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腹黑啊,傲嬌啊!
g,更新快,無彈窗,!

裴擎南耐著性子再打開音樂,聽軍歌便軍歌吧!

聽著軍歌,他搭在車窗上的手竟不自禁地打起拍子來,他又郁悶地將音樂關掉.

他抬手看時間,七點十五分.

這個女人,厲害了!他說八點前回家,她就一分鍾都不提前回去?

電話響了起來,柏芊兒在電話里詢問伍奕東出發了沒有,現在冬天天黑得早,感覺四周很荒涼,她很害怕.

他告知伍奕東已經在路上,又安慰了柏芊兒幾句.

掛斷了電話,七點十八,秦小北那個女人,仍然沒有出來.

裴擎南眉頭緊擰了起來,他沒有吃晚餐,耐著性子在這里等她,她很好,她在里面慢悠悠地吃著飯,聊天聊得高興了,都不舍得出來了.

他就要推開車門下車,猛地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姍姍來遲.

秦小北與她的老師一起走出來,她一路對她的老師展露笑臉,她殷勤地為她的老師打了車,然後看著老師上車,再對著車子揮手.

裴擎南將秦小北的一舉一動盡收眼底,幸好他知道那是她的老師,要不然,他可能要沖上去打人了.

的士車離開以後,秦小北又站在路邊伸手攔車,裴擎南將車子開過去,按了按喇叭,放下車窗來.

看清裴擎南,小北詫異:"四哥,你怎麼在這里?"

"路過!"裴擎南說.

他難道要說他媽的腦抽一下午都在這邊折騰?從物業公司出來以後,在這里等了一個多小時了?

"忙工作忙到這麼晚嗎?"小北問.

"嗯."

"吃晚餐了嗎?"

"沒有!"裴擎南應聲.

還算有點良心,知道問他有沒有吃?

小北指了指餐廳:"那現在你要不要在這里吃一點?"

"不吃.你是打算一直站在路邊和我聊天?"裴擎南說.

"哦哦."小北立即去拉副駕駛室的門.

她是下意識的,拉開門的時候才看到是副駕,她眸光微閃了一下,鼓起一點勇氣要上去.

"坐後面!"裴擎南說.

小北抬頭望著裴擎南.

"後面寬敞!"裴擎南說.

砰--

小北有些負氣地甩上副駕的門,打開後排的車門坐進去.

裴擎南牽了牽唇角,將車子開回去.

小北一回去就往樓上走.

裴擎南喊住她:"小北!"

"有事?"小北轉過頭來.

她已經站在樓梯上了,現在的高度比裴擎南高很多,她終于不用仰頭看他.

"這麼早你上樓做什麼?"裴擎南問.

"我洗澡然後睡覺!"小北說.

"我還沒有吃飯!"裴擎南提醒.

心里已經有點窩火.呂品告訴他她的腸胃不太好,要按時吃飯,要注重營養以後,他隨時都關心她有沒有按時吃飯.她明知道他沒有吃晚餐,關心一下他會死?

這種事情,竟然需要他提醒.還有沒有一點當人老婆的自覺了?

"那你叫芳姐給你弄點吃的."小北說.

裴擎南臉色陡然一沉,他大步走向樓梯.

小北下意識地往旁邊縮.

她以為裴擎南會對她做點什麼,但是並沒有,裴擎南徑直越過她上樓去了,怒氣沖沖的樣子,甚至卷起一陣風.

"更年期啊?"小北在裴擎南背後念叨了一句.

裴擎南的身影已經消失了,小北撇了撇嘴.

裴擎南徑直去了書房.

小北回臥室里舒舒服服地洗了個澡,然後坐在床上玩開心消消樂.

想到裴擎南剛才怒氣沖沖一副幼稚的樣子,她忍不住俯頭輕笑.

玩開心消消樂突然變得格外順利,一口氣過了三關.

她抬頭往門口看了一眼,暗暗佩服裴擎南可真沉得住氣,他不是每次心情不太好的時候,都要在床上"收拾"她嗎?

思及此,秦小北撇嘴,默默腹腓:嘖,秦小北,你被裴擎南同化了,也跟著不要臉了!

她看了一眼時間,眸子里閃過一抹狡黠的笑意,她再玩開心消消樂,故意隨意地移動那些小動物,浪費了一些步數以後,她拿起手機去敲書房的門.

"進來!"里面傳來裴擎南的聲音.

"四哥!"小北軟糯地喊了一聲.

裴擎南聽到這句四哥,心頭一動,他抬起眼皮看著小北:"有事?"

"這一關我怎麼都打不過去,你幫我一下好不好?"小北說話間已經湊了過來.

家里有暖氣,小北洗完澡以後就穿著寬松的睡裙,頭發更是隨意地披在肩上,剛吹好的頭發,似海藻一般自然,飄著清新的洗發水的香味,使得裴擎南渾身都變得熱烈起來.

他看她的眼神,已經帶著一點欲.

他想到她連他沒吃晚飯都不關心,卻叫他幫她過關游戲,心頭就有些來氣.

他縮回差點要拿她手機的手,冷冷地瞟她一眼:"沒空!"

"幫我一下嘛.我去給你煮面?"小北笑著說,語氣里帶著一點撒嬌.

裴擎南又瞟一眼秦小北:"你會煮面?"

"嗯."小北應聲.

裴擎南猛地想到在出租屋找到這個女人時,她正在啃雞翅還准備喝酒.長久不出門,顯然就是事先屯好貨了,也就是說,那雞翅翅是她自己做的,顯然,她的廚藝是很不錯的.

他接過她的手機,沉聲:"我要吃雞翅!"

小北:"……"

她無奈地笑:"可是大晚上的,上哪去找食材?"

"我讓人送過來!"裴擎南說著便拿電話.

"大晚上了,不太方便吧?"小北說.

裴擎南已經打電話安排好讓人送雞翅了.

電話還在通話中,他伸手壓著聽筒,稍壓低聲音問秦小北:"做雞翅要些什麼配料?"

小北看一眼裴擎南,見他一副執拗的樣子,她無奈地說了一系列的配料.

裴擎南鸚鵡學舌一般地複述給電話對面的何勇聽.

何勇苦不堪言,卻只能應下.他是軍人啊,軍人的世界里,只有服從和絕對服從.

十幾分鍾以後,門鈴聲便響了起來.

小北詫異:"你還在書房里裝了個門鈴?"

"方便!"裴擎南說,"去開門!"

"嗯.幫我把關卡打過去啊!拜托拜托!"小北雙手作揖.

她的樣子帶著她這個年齡該有的俏皮,裴擎南唇角不自禁地輕輕揚起.

小北離開書房下樓去了.

裴擎南拿了桌上的遙控摁了一個鍵,牆上便出現一個可視屏幕,何勇筆挺地站在門口,手里拎著一只購物袋.

裴擎南滿意地勾起唇角,想要按遙控器上面的"開"鍵開門,想到秦小北那個傻女人要是知道了又要和他急,他將遙控收起來,俯頭一笑.