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做什麼虧心事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秦小北將頭發用一根發繩簡單地捆起來,系著圍裙在廚房里做雞翅.

裴擎南雙腿擱在書桌上,大爺一般地玩著開心消消樂.

這些沒有什麼難度的游戲,他實在想不出來秦小北怎麼那麼愛玩?

他每一關都過得很順利,精力值一直都是滿的.偶爾積分特別多的關卡,還會出現四顆星.

想到前次替秦小北玩開心消消樂,打出一個四星,那個女人歡呼的樣子,他又再俯頭一笑.

玩了約半個小時,他覺得肚子餓,他拿起她的手機下樓.

才走到樓梯處,便聞到從廚房里飄出來的香味.

他駐足,望著廚房里那個忙碌的身影出神.

眼前的景象,不正是他最向往的生活嗎?

忙時各自忙碌,閑時一起下廚,讓一個空蕩的房子變得溫暖而溫馨,配得上"家"這個字.

他突然後悔那天向爺爺求字的時候忘了求一個"家"字.

他下樓,悄聲走到秦小北的身後,擁住她.

"啊--"秦小北猛地被擁住,嚇了一跳.

"做什麼虧心事了,嚇成這樣?"裴擎南牽著唇角.

"誰做虧心事了?你試試自己正專注地做一件事情,然後有人突然出現,你看你會不會被嚇到?"小北怨念地說.

怎麼覺得這番話有點耳熟呢?好像她不久前才對誰說過.咳咳!

"我不會被嚇到!"裴擎南說.

小北嘖了一聲,裴擎南便揚著唇角笑了.

"要出鍋了,快放開我,一會兒糊了."看到湯汁已經收干,小北立即要掙脫裴擎南的懷抱.

裴擎南揚唇一笑,輕輕地放開秦小北.

待小北拿著鍋鏟將雞翅鏟出來的時候,裴擎南又擁住小北.

他一只手從小北的腰間伸出來,准備去拿雞翅.

啪--

他的手被小北狠狠拍了一巴掌:"洗手了嗎?就撈!"

裴擎南笑.

小北伸手拿了筷子,夾了一只雞翅側身遞給裴擎南:"試試看,看看好不好吃?"

她眸光稍顯晶亮地望著他.又提醒:"慢點,小心燙."

裴擎南輕輕地咬了一口,美味穿透舌尖,直達肺腑.沒想到這個女人的廚藝竟然這麼好!

"怎麼樣?"小北眸光灼灼地望著裴擎南.

"不錯!"裴擎南說.

不說太好吃了,怕她驕傲!

"嗯."小北應了一聲,晶亮的眸光稍顯黯淡.

裴擎南看著小北這略顯失落的樣子,挑了挑眉:"我去洗手!"

"嗯."小北應了一聲.

小北趁著裴擎南去洗手的工夫把剩下的事情做完.

做雞翅前就用小電飯鍋煮了飯,這會兒她把飯用一個小碗舀出來,再倒扣在盤子里,看上去就非常有造型.再在飯上灑上一點熟芝麻,夾幾塊雞翅整齊地擺放在飯上面,再將鍋里煮好的上海青夾出來在飯的周圍擺幾根,看上去就跟餐廳里點的套餐一模一樣,讓人很有食欲.

裴擎南一出來,就看到小北把雞翅飯放到餐桌上,他眸光驚喜地望著飯,笑說:"要是有一天你不做設計了,你可以開一家餐廳!"

他還以為小北只做了雞翅,沒想到配了飯,突然覺得很完美!

小北剜裴擎南一眼:"哪個餐廳的老板會自己下廚?"

裴擎南笑著摸了摸鼻子,在餐桌前坐了下來.

"我手機呢?關卡玩過去啦?"小北問.

裴擎南將小北的手機從兜里掏出來遞給她,不去計較她這番掃興的問話.

他轉而低頭專注地吃飯,吃完一只雞翅,他才發現他的飯上面只配了四只雞翅,他不滿:"還有雞翅呢?"

他剛才可是看到她做了一鍋,至少有幾十只.

"在廚房!"小北說.

裴擎南便去廚房里將雞翅端了過來.

"不要吃太多了,你晚餐沒有按時吃飯,現在吃慢一點,免得消化不好!"小北說.

"嗯."裴擎南頭都沒抬一下,埋頭吃飯.

大概是因為餓了,他覺得這是他這輩子吃過的最好吃的飯,最好吃的雞翅,最好吃的上海青.

他將秦小北為他配好的餐全部吃乾淨了以後,繼續吃盤子里的雞翅.這個女人都是怎麼做的?怎麼那麼好吃?

不到二十分鍾的時間,他將整盤雞翅都解決掉了,桌上只留下一堆雞骨頭.

他起身收拾,小北放下手機從沙發那邊走了過來:"你吃太多了,起來站一會兒,然後再洗澡,我來收拾."

裴擎南神情略詫異地看著秦小北,這個女人極少有如此殷勤的時候.

小北見裴擎南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她笑說:"看你幫我打過了那麼多關,還沒有浪費我的精力值,我開心!"

裴擎南:"……"

他的臉黑了,在這個女人的心里,他還不如她的開心消消樂.要是什麼高智商高顏值的游戲他也認了,他竟然敗給了開心消消樂這樣的游戲.越想他臉色越黑.

而秦小北那個女人,渾然未覺地收拾著桌子.

很快廚房里便傳來洗碗的聲音,裴擎南臉色緩了緩,唇角勾了勾,徑直上樓去.

秦小北說站一會兒再洗澡,他便去書房的窗前抽了一支煙.

冬天,開著窗戶,外面冷風拂面,室內卻是一片溫暖.

他撥通芳姐的電話:"芳姐,快要過年了,我和小北過幾天就回裴宅去住了,這邊可能會空一段時間,芳姐從明天開始不用再給我們做飯了."

他更喜歡吃秦小北做的飯.

芳姐在電話里著急:"裴少,那明年我什麼時候過來給您和太太做飯?"

"到時候需要芳姐做飯,我會給芳姐電話."

"這……好吧,我會把這邊收拾好,明天我就帶著小寶離開."

"芳姐,你不必急著帶著孩子離開,別墅這邊你可以一直住著,每個月的工資我也會照付.你不要覺得有壓力,我和剛子是戰友,是兄弟,而你也是在用自己的勞動賺錢."提到剛子二字,裴擎南眸子里陡然滑過痛楚的神色,隨後恢複如常.

芳姐那端沉默.

裴擎南說:"剛子在天之靈,知道你把孩子生下來了,還照顧得很好,他會安心."

"裴少爺,謝謝您,您是個好人,您會有好報的."芳姐在電話里已經哭了起來.

哭聲使得裴擎南心里不是滋味,他說:"斯人已去,芳姐,節哀!"

"嗯嗯."芳姐在電話那頭止不住哭.

裴擎南再說:"生活上有什麼困難,芳姐只管開口."

秦小北不知道什麼時候悄然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