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不歡而散
g,更新快,無彈窗,!

周末.

伍奕東把吃飯的地方定在雅園,雅園的環境比起伊萊要清靜一些,節奏也慢一些,更適合幾個朋友在一起周末休閑.

裴擎南帶著秦小北趕到的時候,伍奕東,葉文博,景起,呂品幾個人早已經到了,他們在打牌,幾個人的臉上還貼著紙條.

看到秦小北挽著裴擎南的手走過來,伍奕東放下手里的牌,笑容滿面地喊:"四嫂!"

他看到四嫂的臉時,神情是驚訝的,四嫂真的和柏芊兒長得太像了.難怪四哥會閃婚!

秦小北愣了一下,隨即想到裴擎南是四哥,她可不就是四嫂?

她微笑著朝伍奕東點點頭.

葉文博性子比較淡漠,他看到秦小北,盯著她的臉看了好一會兒,隨後別過頭,招呼都懶得打.

景起說四嫂與四哥的前女友柏芊兒長得特別像,他不相信,現在親眼看到,確實長得太像了.難怪一個賣酒女可以順利地嫁給四哥.四哥也太把婚姻當兒戲了.

景起神情怪異時看著秦小北,尷尬地喊:"四嫂!"

秦小北看到景起,想起之前景起帶人四處找她的場景,她不由地臉紅.

呂品眸光複雜地看一眼秦小北,也喊了一聲:"四嫂."

裴擎南給小北介紹:"他們都是我從小光著屁股長大的兄弟!"

"你丫的才光著屁股長大,小爺我從小都穿褲子的."景起說.

裴擎南無視他的話,繼續給小北介紹:"伍奕東!精誠公司執行副總裁.葉文博,葉氏醫院院長.景起,景城市公安局局長.呂品,呂醫生你之前見過幾次了,裴家的家庭醫生."

小北點頭:"大家好!"

"四嫂坐!"伍奕東客氣地招呼.

"謝謝!"小北坐了下來.

她發現除了伍奕東和呂品對她稍客氣一點以外,葉文博和景起對她都是骨子里帶著一股不屑的.不過,她不在意!

"繼續打牌啊!"景起說,"四哥一起來啊!"

"你們打!"裴擎南說.

葉文博淡聲:"四哥現在是有家室的人了,還打什麼牌?"

裴擎南挑了挑眉,攬著秦小北的肩.

小北不說話,覺得氣氛有點怪.

見裴擎南也不說話,葉文博幾個人繼續打牌.

伍奕東覺得有點尷尬,對小北就更熱情了一些:"四嫂,你來點菜吧?"

葉文博淡漠地說:"四嫂點菜吧,你以前應該也經常幫客人點單的,輕車熟路."

小北一陣尷尬.

裴擎南臉色一沉:"你四嫂從不幫人點單,她是珠寶設計師.下次你找對象了,要送珠寶討好對象的時候,可以找你四嫂設計."

葉文博稍抬起眼皮瞟了秦小北一眼,又再神情怪異地瞟裴擎南一眼,他眉頭皺了皺,細聲嘀咕:"無可救藥."

什麼女人放不下要找個替身?他就沒覺得柏芊兒有什麼好的.除了長得漂亮一點以外,他真的在柏芊兒身上看不到別的優點.當然,與柏芊兒比起來,面前這個陪酒女就更上不得台面了.

他是醫生,時常會接觸到陪酒女這個職業的人.去了那種地方,會有乾淨的?別開玩笑了!

他們醫院接診的陪酒女,最多的是下身撕裂傷和身上有煙蒂燙傷,一些變態的客人時常會對陪酒女做出變態的事情來.

陪酒女變身珠寶設計師?別玷汙了這個職業!

他忍不住又諷了一句:"四嫂認識四哥以前就知道四哥家底殷實吧?"

裴擎南臉色一沉,他起身:"我看大家都很忙,也就沒什麼好聚的了,各自忙吧."

葉文博聞聲,臉色一黑,把牌往桌上一扔:"我醫院有急診,先走了!"

好心當作驢肝肺,真是瘋了啊!被柏芊兒折騰成什麼樣子了?三年前明明有機會去做高官,因為與柏芊兒分手撤銷了申請.之後在他和奕東投資精誠公司的時候以他們的名義入股.他原本想著四哥是一時之氣,與柏芊兒的事情過去了也就過去了.直到四哥今年徹底地離開部隊,他才發現,四哥根本就是墮落了,為了一個女人徹底地墮落了.

之前他還有些想不透四哥墮落的原因,現在看到面前的"四嫂",看到這張與柏芊兒長得那樣相似的臉,他算是徹底明白了.從始至終,四哥就沒有放下過.因為柏芊兒與帝都顧家的少爺好了,所以四哥心理無法平衡,竟然放棄大校的身份來經商,是想要打造一個商業帝國好把顧大少比下去嗎?

一個大男人,因為與一個女人分手,徹底自毀前程.放著大校的身份不要了,跑來經商,徹底做一個滿身銅臭味的商人.

現在竟然還瘋狂到娶一個和前女友長得相似的陪酒女,真的是瘋了!

伍奕東見葉文博要走,立即喊了一聲:"文博!"

葉文博沉著臉:"你們吃吧,以後飯局不要叫我,我很忙!"

"文博!"伍奕東要追上去.

裴擎南沉聲:"讓他走!這種兄弟,不要也罷!"

葉文博頓時炸毛了,他轉過身來,眸光猩紅地看緊裴擎南:"你說什麼?你剛剛說這種兄弟不要也罷?"

"你耳朵沒有問題!"裴擎南冷著臉說.

"好!以後我沒你這個兄弟!"葉文博氣得肺都要炸了,撂下一句狠話,大步離去.

葉文博走了,大家都沒了打牌的興致.

秦小北也是十分尷尬,她知道她不會受歡迎,畢竟是以那樣不光彩的方式嫁給裴擎南.但是她以為這件事情大家早知道,既然還是要一起吃飯,自然不會把這種事情放到明面上來提.就算不給她面子,至少也要給裴擎南面子.

沒想到她還是失算了.

裴擎南瞟了一眼景起幾個:"還有要走的嗎?要走趁早!"

"四哥,文博最近心情不好,你不要與他計較!"伍奕東說.

裴擎南不說話,把菜單拿過來點菜.

原本伍奕東的行程安排是大家在雅園吃了午餐以後就打牌,喝茶,吃完晚餐以後再各自回家.

現在這樣的情形,大家也就想著吃完午餐就散了.

伍奕東最尷尬,因為這個飯局是他提議並組織的,結果鬧了不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