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g,更新快,無彈窗,!

回到家里,裴擎南脫下西裝,摘下領帶,他擼起袖子進了廚房,系了圍裙就開始處理豬肚.

小北倚在廚房門口事不關己地看,她的唇角甚至還勾著一抹幸災樂禍的笑意.

裴擎南開著水籠頭,一邊搓著豬肚一邊勾著唇角.

這個女人,小壞的樣子,讓他覺得自己一顆老沉的心都變得年輕而鮮活了起來.

"幫我燒一鍋水!"他說.

"好."小北爽快地應聲.

他都洗豬肚這麼麻煩的東西了,她沒道理一鍋水都不幫忙燒.

她拿了兩口鍋讓裴擎南挑,之後裝好水,放到電磁爐上.

弄完,她又站到一旁看著去了.

這個感覺簡直太好了,她都不舍得去沙發上坐著玩游戲.畢竟,要多難得才能看到裴少爺親自下廚啊?

"幫我擼一下袖子!"裴擎南說.

"哦."小北應了一聲,又過來替裴擎南把袖子擼高一點.

裴擎南眸子里迅速斂去腹黑的笑意.

待小北走到門邊,他又說:"幫我舀點鹽."

小北哦了一聲便過來舀鹽.

"灑在豬肚上."裴擎南說.

小北配合地將鹽灑上去,灑完,她將鹽盒放下.

"渴,幫我倒杯水!"裴擎南又說.

小北覺得哪里不太對勁啊,為什麼他站在這里一動不動地洗著豬肚,她卻成為那個跑腿的了?

"我手髒,不方便!"裴擎南說.

小北蹙了蹙眉,出去給裴擎南倒了杯水.

她將水放到裴擎南面前的櫥櫃面上.

裴擎南怪笑地望著小北:"我怎麼喝?"

他還將兩只髒兮兮的手遞給她看.

小北:"……"

"喂我!"裴擎南說.

"不是,你可以洗了手再喝啊!"小北不願意.

"現在五點了,再磨蹭下去,不能准時開飯.你胃不好,得按時吃."裴擎南說.

小北無語地翻了個白眼,人家在關心她的胃,她喂人家喝杯水,好像也應該,可是怎麼就覺得那麼心不甘情不願呢?

小北喂裴擎南喝水,裴擎南一邊喝水一邊帶著笑意,眼睛更是直勾勾地看著小北.

小北端著杯子,裴擎南一點一點地喝,小北急得要死:"你喝好沒有?"

"我壓根就沒有夠到,你抬高一點."

小北只好將杯子抬高一點.

裴擎南看著小北的樣子有些想笑,他勾起唇角一邊喝水一邊看她,小北一張臉又紅了.

裴擎南笑意濃了些,語氣曖昧:"以後多磨合,要力求所有的事情都做到像床上那件事情一樣和諧."

小北:"……"

原本她的臉只是有點小紅,現在已經紅如晚霞.

"哈哈!"裴擎南大笑.

小北剜裴擎南一眼,將杯子拿走.

她不來廚房了,坐沙發里玩游戲.

裴擎南聽到水燒開了,站廚房里大喊:"小北,水開了."

小北立即從沙發里起身往廚房跑,她立即把電磁爐關掉,關掉以後又覺得不對勁,她瞪著裴擎南:"你以前做什麼事情的時候,也是一定要有人打下手嗎?"

"嗯,習慣了!"裴擎南理所當然的語氣,"在部隊,我一聲喊,他們跑得飛快."

小北:"……"

言下之意就是,她壓根沒有他的那些兵聽話了?

她挑起下巴嗆聲:"你已經離開部隊了."

"所以,我現在都是請求的語氣,老婆,請幫我擼一下袖子."裴擎南臭不要臉地笑說.

小北:"……"

她默默地幫他擼起袖子.

每次看到裴擎南這樣的眼神,她都有種他已經喜歡她的錯覺,可是想到他連副駕都不讓她坐,她心里頓時亮如明鏡,他也許是在透過她的臉,看另一個女人.

這種感覺並不太好,可是有什麼關系呢?反正她也不喜歡他,他們不過相互利用,他喜歡她的臉,她想要通過他進入裴宅,了解裴宅,之後找到木先生想要的東西,毀掉裴家的根本,成功為父母報仇.

"在想什麼?"裴擎南聲音略顯溫柔地問.

"啊?沒想什麼,我在想豬肚要洗多久才會乾淨?"小北迅速回過神來.

"去洗菜!"裴擎南說,"喜歡吃什麼菜就洗什麼菜."

"不是……"後面的話小北說不下去了,因為她看到裴擎南已經將豬肚放進了那鍋燒開的水里,豬肚一放進去,慢慢地縮進一團.

裴擎南拿了筷子攪動著,並打開了電磁爐.

他說:"這樣過水焯了以後,還要再用小蘇打來洗才會乾淨,煮的時候,我要配一下火鍋料."

所以,他好忙,她應該要幫忙洗菜的!

小北默默地洗菜,看到香菜和菠菜根上的泥,她覺得自己搬了好大一塊石頭砸到了自己的腳背上,嗚嗚,疼!

她洗了小半個小時,才把所有的菜洗好.

在這個過程里,裴擎南動作麻利地洗好了豬肚,然後配了料再煮好豬肚,之後他將豬肚完全切成片.

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他偶爾會瞟小北一眼,瞟她的時候,他唇角始終掛著笑.

小北覺得,他就是在幸災樂禍笑話她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以後我們分工,我做火鍋你洗菜,香菜和菠菜也是我的最愛!以後多買!"裴擎南笑著說.

小北默默在心里嚎叫:最愛你妹!

她決定,以後一定不要輕易招惹這個男人,他陰人太有一套了.

也是,在部隊那種地方,必然是要很有手段才能做到大校那樣的位置的,人都有多面性,一個人一種想法,每個人都有獨立的思維,你想要讓他們服你,必然是需要各方面的能力都比他們更強.

裴擎南突然伸手揉了揉小北的頭,笑著問她:"在想什麼?"

小北立即抱住頭嗷嗷叫起來:"你的手洗了嗎?你洗豬肚切豬肚的手,洗了嗎?啊啊啊!"

"哈哈!忘了洗!"裴擎南大笑.

"啊啊啊!"小北炸毛.

"哈哈!"裴擎南張開雙臂,笑得臭不要臉,"我渾身都是一股豬肚味!"

"嗚,我要去洗頭!"小北一臉苦瓜色,像只跳蚤一樣渾身都難受得厲害.

"傻瓜,我洗手了!"裴擎南拉住小北,將他的手展在她的面前,"聞聞!"

小北吸了吸鼻子,聞到一股洗潔精的味道,猛松了一口氣.

嚇死她了啊,這個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