指揮著大家一起搬.

在部隊的時候,他曾做過搜救訓練,他有這方面的經驗.

他在來的路上還順便通知了葉文博.

葉文博接到他電話的時候,愣了一下,隨即激動地喊四哥,又說還以為他一輩子不會給他打電話.

他只是在電話里罵了葉文博一句蠢東西,便說了柏氏旗下出事故礦山的地址,讓他安排醫療隊.

裴擎南帶人搬礦石,他親自動手,柏芊兒也去幫忙搬,礦長帶著所有礦上能動的人一起搬.

裴擎南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眼柏芊兒.她真的很賣力,甚至因為搬一塊石頭手背被劃傷了,她都渾然未覺.

裴擎南不再多想,繼續搬石頭.

葉文博的醫療隊竟然率先趕到,裴擎南安排葉文博帶人先救治那些逃出來的傷員,又讓他安排人隨時待命.

很快,救援隊也到了.他們有工具,救援起來就快很多,一些幾人合力也搬不動的石頭,用工具很快就搬開了.

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出口便被打通了.

救援隊的人一個個拴著安全帶去了井下,裴擎南也要下去,柏芊兒一把拉住他的手腕.

她看緊他,喊了一聲:"擎南!"

"我下去看看!"裴擎南說.

"你不是專業的救援人員,讓他們下去救援就好."柏芊兒擔憂地說.

"我下去看看!"裴擎南執著.

"一切小心!"柏芊兒輕輕放開裴擎南的手.

裴擎南在柏芊兒的眸子里看到關切和擔憂.

他以礦場一方負責人的身份拴好安全帶下井.

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七個人都被救援隊的人救了出來.

他們逃跑的時候全部是分散的,增大了救援的難度,好在都還活著.

輕傷者只是有一些擦傷,嚴重的被塌方的礦石擊中了背部,肋骨斷了,需要手術.

看到七個人都還活著,柏芊兒感動得淚流滿面.

她看著裴擎南,激動地說著謝謝!

裴擎南沖著柏芊兒揚唇一笑:"都還活著!活著就好!"

"是啊!活著就好!"柏芊兒原本止住的淚,又嘩啦啦地流下來.

她哽咽出聲:"活著就好!"

"沒事了!"裴擎南說.

"謝謝你,擎南,謝謝!"柏芊兒一個勁地道謝.

"沒什麼事了,你一個人能行嗎?"裴擎南問.

柏芊兒明白裴擎南有事情要忙,她點頭:"我可以!"

"好,那我先走了!有什麼事隨時給我電話."裴擎南說.

"好."柏芊兒應聲.

裴擎南趕回景城,他四點半要接秦小北一起回家.

在半路上,又接到柏芊兒的電話.

之前那些礦工的情緒是很穩定的,因為他們慶幸撿回了一條命,慶幸還活著.

現在他們被送進了醫院接受治療,家屬們都趕到醫院了.家屬們的情緒很激動,患者感染到家屬的情緒,也變得偏激起來.

他們認為自己受到了嚴重的傷害,必須在治療之前就拿到賠償款,否則他們拒絕接受治療.他們擔心一旦治療好了,礦場負責人拒絕賠償.到時候他們身上沒有傷,就是打官司都沒有依據.

他們羅列了一系列的賠償項目:務工費,醫療費,營養費,精神損失費等等.

柏芊兒在電話里說出自己的顧慮,她擔心的從來不是賠償會花很多錢的問題.他們受到了嚴重的傷害,賠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她擔心的是,賠償不能讓大家滿意.

有道是,不患寡而患不均.

一旦賠償不能讓大家滿意,事態可能會鬧得很嚴重.

裴擎南將車子開往醫院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